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临渊行

第六百七十九章 我花一出百花杀

临渊行 宅猪 5965 2020-11-20 23:04

  

  苏云颇为不解:“刚才他们还不是说我是各大洞天的共主么?怎么现在便变成暴君了?”

桑天君提醒道:“苏圣皇,共主与暴君并不矛盾。你是下界七十二洞天的共主,也是统治七十二洞天的暴君。你看,这不就可以理解了么?”

苏云看着群雄激愤的人们,愈发不解,道:“可是我从未统治过他们。我所治理的疆域,只是帝廷附近,外加天府而已。而且天府是我与水萦回共同治理。”

“这正是症结所在。”

桑天君道:“民不畏你,身为下界大帝,却没有威严,自然会有人反你。邪帝陛下的江山是打出来的,帝丰陛下的江山是造反出来的,而圣皇的江山,却是天后仙后和帝丰封出来。”

苏云摇头道:“我没有称帝的心,我也没有造天后、仙后和帝丰的反的意思,天君莫要陷我于不义。我最大的愿望,便是在帝廷能有一亩三分地,种种花养养草,做个闲云野鹤,就足够了。功名利禄,于我如浮云。只是这天下不太平,我无法急流勇退啊……”

桑天君面色肃然,道:“苏圣皇,你倘若不称帝,自然会有野心勃勃的人称帝。那时,你便失去了正统之位!只要称帝之人成事,便可以来征讨你,夺取帝廷。”

苏云不以为意,笑道:“天君不用试探我,我是仙廷封的圣皇,怎么可能造反?谁爱称帝谁称去。我是不会称帝。”

桑天君向莹莹道:“苏圣皇为何如此多疑?”

莹莹悄声道:“从小与狐狸生活在一起。”

桑天君恍然。

那些来自各大洞天的人们根本不听他们的劝说,不少人已经涌入天牢洞天,还剩下一些人观望。

苏云皱眉,这时,他的灵界中那口紫青仙剑突然变得活跃起来,他心中微动。突然,人群也传来不少惊呼,苏云向那些人看去,心生狐疑:“我的仙剑跃动,所以我皱眉,他们为何也发出惊呼?难道他们的灵界中也有一口仙剑不成?”

他脑子转得飞快,立刻想到关键:“仙剑应该是在附近感应到了金棺,所以有些躁动!”

他旋即想到另一件事:“不对,是金棺感应到了它们!金棺受伤?在召集仙剑前来为自己护法!”

很快,苏云目光向下看去,这些人是没有进入天牢洞天的人,他们有的已经是仙人?有的则还是灵士?修为有高有低。

“剑的数量不对!还少一些仙剑!”

苏云向芳逐志和师蔚然看去,只见两人身后的仙剑也在跃动不休?让这两位有着大气运的年轻仙人都有些惊疑不定!

显然这两人并非是仙剑引来,而是主动来到这里,被金棺感应到仙剑?仙剑因此跃动。

过了片刻,仙剑的震动消失。

苏云看向下方的人群,不动声色:“棺材板上有四十九个钉眼?说明有四十九口仙剑。现在没有进入天牢洞天的有三十多人。这三十多人中显然不可能都是拥有仙剑的人,肯定有不少人怀疑这里是天牢?不敢进入。那么?仙剑的数量不对。这里拥有仙剑的人?可能只有十多个。”

芳逐志催动宝辇飞来,徐徐停下,微笑道:“苏圣皇,许久不见?圣皇可曾安好?我近日新得一口仙剑?你看我剑如何?”

这时,师蔚然的楼船也径自赶来,师蔚然站在船头,剑光来去如电,笑道:“巧的很,我也得到了一口仙剑,剑中蕴藏不凡的道理。想请苏圣皇品鉴一番。”

这二人目光热切,战意熊熊,显然苏云去寻找金棺的这段时间,他们修为实力提升迅猛,又得到了仙剑,实力大增!

苏云看向二人,道:“东君和西君怎么也来到这里?听你们刚才的话,你们好像知道这座洞天是天牢洞天,也知道天牢会在此地与帝廷合并。你们从哪里得到这个消息?”

师蔚然和芳逐志还未来得及回答,苏云便已经醒悟,道:“金棺被四极鼎打落,坠入天牢洞天,我看不到天牢洞天,但仙后和师帝君必然是看到了。这两位存在都在我那里疗伤,但她们一定有其他方法,通知你们前去寻找金棺。”

金棺,毕竟是一件了不起的至宝,能够独斗两座紫府,甚至在帝倏的催动下直接压制两座紫府,收尽万物。这件至宝不能不让人动心。

更何况这不是动不动心的问题,而是生死攸关的问题。倘若金棺被对手得到,肯定对自己是个莫大威胁!

而且,金棺最大的作用便是封印镇压外乡人!

他们无论如何,也不能让金棺落入对手的手中。

芳逐志面色肃然,道:“苏圣皇猜得没错,仙后娘娘要我前往这里,等候天牢洞天前来。”

他面色又热切起来:“苏圣皇真的不想看一看我的剑?我得到此剑之后,日夜祭炼,参悟出无上剑道!”

师蔚然佩剑叮铃铃作响,微笑道:“我也得到一口宝剑,参悟出的剑道堪称绝世!”

他二人悟性非凡,得到金棺仙剑之后,欣喜之下,参研祭炼,结合渡天劫时所得,剑道修为自然突飞猛进!

苏云几乎成了他们的执念,他们剑道修为突飞猛进之后,第一个念头便是靠手中仙剑和自己领悟的剑道击败苏云!

