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我真的长生不老

续章119

  

  韩芝芝是安暖的闺蜜,亲姐妹一样的,所以韩芝芝这个寒假做了些什么,去了什么地方,安暖理所当然地不是完全清楚。

白茴是安暖的好朋友,所以白茴这个寒假做了些什么,去了什么地方,安暖尽其所能地掌控了能够知道的一切动态。

安暖是一个念旧而重视感情的人,出于对高中时光的怀念,对于高中同学的挂念,安暖会比较关注同学们的动态,尽管有些同学聚会她因故不能参加,但都会关注关注,在班级群等地方和大家聊一聊,看看大家发的聚会照片。

因此寒假同学们在高德威家的聚会,安暖不在现场,却对现场了如指掌,去了哪些人,有什么活动,都清清楚楚。

安暖就是这么重视老同学。

她清楚地记得,那次聚会中,白茴还在高德威家里的湖上,录了一个跳舞视频。

舞蹈视频发在13站上,除了跳舞的主视频,还有一段她在同学聚会上跳舞的花絮,花絮上露脸的安暖都认识,其中当然也包括刘长安。

刘长安在那段花絮中并不起眼,匆匆掠过,很平常的同学视角乱拍一样。

白茴发的视频,即便是花絮,弹幕评论也相当多,其中还有在那里惊呼好帅的“小哥哥”,“那是不是DSB战队打野LXH”诸如此类的,班上已经有几位同学,在网络上多多少少有了些名气。

好帅的“小哥哥”,当然是指的刘长安了,想到有人叫自己的男朋友“小哥哥”,安暖总有一种奇怪的违和感。

可能是因为刘长安任何地方都和“小”不沾边吧,安暖想到这里嘿嘿笑了两声,然后严肃地转移了注意力,她在分析正事呢!

这花絮应该是苗莹莹拍的,看不出什么东西来,可安暖总觉得白茴那段在湖泊小船上跳舞的视频有点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安暖当时仔仔细细观察了很久。

视频只是视频,即便是所谓的蓝光标准,也不可能像高像素相机拍摄的照片那样?放大观察找到更多的细节。

于是安暖又看了看白茴其他舞蹈视频对比了一下。

看了几个舞蹈视频之后?安暖终于抓住了蛛丝马迹,她明白自己觉得不一样的地方是哪里了。

在湖泊上跳《新白娘子传奇》自编舞蹈的时候,白茴频频往某个并非镜头所在的方向看去。

就是因为这样?所以这段编舞?那种她在朝着观众放电的感觉少了许多,也是一些弹幕评论“白老师这次的舞蹈特别空灵”的原因。

空灵?多半就是因为眼神飘忽?总往旁边瞅?跳的心不在焉!舔狗的赞美总是角度刁钻毫无死角。

只是为什么频频往那个方向看?

呵呵,因为那个方向站着某个她非常在意他反应的人吧。

这样的细节安暖也只是随便分析分析?没有证据,也不能拿来去作为什么攻讦的目标。

相对来说,白茴今天要当漫展嘉宾这样的信息,就只需要稍稍留意空间就知道了?不需要仔细分析和寻找。

安暖也想去看看?她上学期报名了宅舞社团,尽管没有怎么参加活动,但是已经开始对ACG文化产生了兴趣?漫展凑凑热闹很正常。

“我先化个妆,换下衣服。”

