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神狐降世之逆天劫难

第九十章:你到底是谁

  “这东西不需要用法力操控的,也不会损耗你任何的灵力,反正你只要有危险的时候,你就把那锦囊打开就行了,我们这边会收到消息的。”

  苏月霖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跟阿狸解释了,毕竟这是东西才这是个半成品。

  “好,我知道了,月霖姐姐,谢谢你。”

  “不用跟我客气,你自己注意安全就好。”

  “那我就先走了。”

  说完之后,阿狸将那锦囊挂在了腰间,随后朝着苏月霖为了挥手后,便走出了月仙客栈。

  一出来便看见这里停着一辆马车,这辆马车就是君逸寒前阵子,来接她的那辆马车。

  她看着马车外面,坐着的那两个人若有所思。她暗暗握了握拳头,终于还是鼓起勇气朝着马车走了过去。

  拉开马车车帘后,阿狸毫不犹豫的走了进去。当她看到里面的君逸寒,正闭着眼睛的时候才松了口气。

  马车开始轻微晃动起来,她的心情也随着起起伏伏。

  她等了玄魅很多天了,可是他却毫无音讯。想了许久后阿狸终于还是问出口了。

  “玄魅他有没有回来过。”

  本以为君逸寒会回答她的话,可是他始终闭着眼睛,脸上的神情没有任何一丝变化。

  算了,看来是没办法从君逸寒口中,知道玄魅的消息了。

  阿狸将头靠在马车车窗旁,她的眼皮渐渐变得有些沉重,不一会儿便直接进入了梦乡。

  在睡梦中,她似乎听到了有人在说话,迷迷糊糊间她听到了一个名字—青儿…

  青儿?

  这两个字将她从睡梦中惊醒,她刚一睁开眼,对上的便是君逸寒那深情的目光。

  如此深情的目光阿狸还是头一次见,只不过这种深情似乎是透过她,看着另一个人…

  见阿狸醒了后,君逸寒的脸色立马沉了下来,完全没了刚才那副含情脉脉的样子。

  “你醒了。”

  阿狸直接翻了个白眼,这家伙简直变脸比翻书还快。

  “你带我去看看那些感染瘟疫的人,我时间不多。”

  她现在一点都不想跟君逸寒再多说一句话,她现在只想赶紧离开这里。

  “你别急,本王先问你几件事情。”

  “什么事?”

  阿狸的心情瞬间变得紧张起来,她用警惕的目光看着君逸寒。

  “你这双眼睛是怎么来的?”

  果然,她这双眼睛就是个祸害,谛青该不会连这家伙也得罪了吧!

  想到这里阿狸简直都快要奔溃了,先前因为这双眼睛,差点被那老者给打死。

  后来就是褚邸的突然出现,也是因为这双眼睛所留下的气息,导致她被绑架。

  所以这一次阿狸直接学聪明了,先下手为强,把自己的身份说清楚。

  “你别找我麻烦,我可不是谛青。”

  “我知道你不是,她可没你这么胆小。”

  “你…我怎么就胆子小了?你别忘了,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

  “呵,救命恩人?你不过只是青儿复活的代替品罢了,亏得我想起了一切,不然一切就都晚了。”

  听到君逸寒的这番话,阿狸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他怎么连这个都知道?

  “你到底是谁!谁告诉你这些的!”

  这件事情除了她,就只有幽灵都的那几个人知道了。可是幽灵都现在早已经消失了,他又怎么会得到消息。

  “你放心,我不会伤害你的,只要你乖乖听话把那些被感染的人治好,我会放你走的。”

  “你跟谛青到底什么关系!”

  “好好休息吧。”

  君逸寒摆了摆手,并没有回答阿狸的话,而是直接走出了房门。

  阿狸呆愣愣地坐在床上,开始回想着君逸寒所说的一切。

  刚才她迷迷糊糊的时候,听到君逸寒在喊青儿,还喊的这么亲密…

  等等!

  青儿…

  这个称呼她好像在哪里听过!

  是那位老者!他也是这样称呼谛青的,难道君逸寒就是老者口中所说的那个人,那个背叛了谛青的男人。

  再加上穆雅斓跟君逸寒那么好的关系,跟老者所说的一切都非常符合。

  也就是说,君逸寒跟穆雅斓都是千年前的人,居然活了上千年了,那么他们的实力也肯定很厉害吧。

  如果自己想逃跑的话,可能是没办法自己跑出去的。

  这个陌生房间不是寒王府的房间,可能是他怕自己逃跑,所以才找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说来也奇怪,明明她这几天休息的好好的,可是却还是在马车上睡着了?

  难不成是君逸寒在马车里做了手脚?可是他怎么一点事情都没有呢,反倒是自己坐一次睡一次。

  如果设想是君逸寒提前服下了解药,然后在马车内下药的话…

  那玄魅岂不是很危险!

  该死!难怪她等了这么多天,都没等到玄魅的消息,估摸着就是君逸寒在中间搞鬼。

  不行,她得想个办法,找到玄魅被关在哪里了才行。

  想到这里阿狸直接下了床,穿好鞋后便朝着门口跑了过去。

  可是刚一开门就被人挡住了去路。

  “南泽,你最好给我让开!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阿狸姑娘,不是我不让你出去,我们王爷下了死命令,绝对不能让你出来。”

  南泽有些为难地看着阿狸,他家王爷这两天突然变得反常起来,他也有点束手无策了。

  “我可是你们家王爷的贵客,你总不能限制我的自由吧?难道你就不怕我罢工不干了?”

  “对不起,我真的不能让你出去。”

  “哼!”

  阿狸冷哼一声,直接一把推开南泽就跑了出去。

  可是刚跑没两步,一个冰冷的触感便从她的脖颈处传了过来。

  “阿狸姑娘,对不住了!”

  南泽是真的不想对阿狸刀剑相向,可是主子有令,他这做属下的也不得不服从。

  “南泽!你别忘了,如果不是我帮你,你现在可还在后厨打杂呢!”

  其实不是阿狸不想反抗,而是就在刚才,她想运起灵力的时候,却发现身上竟然没有任何一丝灵力了!

  不然就凭一个南泽,是绝对拦不住她的!

  “我数三声,你若是不放我走,那我就死给你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