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寻唐

第一千二百八十八章:宴饮

寻唐 枪手1号 3936 2020-11-19 08:58

  

长安,兴庆宫,皇后柳如烟大摆宴席,所请的客人,却都是商人。

这些商人,在如今的大唐,远远算不得一流的财阀,最多最多,只能算是一个二流了。能进入皇帝的寝居之所,那是平常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以至于有些人现在做在了富丽堂皇的大厅里,仍然有些神思恍惚,宛如身在梦中。

皇后之所以请他们,是因为他们不久之前,刚刚给柳如烟的全国慈善会捐了一笔钱。

捐钱的时候,他们是有些心不甘情不愿的。但谁让上门来募捐的人,是皇后身边的贴身宫人呢?即便再不情愿,手里头资金再紧张,也只能咬咬牙,尽自己所能地满足皇后的要求。

但现在,他们却觉得值了。

当初只当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的。

在大唐稍有门路的人,都知道皇后娘娘统辖的全国慈善会,就是一个金钱的黑洞,再多的钱投入进去,也是连个声响也听不到就消失得无影无踪的。

大唐现在总体上来说的确很富裕了。但毕竟是一万万多的人呢?穷得吃不上饭的人,照样是比比皆是。

阳光再灿烂,也有照不到的阴影部分不是吗?

但现在,所有人却都是觉得值了。虽然捐出来的钱的确不少,因为皇后娘娘的胃口很大,但总体来说,买了一张进入兴庆宫的门票,那也是值得的了。

据他们所知,即便是在大唐商界呼风唤雨的柳家以及通达商行的老大,也都没有进过兴庆宫。如今大唐的四大财阀,唯有一个金满堂出入兴庆宫如履平地,但人家是皇帝的老搭档,是从皇帝还是潜龙的时候,都投了大注的,而且还是儿女亲家,皇帝陛下唯一的妹妹,可是金满堂的幺儿媳妇儿。另一个是博兴商社的耶律逢泽,偶尔能进入兴庆宫。那是因为博兴商社里有着皇帝陛下的股份。

至于其它的商家,就更不用说有资格进入兴庆宫了。哪怕是曹家,王家,尤家这些实力雄厚的家族,能进入兴庆宫的,也不过是他们的当家人,那是因为他们的当家人本身就是朝廷大臣,皇帝的左右臂,真正负责这些家族商业的人,哪里有这个资格?

但现在,他们坐在这里了。

单是这份脸面,对于他们来说,拿出去也是能真正换钱的。

而且既然进来了,肯定也是不会空手出去的,到时候娘娘必然会有赏赐。哪怕就是随手赐一个喝水的杯子,那回去往中堂上一贡,不管以后进了自家门儿的人是谁,不也得先给这个杯子行个礼?

值,太值了。

一下子就能让自家蓬荜生辉啊!

当初被上门募捐时的不快,现在却全都转化成了兴奋之色。

不少人甚至因为当初钱捐得少了,以至于现在的坐次被排得离皇后娘娘的座位远了一些而懊恼不已。

今天的座次,就是按照捐钱的多少来排定的。

钱捐得越多,座位便越靠前。

兴奋之余,看着上首摆着的位置,心里却也是犯着嘀咕。

皇后娘娘宴请感谢各位,那上首就应当只有一个空位了,怎么上首正中一张,两侧还各摆了一张,而在商人们的两行队伍之中的最头里,又还各自空了一张,一共便有了五张空位。

看到这个摆法,不少人在一阵嘀咕之后,却又猛然激动了起来,莫不是皇帝陛下也要来吧?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今天,可就是赚大发了。

影壁之后,传来了一阵脚步之声。

一名老太监首先出现,高声道:“皇后娘娘驾到。”

众人立时便站了起来,齐齐转身面向上方,叉手躬身,静候皇后出现。

数名宫女簇拥着柳如烟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皇后娘娘武将出身,平素最不喜欢的便是穿上皇后那一套正式的宫装,除非是在祭祀这样的正式场合之下,今天,自然也不例外,一身打扮,看起来普普通通。全身上下,除了头上插着的一枝珠钗之外,竟是看不到其它任何的首饰。

这是长年统兵带来的后遗症,对于任何妨碍她起立坐卧行动的东西,柳如烟都不喜欢。

“见过娘娘!”众人齐齐唱诺见礼。

“诸位免礼,请坐!”柳如烟微笑着看着堂内诸人,“诸位今日都是本宫的客人,是为本宫解了燃眉之急的善心绅士,本宫在这里,替那些天下还在忍饥挨饿的人,受病痛折磨的人多谢诸位的善心。”

“娘娘言重了。扶贫济危,本来就是我们该做的事情!”堂中排在最前头,也是这一次出钱最多的虞氏虞书欣拱手道。“陛下教导我们说,取之用民,当用之于民,我们这些商人,应当牢记陛下教导,铺路搭桥,济贫扶困。”

“虞先生说得好!”柳如烟连连点头:“不过这钱,终究是各位辛苦赚来的,并不是巧取豪夺行不法之事得来的。愿意捐,那是情义,不愿意捐,那也是本分,所以说,本宫还是要谢谢诸位。”

