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神医弃女

122 生死攸关(上)

神医弃女 MS芙子 8253 2020-11-20 07:57

  

  眼看辛霖一溜烟就没了影,宁杰面色阴沉。

他对着电话,沉声叫了一声。

“爷爷,我见到辛霖了,她……”

宁杰想要说明白,辛霖是一个没有教养,性格奇差无比的人,这种人,真的认祖归宗对宁家只会带来麻烦。

和父亲一样,宁杰并不喜欢辛霖。

因为一旦辛霖回归,就会影响家族乃至爷爷对自己的重视。

这些年,没有辛霖,他就是家族中同辈人中的佼佼者,获得的资源也很多。

他如今已经是白银狩妖人,按照他的年纪来看,这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了。

爷爷曾经暗示过,年内,会利用家族资源让他成为黄金狩妖人。

可就在辛霖身怀暗之灵的事曝光后,爷爷就立刻让他来到大龙山,爷爷更是提醒过他,只要辛霖愿意回归,家族可以倾其所有。

这就是说,包括宁杰本身的资源都将给辛霖用来修炼。

一个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留着野种的血,居然霸占了他的资源,这让宁杰愤怒不已。

宁杰巴不得辛霖不要回归。

可不等宁杰陈述完辛霖的“恶状”,宁老爷子一口就打断了宁杰的话。

“怎么样,她什么时候回来?”

宁老爷子以为,拿出家族资源作为诱饵,辛霖是无法拒绝的。

“爷爷,她根本不愿意回归,还将你我,都骂了一通。她只认自己姓辛,根本不愿意认祖归宗。”

宁杰痛心疾首道。

“什么?你和她说清楚了没有?只有宁家能帮她修炼暗之灵!”

宁老爷子难以置信。

据他所知,辛霖如今修炼的状况可不大好。

寻常的五灵修炼之法对于辛霖而言,根本没有用。

“都说了,可她根本不听。”

宁杰苦笑道。

“你再继续和她说说,真不行,就直接把她押回来,基地那边,我会交代下去。”

宁老爷子不愿意放弃这个来之不易的孙女儿。

“这……”

宁杰没想到,老爷子的态度会这么坚决。

可是父亲那边,却明说过,不要带辛霖回来。

至少,在宁杰没有突破黄金狩妖人之前,不能让辛霖回到宁家。

“这是命令。”

宁老爷子强硬的挂断了电话。

“啧,这死老头子。”

宁杰脸色阴沉,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胡乱点燃了,抽了一口。

他的眼底,蜘蛛网般的红血丝盘踞着。

他了解老爷子的脾气,老爷子的话不会更改。

“看样子,只能用下下策了。辛霖,这是你自找的,你为什么不和你那短命鬼爹娘一起死了算了。”

宁杰掐灭了烟。

只有杀了辛霖,才能让老爷子死心。

他已经想好了对策,将辛霖引出大龙山基地,再在外头行事。

至于借口……看上去,辛霖对小叔宁风息很是关心,就用宁风息作为借口吧。

宁杰桀桀冷笑了两声。

他从怀里摸出了一颗白色的药丸,将那颗药丸吞了进去。

他再拿出手机,上面有一段宁风息办案时的视频。

宁杰本就和宁风息有三成相似,不一会儿的功夫,药丸的效用发挥了。

最先发生变化的是他的身形,他的身量陡然高了五六公分,身形变得更加健硕,肤色也黑了一些,最后连五官轮廓也跟着变化了。

浓密的黑发,刚毅的眼神,挺拔的身躯,眼前的宁杰已然成了宁风息。

“宁风息,这次我要将你和辛霖一网打尽。”

宁杰低声说道。

“药不错。”

宁杰话音方落,空气里,却回荡慨一个冷漠的回音。

宁杰一惊。

一阵冷风灌了进来,已经是夜晚七八点。

大龙山基地地处深山,夜间的温度,已经是逼近零度。

冷风将室内的暖气冲散,宁杰大惊。

辛霖离开后,屋内明明只有他一个人。

倏然回首,宁杰才发现,窗户不知何时打开了。

上面坐着个男人。

他是什么时候来的?

自己用化形丹化形成宁风息的一幕,都被他看到了?

宁杰额头,陡然生出了冷汗来。

化形丹,是狩妖界刚杨发出来的一种特殊丹药,还未对外公开,宁杰也是利用家族的关系刚难到手的。

若是因为自己,提早暴露了化形丹。

尤其是,化形丹还落入了妖的一方的手中,那只怕是爷爷都保不住自己。

宁杰目光如两把刀子,掷向眼前的这个男人。

男人身上穿着的,却是大龙山基地的制服,他是这里的老师?

宁杰稍缓了一口气。

“你是谁?谁让你进入会客室的,难道你不知道,我是谁?”