苏云充耳不闻,依旧陷入自己的推算之中,低声道:“你们两位能够在天牢洞天到来之前便来到这里等候,是因为师帝君和仙后看到了金棺坠入天牢洞天,她们身受重伤,又担心被帝忽所趁,于是命你们前来。”

芳逐志心头微震,师蔚然也是露出惊讶之色,两人对视一眼,显然苏云没有猜错。

苏云继续道:“仙后和师帝君看到了金棺坠入天牢,那么紫微帝君,天后,邪帝,帝丰,甚至帝倏,都可能也看到这一幕!”

芳逐志和师蔚然脸色大变,邪帝、帝丰、帝忽这些名字让他们有些紧张。

“但是紫微帝君,天后,邪帝,帝丰和帝倏都受了伤,还要提防帝忽偷袭,因此不敢亲自前来。所以他们的选择与仙后、师帝君一样,那就是派人前来,争夺金棺。”

苏云眉头舒展开来,露出笑容:“那么天后、帝丰、邪帝甚至帝倏派来的人,又会是谁呢?我若是邪帝,我会怎么做?我若是帝丰,我又会怎么做?我若是天后,我若是紫微,我会做什么?”

桑天君也露出惊讶之色,心道:“说不定这位苏圣皇,真的是可以与诸帝博弈的人物。只是,现在的他太弱小了。”

“我若是邪帝,会选出得到仙剑的一个幸运儿作为弟子。仙剑挑选的人,资质悟性和实力俱佳,省了我许多时间,而且仙剑还是克制外乡人,把外乡人封到金棺中的关键!”

苏云悠然道:“我若是帝丰,便料敌先机,先邪帝一步,收邪帝的弟子为弟子!他们二人在四御天盛会之前,便是这么做的。然而这次得到仙剑的人实在太多,帝丰没有足够的时间,因此只能多收几个弟子。而邪帝为了不重蹈萧归鸿的覆辙,也会采用同样的办法,多收几个弟子。”

芳逐志和师蔚然惊疑不定,看向那些已经进入天府洞天中的灵士和仙人。

芳逐志道:“苏圣皇,你的意思是,这些人中有不少是邪帝和帝丰的弟子?”

他们不禁想起萧归鸿的强大和恐怖,那几乎是打不死的怪物!

苏云充耳不闻,继续道:“天后近水楼台先得月,住在帝廷附近,因此也会多选几个得到仙剑的各大洞天才俊,收为弟子。紫微帝君也是如此,北极洞天附近的几个洞天的才俊,想来都被他收归门下。”

师蔚然看向那些远去的人群,道:“苏圣皇,你的意思是说,天外动荡出现之前,这些存在已经在帝廷布局,为的就是争夺金棺?”

苏云这时才仿佛听到他们的话,回过神来,笑道:“他们收弟子并非是为了今日争夺金棺,而是着眼未来。紫微帝君为的是将来自己废掉大道修为重修时,有人能为他护法,他选择的是护道人。邪帝、帝丰,则是师徒之争,延续到下一代身上,以此较量强弱。天后则是为了壮大自己的势力。至于帝倏有没有择徒,我便不知道了。”

芳逐志道:“然而这些只是你的猜测。”

苏云笑道:“想要印证其实很简单。”

两人怔了怔。

“你们不是向让我品鉴你们的仙剑吗?”

苏云微微一笑,紫青仙剑从他的灵界中缓缓飞出:“巧的很,我也得到了一口仙剑。而今,我以我剑,来呼唤其他四十八口仙剑!”

他握剑在手,催动顶上三花,倾注自己的剑道,霎时间紫青剑气贯长空,扰动帝廷之外的钟山烛龙星系,顿时引得剑气四周,一颗颗星辰围绕那紫青色的剑气扰动!

芳逐志和师蔚然脸色大变,芳逐志背后的仙剑,师蔚然腰间的佩剑,叮铃铃飞起,化作两道剑光,围绕那紫青色的剑气盘旋飞舞!

与此同时,一道道剑光自下而上,从青铜符节、宝辇和楼船的下方飞起,如惊鸿,如长霞,如柳叶,如飞虹,也加入到围绕紫青色剑气飞舞的行列之中!

苏云笑道:“两位道友,你们看,便是他们。”

下方的人群中,顿时传来一声声惊呼,立刻有十多位年轻仙人纵身而起,各自催动功法,将一口口仙剑召走!

苏云哈哈大笑,突然催动劫运剑道的第十八招,尘沙浩劫环无穷!

这无上剑道铺张开来,便是连那几个修炼帝丰剑道的年轻仙人也无法召回仙剑!

但见这些仙剑伴随着苏云的招法,凝聚成一道莫大的剑环,呼啸滚动!

芳逐志和师蔚然先前看到这么多仙剑突然冒出来,也是惊疑不定,待看到苏云得尘沙浩劫环无穷,心中那点刚生出的与苏云争雄的念头,便突然烟消云散。

苏云哈哈大笑,散去剑招,只见一口口仙剑飞出,各自物归原主。

那些年轻仙人各自召回仙剑,突然纵跃如飞,猛地身形化作一道道剑光,倏忽间便穿入重重魔气之中,进入天牢洞天,消失不见。

苏云目送他们远去,突然收回目光,回头看向另一个方向,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除了这些仙剑之外,他还感应到其他仙剑,只是距离尚远,无法被他的剑道召来。

“这几个人,到底是谁?”他心中纳闷。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