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赤焰红瓷

第四十四章 魂断

赤焰红瓷 槛外客 4884 2020-04-02 01:01

  

贤王安静地坐在开封府牢房里,嘴角噙着一丝笑意,双眸晶亮地看向牢房里唯一的一扇小窗户,似是在追忆着过去,透过那扇小窗户,他仿佛看见自己的母后抱着小小的自己,在御花园的秋千架上荡秋千,周围百花绽放,鸟语花香,宫女们捧着自己爱吃的果子在一边侍候着,自己就和母亲肆意地在阳光下玩耍,累了就从宫女们那里咬两口果子,那时的自己是 何等的快活,无忧无虑。

牢门‘吱呀’一声被牢头从外面打开,八王爷缓步走进了牢房,看着眼前这个他曾经想用命去保护地孩子,如今落得这步田地,他心里有说不出地酸疼。

贤王看着八贤王,淡淡一笑道:“没想到,八王叔还会来看我,我还以为王叔会直接在开封府大堂等着看包拯用龙头铡砍我的脑袋。”

八贤王叹口气说:“你不必对我冷嘲热讽,明日包拯就要升堂审案了,我今日过来,就是来告诉你当年你母亲自缢地真相,让你死要死个明白。”

贤王哈哈一笑道:“这真是稀奇了,当初我千方百计地追问您事情地真相,您就是三缄其口,如今我要死了,你却肯开口说了,这又是为何?”

八贤王摇着头说:“当初我说什么都不说,就是怕你知道真相后,一时想不开做出些离经叛道之事,没想到,我的隐瞒却害你做出这等悖逆之事,若早知如此,我倒不如全都说给你听。”

贤王干脆席地而坐,不再搭理八贤王。

八贤王走到贤王面前,也盘膝而坐,于贤王面对面,他伸手拉着贤王的手说:“孩子,你母妃实是为了你而死的,当年艳妃娘娘怀疑太后遭郑太妃陷害,一直暗中调查郑太妃,但可惜地是,她刚查出些眉目就被郭槐发现,那个时候,郑太妃刚产下皇子,被皇上封为贵妃,身份尊贵,权倾后宫,没人敢与之反抗,你母妃见形势不妙,便事先写了一封信给我,信里不但写明了她当时发现的线索和她的怀疑,更托我无论如何要我好好保护你,她说她会拼的一死,来保全你的性命,当时,我还看的莫名其妙,想着哪天找个机会进宫亲自问下你的母亲,可是,就在我收到信后第二天,宫里就传来你母妃自缢地消息,我匆匆赶进皇宫见了先帝,才知你母妃被郭槐告发毒害郑太妃的皇子,人证物证俱在,皇上一怒之下将你母妃赐死,之后的事情你已清楚,我便不再多说,只是我心中一直好奇,你母妃信中曾说让我保护你以防有人会加害于你,可是你母妃死后,宫中却一直很太平,直至前几年那场狸猫换太子地案子被牵出,郭槐临死之前告诉我,其实,当年你母妃早已查出郭槐和郑太妃的阴谋,只是还未来及说出便已被发现,情急之下,她撒谎骗了郑太后说已将此事全盘告知他人,若他们敢在她死后再对你下手,那人便会将所有的事情公诸天下,郑太妃做贼心虚便答应了你母妃的条件,就这样,你母妃为了让你好好活着,认下了谋害皇嗣的罪名,黯然自尽。”

贤王听完八贤王的话,早已泪流满面,他哭着问八贤王:“既然狸猫换太子还了所有人的公道,那我母妃的公道呢?为什么皇上不昭告天下说我母妃是冤枉的,为什么皇上可以尊杀人凶手为太妃,却不愿称我母后一声太妃,我母后当年不也是为了才死的吗?八王叔,我觉得我没有错,皇上不给我母妃一个交代,我为什么不能替母妃讨个说法?”

八王爷扶起贤王说:“孩子,若我们生在寻常人家,你做的这些都没有错,可是,我们是谁?我们是皇室中人,一旦这些事情被世人所知,成为世人茶余饭后的闲谈话题,皇室的颜面还在?皇室的威严还在?若被有心人之人利用,对我大宋的江山社稷会带来多大的影响,你可曾想过?”

贤王冷笑道:“为了皇室的面子就可以牺牲一个人的名誉,我母妃死了那么多年,还被人称我妖女,妖妃,凭什么?凭什么?”

