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赤焰红瓷

第八章 抬杠

赤焰红瓷 槛外客 2972 2020-04-02 01:01

  

“且慢!”一袭白衣少年目不斜视地从外面直冲着展昭走了过来,后面还跟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穿着一身鹅黄色的衣衫,眉清目秀地甚是招人喜爱。

“白兄,刚才还和卢大侠说道你,没想到,你就回来了,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展昭笑着说道。“这位姑娘是....?”

白玉堂哼了一声,说:“关你什么事?展昭,你没事来我大哥酒坊干什么?该不是来找茬的吧!”

展昭还来不及回答,只见那黄衫女子猛地向前一扑,一把抱住飞飞痛哭起来:“小姐,小姐,没想到....呜呜呜....小西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呜呜呜....”小西哭的伤心。

飞飞此时心里真的是一滩苦水,按原主的记忆,小西和自己情同姐妹,这次死里逃生理应抱头痛哭,可是,飞飞心里就是和这个小西亲近不起来,更别谈什么久别重逢的激动了。难道是因为自己的魂魄至今和原主的身体无法完全相融的关系吗?想到这,飞飞便一阵胸闷,脸色也难看起来。她强压着心头的不适,紧紧抱着小西,轻声安慰着。好一会,小西才止住哭声。

展昭见那女子自称小西,微微一愣,看她和飞飞一脸重逢后的喜悦和激动,心下也暗自高兴,对白玉堂也是刮目相看。也不计较他刚才言语冲撞,忙走上前说:“多谢白兄仗义相助,大人一直担心小西姑娘会遭不测,如今被白兄找到,真是万幸,展某这就将她带回开封府,白兄相助之情,展某感激不惊。”

白玉堂闪身挡在大门口,冷笑道:“谁稀罕你这臭猫感谢,你倒会捡现成的,人是我找到的,凭什么跟你走。”

展昭说:“白兄,小西姑娘是包大人要找的重要证人之一,请白兄务必让展某带她回去,切勿意气用事,耽误案请。”

白玉堂一听,顿时炸毛,怒声道:“展昭,你什么意思?你说白爷我小心眼,和你耍脾气吗?”

“白兄切勿多心,展某并无此意。”展昭见他胡搅蛮缠,语气不禁严肃起来。

“刷....”白玉堂一把抽出画影,“有本事打赢了爷,自然就让你走。”

“白玉堂,你.....”

“五弟.....”

“哎,我说小五,你这一回来就闹得不可开交,怎么着,你是想砸了你大哥的酒坊吗?还敢拔剑,还不快给我收起来,真是丢人现眼......”卢夫人板着脸数落着白玉堂。

白玉堂对这位大嫂甚是敬重,见大嫂发怒,倒也不敢造次,心有不甘地收起画影,瞪着展昭,只是身子依旧挡在大门口就是不让路。

卢夫人见他这般倔强又耍孩子脾性,也很是无奈,叹口气又转对展昭说:“展昭,你若信得过我,这孩子就留在这里,我的医术想必你也知道,我保证不会有事,今日天色已晚,不如让小西姑娘好好休息休息,明日我亲自将小西姑娘送来开封府,你看可好。”

展昭心想:本来带孩子回去就为治病,卢夫人医术不在公孙先生之下,她肯帮着医治是再好不过,况且,眼下公孙先生正忙于协助大人破案,实在也有些分身乏术了。至于小西姑娘,今日若要强行带走,恐伤了自己与五鼠的和气,罢了,有卢氏夫妇作保,想那白玉堂也搞不出什么花头,不如先回开封府告知大人,再做定夺。

展昭素有儒侠之称,涵养自是极好,虽心中也有些许不快,面上却不显露。只见他微微一笑朝卢夫人说:“卢夫人是隐怀真人的关门弟子,医术自是不同凡响,得卢夫人照拂,倒是这孩子有福了。”说着,便将孩子交给卢夫人,又抱了抱拳说:“小西姑娘路途劳顿,今日就有劳夫人帮忙安顿照看一下,让她好好修整一晚。展某明日就在开封府等候诸位。”说完,便告辞。也不理白玉堂,径自从他身边绕过,走出酒坊。飞飞见状,赶紧安抚好想要跟着来的小西,嘱咐她明日定要来开封府找自己,便匆匆追上展昭,也出了酒坊大门。