说着话,柳如烟双手抱拳,认真地行了一礼,慌得诸人赶紧还礼不迭。

“坐吧,坐吧!”柳如烟一甩袍袖,径自坐到了右首的一张桌几之上,众人一看,无不是心中大喜,中间的那个位置,除了皇帝陛下,还能有谁呢?而在左首边上的那个位置,必然是皇贵妃夏荷的位置了。

想不到,今天居然能一口气儿见到大唐最尊贵的三个人。

“诸位,想必大家也都看到了,待会儿陛下和皇贵妃也要过来。不过这个时候陛下与皇贵妃还有户部的几位官员被一些事绊住了,却是还要稍待片刻,我们该吃吃,该喝喝,怎么样?本宫武将出身,不善言辞,也不喜转弯抹角,大家给慈善总会捐了钱,我无可回报,便只能请大家来痛痛快快吃一顿了。在我面前,切莫装什么斯文先生,该怎么着就怎么着!”

皇后平易近人,说话也很风趣,再者在场的人,也都深悉这位皇后娘娘的勇猛作风,当年可是背上背着娃娃,凭着手里一杆银枪,从长安护着皇帝一路杀到了武邑的。这些年来,也一直带着大军四处征战,与一般的大家闺秀,候门贵妇压根儿就不同。

你扭捏作态,她反而要看轻你几分。你豪爽大气,她反而越发地欣赏。

随着柳如烟的示意,后堂便开始一溜水儿地上菜了。

“平素宫中也没有几个人,所以也就是一个小厨房而已,今天为了招待大家,可是请了领鲜酒楼的大师傅们进来掌勺的。”柳如烟笑道:“不过这些菜肴,倒都是外头不常见的,便是在领鲜酒楼,也是至少要提前一个月预定的。”

看着摆在面前的菜品,即便是这些商人们也算是家财不菲,见多识广了,现在也算是瞠目结舌,皇家气派,果然非同一般,这些菜肴,平时即便在领鲜酒楼之中,也不可能同时吃到,但现在,却一样一样地都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领鲜酒楼是皇帝开的。

价钱贵得离谱,但菜品却也是物有所值,除了那些真正算得上有头有脸的人,在那里面有一个随时可以去的包间之外,剩下的人,想要去哪里吃上一顿饭,那得提前好长时间预定,而且还不能点菜,到时候去了,安排你吃什么,你就吃什么。

有些东西,不是你有钱就能吃得到的。

“诸位,尝尝这葡萄酒吧!”柳如烟轻晃着琉璃杯子里殷红的葡萄酒,笑道:“这是当年薛议政初去西域的时候,开的第一个酒坊,酿制的第一批葡萄酒,已经整整十个年头了,如今剩的可不多了。而且全都在这兴庆宫中,喝一瓶,可就少一瓶了。”

众人端着杯子的手不禁一哆嗦,这哪里喝得是酒啊,这喝得分明就是钱啊!柳如烟所说的这些酒,他们也是知道的。这家西域酒坊酿制的葡萄酒,一向是有价无市,因为每年出产的实在是太少了,听说葡萄都是一颗一颗地用人工慢慢地挑出来的。

而像柳如烟所说的这种十年前的第一批酿酒,每一瓶都是价值万金。一想到自己每喝一口,都差不多是上百元钱,众人不禁感慨,这才是皇家气概啊。虽然每人杯子里只不过倒了小半杯,但这么多人,只怕也是好几瓶不在了。

“诸位,本来呢,我是想用这顿饭酬谢了诸位的慷慨开囊的情份的。”柳如烟抿了一口酒,笑着道:“但陛下听了,却觉得不妥。说是像你们这样有善心的人士,怎么能如此轻待呢?愿意慷慨解囊扶希济困的人,我们就应当让你们赚更多的钱。但大家也知道,本宫是一个武将出身,说起舞刀弄棒,带兵杀敌那自是没问题的,但让我想法子使大家能赚更多的钱,那就是一筹莫展了。”

众人听了这话,心中无不是大摇其头,心道皇后娘娘请我们吃了这顿饭,回去之后我们就能把这份荣耀变现,您要是多请我们吃几顿饭,我们是肯定能赚更多钱的。

但这话,却是不可能说出口的。

总不能说皇后娘娘在经商方面,就是一个棒槌吧!

真要这要说了,大概脑袋马上就要在外面得旗杆上去晃荡了。

“所以呢,我特意请了陛下,还有皇贵妃以及户部的几位堂官过来,他们会赚钱。”柳如烟笑盈盈地道:“陛下说得也是,光是让大家捐,不给大家开财源,那是涸泽而鱼呢,只有想办法让大家赚得更多,以后本宫找上门来,大家才有余力乐捐更多,为老百姓做更多的好事是不是?”

皇帝要能开口,自然能对大家的生意大有裨益,不过现在大唐的生意板块已经基本成型,即便是皇帝,也不能随便去横插一杠子,那会坏了名声。皇家的牌子也不是随便就能带上的,而且现在皇帝陛下极其爱惜羽毛,到现在为止,皇家这两个字,还没有见到能挂在那个商家的门楣之上,连那四大家都得不到的东西,在场的人,自然也没有这个野望。

不管陛下是真出主意还是放空炮,只要今天能与陛下共进一餐,那也就值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