“宁杰,宁家第二房长子,白银狩妖人。”

男子坐在窗台上,推了推又高又挺的鼻梁上架着的那副金边眼镜。

他有张很英俊的脸,不知是否是因为灯光的缘故,皮肤有些苍白。

“你知道我是谁,那再好不过。那刚才……刚才你看到的一切,都必须严格保密,否则,你将会面临狩妖界的严惩。”

宁杰趾高气扬道。

大龙山基地里,除了有限的几个人,宁杰需要看在眼里之外,其他教官老师以及学员们,他根本不看在眼中。

有些人的地位和身份,是从一出生就注定了的。

灯光打在男人的侧脸上,皮肤近乎透明。

“保密?”

男人却是勾唇一笑,他抬起眼梢,看了眼宁杰。

那目光,让宁杰背脊一阵发寒。

他脸上的不可一世凝固住。

“你,你那是什么眼神!”

宁杰往后退了一步,碰上了冰冷的墙壁。

“看傻子的眼神,宁臣养的好孙子。”

男人薄唇抿成一条弧线。

“你敢直呼我爷……”

宁杰陡然瞪圆了眼,眼珠子里,布满了红色的血丝。

男人电闪雷鸣般,出现在他的面前。

宁杰的心脏陡然停住。

男人近在咫尺,可自己却没有感到他的呼吸。

他像是一句尸体,站在那看着自己。

他抬起手,手指落在了宁杰的眉心。

宁杰想要逃,想要大声呼救。

可是身后,只有冰冷的墙壁。

他张大嘴,想要惊叫。

可是,他的呼吸急促了起来。

他感到脸上沙沙作响,男人的手落在他的脸上。

有什么东西,在他脸上蠕动。

那是黑色的,像是爬虫一样的东西。

它吐着信子,爬进了宁杰的嘴里。

口腔里,是冰冷的触感。

下一刻,那玩意钻进了宁杰的咽喉。

一股骚臭味传来。

巫扈蹙蹙眉,往后退了一步,看着吓得尿了出来的宁杰。

他瘫在墙角,双眼瞪圆,浑身僵硬,若非是还有呼吸的缘故,宁杰看上去和一具尸体没什么两样。

他张大着嘴,过了片刻,他僵硬的身子和夸张的脸部才渐渐松弛了下来。

他大口呼吸着,趴在地上。

“主人。”

宁杰的声音和之前相比,判若两人。

他是声音听上去,有些沙哑稚嫩,像是一个在青春期的小男孩。

“去找她,教她怎么修炼。”

巫扈看了眼窗外。

会客室的那一头,一片火光冲天。

那是医务室的方向。

有不少人,正朝着医务室的方向跑去。

那边失火了。

“那火光,有些不寻常。”

巫扈摸了摸下巴,意味深长道。

医务室的这场火,的确不寻常。

在火势蔓延开的最初,没有人发现。

等到火势扩散开,将医务室的几个房间都笼罩住时,火警才响了起来。

周围闻讯赶来的学生和教官们前来救火时,几间医务室已然成了一片火海。

夕雾和战痕也第一时间赶了过来。

“这火,不对头。”

夕雾在命令人救火时,发现火竟一时之间灭不到。

“应该是某种火灵。”

战痕颔首。

一般的火,灭火即可。

可这火,温度奇高,就连他们这样的修炼者都没法子进入核心区域。

“清点过人员没?”

夕雾蹙眉。

真是火灵的话,那就不寻常了。

而且看着火势的规模,显然是有人刻意在这里聚灵。

“这个时间,几名老师和医护都去食堂用餐了,留在病房的人,只有两个。司轻舞和下午刚送过去的季无忧。”

战痕这边,也已经问清了情况。

“司轻舞!”

夕雾大惊。

“她的话,你不用担心,她刚被营救出来了。”

战痕刚知道司轻舞也在里头时,也大吃一惊。

毕竟司轻舞的身份特殊,早前司家因为司轻舞被打的事,就对大龙山很有意见,如果火灾再出一些意外,基地根本没法子交代。

“那就好。”

夕雾松了口气。

“不过,季无忧就比较麻烦了。她在的那间病房,好像就是火灾的发源地。”

战痕捏了捏眉心。

司轻舞被救出来时,季无忧还被困在里头。

而且有人听到了她得叫声,只是因为当时火势蔓延太快了,营救的人员只能先救出司轻舞。

“无忧!辛霖!”

叶凌月从食堂买饭回来。

半路上,就听说了医务室起火了。

她飞奔而来,途中还遇到了同样听到了消息的秦川和凌光。

三人一来到医务室,就冲到了战痕和夕雾的面前。

现场一片乱糟糟。

“无忧和辛霖她们人呢?”

叶凌月也没想到,自己不过是离开一会儿,就发生了这么大的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