八王爷低叹道:“孩子啊,这就是我们的命,我们生来就比世人高出一等,享尽世间荣华富贵,可是,我们也要能忍世人所不能忍的苦楚。”

贤王擦干眼泪,淡淡地说:“若是能选择,我宁可生在普通人家,母慈子孝,粗菜淡饭过一辈子。”

八王爷拍了拍贤王的手说:“我会去求皇上,免去你王爷的封号,将你贬为庶人,我在西蜀已替你置办了房屋和田产,足够你安度一生,你就安心得好好在蜀地生活吧。”

贤王摇了摇头说:“我手上这么等多条人命,就算皇上肯,包拯也一定不会同意,皇叔,我不怕死,我只觉得母后太冤屈了,我本也无意和皇上作对,可是,只有皇权才能让我母妃沉冤得雪,我….我才想着要谋反,皇叔,我错了,可我不后悔。”

“你……”八贤王一时也是老泪纵横,说不出话来。

“王爷尽管放心,只要明日你在堂上能坦白一切事由,包拯拼的头上这顶乌纱不要,也要去皇叔那里为你讨来还艳妃娘娘清白的圣旨。”包拯在牢房外听完全部的事情来龙去脉后,忍不住走进了牢房。

贤王一笑道:“王叔都做不到的事情,包拯你又如何能做到?”

包拯说:“王爷尽管放心,艳妃娘娘与太后是生死之交,况娘娘又是为皇上之事而死,圣上是个宽厚仁爱之人,他明白事情真相后,定会做出正确地决定。”

八贤王听包拯这么说,也来了信心,忙说:“对,我这就和包拯一起进宫,替你讨要这道圣旨。”

说着,拉着包拯就往外走,包拯拦住八王爷说:“王爷请稍等,包拯还有一事要问贤王殿下。”

贤王说:“可是为了展昭中毒之事而来?”

包拯点头说:“正是,还请王爷将解药赐给包拯,展护卫侠肝义胆不该落得如此下场。”

贤王冷冷道:“谁是该落道如此下场?我母妃该吗?可见这世上的事说该与不该一点意思也没有,展昭的毒,我没有解药,但我有解药的方子,你若能替我起来还我母妃清白的诏书,我便将这解毒方子给你,否则,凭你说破唇舌,我都不会给你。”

说罢,贤王头也不会地转身面朝牢墙,再也不搭理任何人了,包拯无法只得随八王爷一起出了监牢,往皇宫赶去。

飞飞和公孙策在花厅里直等到天黑,才见包拯拖着疲惫地步伐回到了书房,公孙策干净端上一盏茶给包拯,包拯喝了口茶说:“皇上心中还在怪罪贤王,一直不肯松口,我和八王爷又去见了太后,太后倒是答应替我们在劝一劝皇上,只是成不成,就只有看明天了。”

飞飞急着说:“如果皇上不答应,那个贤王就不准备拿出解药方子了吗?若溪说展大哥这样的情况最多也只有2天的时间,2天之后,就算解了毒,也是痴痴傻傻地一个人了,大人实在不行,我就去把贤王打晕,然后再催眠他。”

公孙策道:“不行,如今贤王他已经知道你们有催眠这个本事,况且他也吃过这个亏了,必然对你们有了戒心,你再用这招,已经没多大用处了。”

就在这时,狱卒来报说贤王要见薛姑娘。

飞飞一愣,看了看包拯,忽地心中不知怎的升起了一股希望,她见包拯并未反对,便跟着狱卒往牢房走去,公孙策不放心,也尾随其后。

牢房内,贤王看着飞飞发了一会呆说:“你就是那个薛府的大小姐?”

飞飞厌恶地看了眼贤王道:“没错,我就是那个没被你杀死的薛小姐,怎么你很失望吗啊?”

贤王哈哈笑道:“你不必如此生气,如今你的家仇马上就能报了,你改高兴才是,我只是好奇,当初你明明受了很重的伤,为什么会忽然之间不药而愈?”

飞飞翻了白眼说:“关你什么事,我天赋异禀不行吗?”

贤王又笑道:“好一个天赋异禀,只可惜我功败垂成,无福消受你这个天赋异禀了,不过,听说你想救展昭?你可知就展昭最关键的药引是什么吗?”

飞飞听他肯说救展昭之事,不及细想便脱口而出问道:“你不是不肯告诉我们吗?难不成现在又肯说了?”

贤王道:“药引归药引,药方归药方,我叫你来,自然是想告诉你药引的。”

“是什么?”飞飞问道。

贤王目光炯炯地看向飞飞说:“七窍玲珑心你可听过?”

