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鬼道丫头甜腻腻

枯藤(七)

鬼道丫头甜腻腻 何幼之安 2404 2020-08-01 02:43

  

清晨的光慢慢打在酣睡的浊月脸庞照进她那没了光的左眼中,萧忆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柴房一处避光处蹲下身子,扒开都是灰尘的稻草。

随即传来的味道似的他自己都不由得皱起了眉毛,回头望向浊月见她似乎没有醒来后又转回头看向那传来恶臭的地方。赫然是一只死去多时的老鼠,萧忆好看的眉毛不由得拧在了一起。

如今的世道就算是下江南依旧会让人热得口干舌燥,但淮荆的夏天却异常的温和,对,也只能用温和来说明。

听之前的老者说起也是从未有过炙热之时,仿佛这就是一个天然的冰窟,夜晚睡时若不加条毯子盖身还时常会觉得冷的很。不过也从来未有人感到异常,仿佛这一切就是注定好的,一旦发生疑问或者怀疑很多问题便会变质腐烂。

淮荆最常见的花就是槐花,淮荆最常见的鸟就是神乌。

人们喜欢把这种通体黝黑的鸟称为神鸟,浊月开始也疑惑不已靠在墨伊身上问他为什么。墨伊只是用好看的手指轻轻刮了刮浊月好看的鼻梁温柔的回答她“因为他们没有出去过,没见过外面的事物。”

见浊月愣神,紫苏一下把筷子摔在桌子上,好看的白玉筷子碎了个稀巴烂。

这一声也惹得在场所有人一惊,浊月和萧忆也愣住了,纷纷转头看向她。

只见紫苏自身也是有些惊讶,随即便愤愤妄想浊月“浊月,你是不是又在想什么呢。”

没头没尾的一句惹得所有人更为惊讶,浊月刚刚张开嘴想要回答时候紫苏却继续说了起来“现在哪里不好了,你非要去想着外面。你在这里由我保护你不可以么,为什么,为什么要知道所有....”

说到最后紫苏几乎是吼出来的,浊月不明白为什么紫苏这么问她站在那里看着紫苏原本娇媚的脸上因为愤怒产生的涨红,不由得让人害怕。浊月从没见过这样失去理智的紫苏,也是愣住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诺诺的喊了句紫苏姐姐。

谁料紫苏听到后更为愤怒几乎是想掐死浊月一般的望向她,一只手轻轻搭在了紫苏的肩膀上。也许是因为刚刚的愤怒导致精力太过于集中,甚至没有察觉身后站了人,被这手轻轻搭后竟吓得浑身抖了。

这手的主人正是墨伊,墨伊仿佛不注意刚刚方式的一切收回手缓缓拾起落在地上的白玉筷子喃喃开口“如此好的筷子倒是可惜了。”

随后便走到桌前拿出食盒在其中端出来一碟豌豆黄“今日清晨时许兄从外带回一碟子豌豆黄,说是你爱吃我这就给你们送来了。刚刚好大家都在,来尝一尝我也还没有吃过不知这一份和城西卖的是否各分伯仲呢。”

讲完时正好将一块豌豆黄放在浊月盘中,浊月也是呆呆的坐在那里不明白现在该做什么。

回过神的紫苏突然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浊月也想追出去时却被萧忆拦住了,神色复杂的摇了摇头后便独自追了出去。

这是怎么了?想问的这句话却突然发不出声音,随即左眼空洞处传来钻心疼痛,一下子从凳子上跌了下去,而后便开始昏昏沉沉。晕倒前仿佛看到了门口那柄黑刀,浊月向门口伸出手想抓住却再也没有力气了。

没有再入往常一般做噩梦,这次的梦却是黑色的。

看不见,看不清,没有方向一般。黑暗中之听到人们的争吵。

“一定要这样么?”

“只要处理了这些,我就会拥有最高权力。”

“为此一定要放弃她么?我..我舍不得”

“废物,只要处理了她我就娶你,你便是宗主夫人。”

浊月听的头晕脑胀,想向着声音传来处跑去,可偏偏如何都走不到头,梦里的争吵振得他头痛欲裂不由得大喊出来。那黑暗中的人仿佛听到了一般齐齐转头望着她,那两双眼睛在黑夜中却不知为何如此突出。

明明是熟悉的样子却忘记了到底本该属于谁。

还没来的及细细考虑身后便又传来声音“你知道我是属于她的,你也知道我是不会帮你的”

“求求你,别再让她做这些了,她做不来,真的做不来。”

“你知道她的,如果这些最后,真的到了最后她发现这是个骗局,她发现她从被你遇见开始就是为了你们的地位做铺垫,她发现你们从她一开始就算计她,她会怎么样。”

“只要你答应我让我带她走,我知道你想要什么,只要你答应我,让我带她安全了,我就会送给你.....”

“我答应你”

梦里的一切再也没有了任何声音,可是浊月却觉得好像丢失了什么,蹲在地上用力的抱着头发出嘶吼。可没人来带她冲出黑暗,只有她自己在煎熬着。

突然一只手轻轻搭在了她的头上,浊月抬起头却看到正是 那个骑着牛的女子,她用早已化为枯骨的手轻轻摸着浊月满是泪痕的脸庞。同是丢失左眼同是痛苦不堪,那女子轻轻开口“逃走吧,小月牙,逃走吧。和他逃走吧。”

“和谁!”

浊月是吼着这一句突然醒来的,醒来的时候紫苏早已没了踪影,守在床边的只有萧忆。浊月用满是泪痕的脸妄向萧忆,想要开口却发现自己声带变得沙哑异常和一位上了岁数的老婆婆一样。

看着这个样子的浊月的萧忆再也忍不住将头轻轻靠在浊月额头上哭了起来“我知道你想问什么,紫苏没事。月牙儿,为了你自己想想吧,求求你了,想想你自己吧。”

梦里的一切突然想起,最后那个女子要自己走,可自己到底应该走到哪里?不!浊月想起来那女子是要她和一个人逃走,那个人,是谁?

不知道过了多久多久,终于浊月用着自己沙哑的声音讲“我跟你走。”

门外突然想起一串慌乱的脚步,可此时浊月也再没有了去探究的余力。

萧忆并没有过多反应,依旧讲自己靠在浊月额头上任泪水悔恨两人。

那梦里闻到的花香是,槐花,栀子花,向日葵。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