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的野蛮使魔

第一百六十四章 过门而入

我的野蛮使魔 布恩先生 4246 2021-03-20 22:32

  阿布规律的生活,继续有条不絮的进行。

  上午修行,下午上班,晚上全力学习数据水晶的内容,睡觉前再做一次深度的冥想。

  将光照会的任务交由帕梅拉处理,以资本的游戏方式完成光照会的目的。

  偶尔接受st支援项目委派的任务,去别人家做客鉴定神奇的物品,增长自己的见识和精准有效的扩展自己的交际。

  他正在尝试脱离底层社会的束缚,向更高层的世界迈进,企图像小林那样完成社会身份的转变。

  而阿布为家族新开拓的产业塔奥轻也不需要阿布操心,被榨干钱财身无分文的南德里和里斯特两个人,拼了命的去到处推广他们搭上全部身家赌上现在而获得的仅有的希望。

  光照会有些难度过高的“处决”目标,家财不菲地位深厚不愿轻易涉足陌生的塔奥轻工,阿布直接将这些人抛之脑后不做理会。

  安德鲁子爵派人来问,就直接说自己能力不足,先专注对付现在这几个弱的。

  绝口不接对方关于暗杀的提示,将出工不出力的白嫖大法,发挥到极致。

  反正我现在又不是没干活,你也把他们的固定财产都低价收走了,男爵又不占贵族限制名额,子爵我一个人杀不了,你们还想怎么样。

  安德鲁拿阿布没办法,光照会也不干涉阿布的行为,充分证明了帕梅拉给他的消息:

  行刑者,有着很大的自主权和行动权。

  阿布唯一有点心烦的,就是完全不知道去哪找拥有声名、历史的魔法武器来完成自己的职业进阶。

  拍卖会倒是有符合他要求的东西,但是基本上都被上流社会完全垄断。

  即使他们不用,也会花大价钱收起来,绝不给任何让他人威胁到自己的机会。

  如果不是他刚踏入五级法师,力量掌握的不够熟练,阿布都想再次戴上恶兔面具去找凯撒做一次友好的交流。

  这天晚上结束学习后,帕梅拉在浴池中化身阿布的骑士,一边在水中肆意奔驰一边如老夫老妻一般跟阿布聊着工作与生活的琐事。

  也只有这个时候,阿布的时间才属于帕梅拉。

  也或者帕梅拉在为阿布节省时间的时候,刻意培养阿布这个时间是属于她帕梅拉的。

  “经由st基金会一位……嗯……嗯……一位跟军部对接的负责经理介绍,嗯……嗯……军部同意将我们三个产品纳入均需采购单里,虽然量大不过价格压的很低。玻璃液态炸弹150银币一个,几乎是成本价了。”

  “为国家贡献自己的力量,是塔奥轻工创立的初衷,也是所有成员的责任和使命。嘶……你轻一点,要断了。”

  对于军部狠狠的压降,将5金币砍成1金50银币,阿布早已见怪不怪了。

  联合应急办公室能将几千金币砍的一个铜板都没有,作为国家权力顶峰之一的部门,军部只会比他们更善谈。

  “您的理念和抱负可真伟大啊。不过,绅士,把你的眼泪擦一擦,把手放在你该放的地方。”

  玻璃液态炸弹虽然是150银1个,但仍旧是挣钱的,只不过完全挣钱的只有阿布一个人。

  玻璃液态炸弹的成本是90银币,而其中80银币是材料费,而原材料由阿布一个人提供。

  架设好提炼设备,之后阿布就不用管了,等时间一到就可以将提炼好的原材料密封保存,等待米尔恩带人运走。

  玻璃液态炸弹的原材料涉及技术保密,阿布都是在家里制作出高浓度原料以后,交给首席工程师米尔恩拿到塔奥轻工工厂里按比例稀释。

  何况军部的单子是阿布的关系联络过来的,剩下的60银币他还能再分一半。

  “军部要求塔奥轻工除了军部和冒险工会,不得向他人出售玻璃液态炸弹,向冒险工会出售的民用版本危险等级不得超过三阶火球术。你做的这东西威力难道还能提升不成?”

  “军部的这个界限有点模糊不清,液态炸弹配上氧气瓶产生的瞬间剧烈燃烧,爆炸威力不高却足以把一个类人型生命直接碳化烧死。仔细想一想这东西的确有点危险,我把民用版本的构造改一下降低威力好了,免的被军部给禁售了。”

  “你有解决办法最好了,不然没钱挣的话里斯特和南德里可就急死了。”

  “我还准备的有其他产品,等这三个产品销售稳定了我会再安排的,不然怎么吸引更多的客户加入塔奥轻工。”

  “这些都慢慢来,有个事要跟你说一下。不要偷懒,你动一动!”

  “嗯,嗯?嗯……什么事?”

  帕梅拉慵懒的调整了姿势,方便两个人更加舒适:

  “军部压低了价格,但是我争取到了军用传送门的顺路使用名额。你可以在他们传送物资的时候,搭个便车一起去外地转一转。”

  “我虽然是个女孩子,但也知道缺少实战是无法真正提高自己的水平。

  “你不是一心想努力变强吗?你上半月把工作赶完,下半月请假出去历练,塔奥轻工和光照会的任务我来帮你弄。”

  “这么安排还两个好处,一是避开光照会看你现在这么闲,再给你安排更多的工作。”

  “二就是,离开王城光照会给你编织的束缚,去走自己所向往所追求的道路。你留在这里天天跟他们打交道,整天接触的都是阴暗的世界,最终变成自己现在讨厌的模样。只有见识更高的世界、更远的世界,你的格局才不会被他们束缚在这方寸之地。”

  “而且你变的越强越有价值,他们就越不会轻易动用你这个工具,直到你成功脱离工具的身份。”

  “而同样作为工具的我,也会因为你越来越强而越有价值,也不会被轻易牺牲交易了。”

  帕梅拉虽然是舒适的笑着享受阿布的温柔,眉宇间却有着阿布再熟悉不过的孤独和无奈。

  拥有父母兄弟姐妹,却依然无依无靠孤独无助,做好了随时被拿去牺牲交易的准备。

  贵族之间的女孩,不就是用来巩固盟友之间的联系。

  她们的意志和意见,并不需要太在意。

  留着同样的血脉,本该是最深的羁绊。却因为身在贵族,在享受家族的便利之时,也要为家族需要之时牺牲个人的意愿。

  外人羡慕笼中之鸟高贵美丽,谁有能明白失去自由的悲伤和痛苦。

  看着强颜欢笑的做出我很有价值样子的帕梅拉,阿布此刻不想再谈什么工作,那让现在拥抱在一起的两人看起来那么荒谬。

  “你突然那么用力做什么!停下啊笨蛋!你进错门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