公孙策躲在外面听到贤王说七窍玲珑心时,心中一跳,觉得在听他说下去,必要出事,忙出来打断贤王的话说:“贤王莫要在此胡说八道,世上哪有什么玲珑心,一派胡言。”

这是,飞飞皱着眉道:“公孙先生,我曾听若溪提起过这个词的,这个玲珑心当真能救展护卫?”

贤王不等公孙策回答,抢过话头就说:“当然,昔日妲己心疼,比干挖出自己的玲珑心给妲己吃,妲己不也好了吗?”

公孙策怒道:“胡说,妲己乃是狐妖,根本不是人,她是故意要害比干才这么做的。”

贤王冷冷道:“妲己不是人,难道这位薛姑娘就是人了吗?她是什么你们比我更清楚吧。”

贤王停顿下,见飞飞和公孙策的脸色都变了,满意地笑着说:“或许你们也可以去问问皇帝,他是人中龙凤,又一天到晚说自己爱民如子,也许他也有玲珑心呢?哈哈哈哈哈”

飞飞和公孙策从牢里出来,一路走来皆是无语,各自想着心思,快到花厅门口时,飞飞对公孙策说:“先生,太晚了,我就不进去了,我想回房休息去了。”

公孙策点点头说:“姑娘好好休息,切莫听贤王胡言乱语,他是故意这么说,好让我们心烦意乱的。”

“嗯,我明白。”飞飞点点头,转身便回房去了。

公孙策回花厅同包拯说了刚才发生的事情,包拯沉默不语,他心中不知为何总有一股不祥的预感。

第二日,公堂之上,贤王、胭脂、黄雀一干人等对自己所犯之事皆供认不讳,贤王承认了,一开始就是他令黄雀接近岳奇,让胭脂用毒控制岳奇一家,又暗中观察张尧,发现他对薛家的红瓷感兴趣,便趁他找贾仁夜抢红瓷时,让黄雀暗中助他杀人。后黄雀为将事情搞大,又将薛宅一把火烧干净,并在半路埋伏,杀死薛飞飞夺了红瓷。

之后岳奇用假红瓷骗张尧去宫中献宝,这么做的目的就是要吸引包拯的注意,让他把心思都放在红瓷一案中,好让贤王自己有时间去布置谋反一事。可惜,包拯手下能人太多,最终还是功亏一篑。

包拯听完贤王的供词后,觉得大致都能对的起来,只一点,他问贤王为何要换走真红瓷,现在那尊真的红瓷又在哪里?

贤王却怎么都不肯说,其余二人见主子不说,不论包拯如何威逼都咬紧了牙关,就是不说,就在堂上堂下僵持不住时,宫里的张公公忽然奉旨而来,众人皆跪拜领旨。

皇上旨意大致意思就是准了包拯所奏,追封艳妃娘娘为惠仁太妃,将来等太后百年之后,与太后共葬皇陵,永世享太庙供奉。但是,贤王莣顾国法,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望包拯秉公处理,不得徇私。

贤王心中明白,再心胸宽大的皇帝一旦有人危及到了自己的皇位都是不会心思手软的,不过他此刻,也真的不在乎了,他终于来临死之前为母后挣回了名誉,一切都值了。

众人谢恩后,贤王遵守承诺,拿出了展昭的解毒药方,飞飞接过药方是,贤王问道:“薛姑娘,我有一事不明,为何展护卫来找我说已成功刺杀包拯时,神态自若,一点都看不出说在说谎?”

飞飞说:“你只以为靠着毒物能控制一切,过分的自大忽视了展护卫的不正常,其实,只要你再仔细一些,便能发现,其实展护卫当时的眼神是木讷地。”

贤王笑笑道:“看来,这开封府果真是高手如云,竟然有人能破我的蛊毒,我想展昭的毒最终一定能破解,只是,你们可是要付出相当大的代价的,反正我是看不到了,本王急着却见母妃,来来来,包拯就先从本王开始吧。”

说着,他笑着大步走向龙头铡,不等张龙赵虎出手,自行就把头伸进来龙头铡。

八王爷不忍再看,侧过身子,一滴眼泪划过脸颊……

黄雀、胭脂跪拜贤王,久久无法抬头,之后不久,二人也双双被铡狗头铡。

众人看着三人伏法,竟没有一丝喜悦,心中皆唏嘘不已,一时间堂上竟鸦雀无声。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