回去的路上,展昭一声不响快步走在前头,飞飞一路小跑地跟着很是辛苦。好几次开口想叫他走慢点,又觉着展昭定是因为自己偷跑出来已经一肚子火再加上白玉堂刚才那一闹,心情肯定是差到极点,自己还是不要去触这个霉头为妙,反正,开封府离这也不远,忍一忍也就到了。谁知,飞飞虽有心想委曲求全,但偏偏天不遂愿,她走路思想不集中,脚上一个不小心,绊到了块石头,身子重心不稳,重重地摔在路边,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可稍一动就觉得右脚踝一阵刺痛,疼的汗毛直立,根本无法动弹。她忙抬头看向展昭,可人家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头都没回,只顾往前走。飞飞心头火起,心想:“好你个展昭,还谦谦君子,我呸,见死不救,我就不信了,没你难道我还爬不起来了。我偏不叫你,哼!”可是,这世上有些事,光靠有骨气是没有用的,飞飞在那费了大把劲,愣是没爬起来,再加上又是大晚上的,展昭带的还是条没啥人走的小路,抬头看着差不多快消失的展昭背影,心里不由害怕起来:“这大晚上的,展昭要是不管自己,难不成自己还要露宿街头,万一碰上个坏人.....”想到这,忍不住浑身打了个哆嗦,眼圈不由一红,埋头小声抽噎起来。

一只修长白净的手摊在飞飞面前,头顶熟悉地温润声音再度响起:“薛姑娘,要紧吗?可有伤到哪里?”

飞飞本来就委屈,如今听展昭这么云淡风轻地明知故问,心里更是窝火,一瞪眼张口就想骂展昭装什么蒜,可抬头看见展昭俊秀的面容正盯着自己,一双幽黑的眼眸光彩夺目,嘴角微微翘起,带着一股坏坏地笑意。飞飞一时之间什么脾气都没了,心中微叹:“薛飞飞啊薛飞飞,你丫上辈子是没见过帅哥,人家明明就是在耍你,你怎就那般没用。”

“咳...咳....薛姑娘?”展昭咳嗽了下,又叫了一声,心想:别又吓傻了吧,自己刚才的确存心想给她小小惩戒,心中是气她不打招呼偷溜出府,但看她被吓成那样,也暗自懊悔自己太失分寸。”

飞飞并不知道展昭心中所想,听见展昭唤自己,脸一红,尴尬地说:“好像.....我右脚崴到了。”

“哦?”展昭蹲下身子,低头看了看飞飞的右脚,说:“前面就快到开封府了,等下让公孙先生替姑娘看一下,你还能走吗?”单手轻轻往上一提,便将飞飞拉了起来。

飞飞苦着脸说:“应该....可以....吧”其实,她的右脚完全是不能放在地上的,若要回开封府,就只能靠左脚跳着回去了。

展昭看了她一眼,微叹口气,弯腰一把抱起飞飞,说了声:“得罪”便向前走去。

飞飞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和异性这么亲近,心中不免紧张,身子也崩的紧紧地,大气都不敢出。

展昭感觉到飞飞的慌张,便故意找些话题,问道:“刚才在酒坊,展某见姑娘出手相救那孩子,手法极为熟练,难道姑娘也学过医术?”

飞飞心里一惊,心想:“糟了,刚才一心救人,忘记了自己只是个不谙世事地大家闺秀,展昭这么问,必是对我有所怀疑了,这可麻烦了....”

她心中担忧,面上却装着镇静道:“我一个闺阁女子怎么可能去学医术?左不过是家里有些这方面的闲书,我闲来无事就拿来看看,日子久了,便也略知道些。”

展昭低头看了她一眼,见她低垂着眼睛,不敢看自己,睫毛微微闪动,知她没有说实话,当下也不点破,淡淡一笑,不再说话,运起轻功,向开封府跑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