吃完早餐,安暖收拾了餐桌?就回房间去了。

柳月望也要换衣服?刘长安到书房里去把窗户打开通通风?再把被子叠好,整理了一下床单。

这时候敲门声响起,刘长安去开门,进来的是韩芝芝,她抱着个足有排球大小的柚子。

柚子很大,这么大的柚子很少。

“早啊,猛男。”韩芝芝和刘长安打招呼。

“早,猛……弱鸡。”刘长安点了点头。

韩芝芝见识过刘长安手搓瓷碗的功夫,对于“弱鸡”这个称呼安然受之,也没有反驳的意思,就去安暖房间了。

韩芝芝今天有同学聚会,没时间跟着安暖逛,来到安暖的房间,看见安暖正目光炯炯地盯着一个单独的衣柜。

衣柜里放着安暖那套宝贝裙子,刘长安亲手制作,宋时风俗主题花纹的“宋时归”华丽款笼纱罩裙。

战争归根到底是人的战争,那么真正决定战争胜负的还是人,武器和装备很重要,但不是最重要的。

安暖崇拜的军队,是世界上唯一战胜过安理会五大常任理事国的军队,对这个道理有着深刻的认知。

可也有一句话,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所以说装备也是很重要的,安暖的对手很厉害,在决定战争胜负的“人”这一硬件上,安暖并没有太大的优势。

那么装备在这个时候就有很大影响了,就像当初秦雅南有着雄厚的脂肪资本,手握着“钥匙”这一利器,最终还是败给了资本没有那么胸厚,但是手握着“房本”这一大杀器的安暖。

当时秦雅南败北的表情,安暖可是视频截图了的,至今还会偶尔拿出来回味一番。

今天安暖决定穿这套“宋时归”,也不一定会遇见白茴啦……主要是安暖想穿而已,别的什么原因都是附带的。

“我才发现这套裙子胸口的系带可以解开编花,也就是说当初刘长安就设计好了,你比较平的时候可以拉紧托胸,你比较大的时候,可以解开显得性感一些。”韩芝芝有些嫉妒地赞叹。

闺蜜当然可以嫉妒闺蜜,只是真正的闺蜜嫉妒起来也是明着眼红,而不是暗戳戳的。

安暖已经今非昔比,这一点韩芝芝是知道的,有了男朋友真的是士别三日之后,刮目相看。

“没有想到有朝一日,我也成了可以让明月照的少女。”安暖洋洋得意。

韩芝芝举起了手中的柚子。

“你上哪儿弄来这么大个柚子?”安暖吃惊地笑了起来,不知道韩芝芝是不是意有所指,这么大就有些夸张了,整个一排球。

“大不大?”

安暖点了点头,韩芝芝拿了把小刀坐在旁边剥柚子皮,一边看着安暖化妆弄头发和换衣服。

刘长安在客厅里等了一会儿,柳月望反而比安暖都要早收拾好,她催了安暖好几次,才终于能够出发。

“今天真漂亮。”刘长安由衷地赞叹,并且马上在内心用一百个成语和十首古诗,以及许多极高水平的比喻描述了一下安暖现在的美丽。

安暖有点害羞,同时瞅了一眼柳教授,柳教授略微有些得意,神情中颇为自得,有种“看看这是谁女儿”的意思,但是和安暖对上眼神,马上就转过头去,哼了一声:“臭美!”

“有什么现场招聘车模之类的活动,你可以参加下,说不定霸道总裁被你迷倒直接送你妈一辆车。”韩芝芝积极地说道,禁模令以后,那些无下限博人眼球的模特秀已经难寻踪迹了,但上有对策下有政策,车模往往以兼职销售人员的身份出现在展台上。

尽管没有了以前那样大尺度的各种着装,高挑的美女依然有一定的吸睛效果,尤其是对于很多厂商习惯性地觉得不弄一大堆美女来展台,就显不出自己品牌得高端大气上档次。

“啊……脚有点痛。”刘长安突然说道。

“怎么了?”安暖连忙低头看了一眼刘长安的脚,不应该啊,他可是超人。

“刚才被履带压了一下。”刘长安看着韩芝芝说道。

韩芝芝愣了一下,终于反应过来,气的差点跳起来,寒假她确实因为吃的多胖了一点,但那也是属于正常范围,再胖一点也就是微胖的范畴,刘长安这张嘴真的让人想撕烂它!

安暖忍不住笑了起来,看到韩芝芝要打人了,连忙拉架,把韩芝芝送了回去,心中明白多半是韩芝芝让安暖去应聘车模惹到了刘长安。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