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神狐降世之逆天劫难

第六十章:走之前先教训个人

  “发生什么了?”

  站在一旁不明所以的阿狸,实在是没看明白这两人在干嘛,说的话也是莫名其妙的。

  “没事没事,已经解决了。”

  然而玄魅却并不想把这一切告诉阿狸,他此番出手也不仅仅是为了救老者,而是他答应了幽灵之王的另一件事情,那老者说的没错,幽灵之王可不是个好说话的家伙。

  不过他能有什么办法呢,找人帮忙总不能空手而归吧。更何况还没把这位活神仙给送走呢。

  “解决什么了啊,我咋啥都没看见?”

  “小姑娘好奇心别太重,免得惹祸上身。”

  玄魅用不怀好意的目光朝着阿狸看了过去,也就是这么一个眼神,阿狸瞬间就收起了自己的好奇心。

  “咳咳,我们…我们还是赶紧赶路吧,等会到了晚上还得找个地方生火休息呢。”

  “嗯。”玄魅点了点头道:“在此之前我们得先教训个人。”

  “啊?”

  在阿狸疑惑的目光下,玄魅走到旁边一个石头后面,一把拎着诛祈的脖领子,将他连拖带拽地弄到了阿狸面前。

  “你还记得你是怎么到的地狱之魇吗?”

  阿狸摇了摇头,可是当她看到诛祈那逃避躲闪的目光之时,瞬间明白了什么。

  “难道是你把我弄去那鬼地方的?”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自己可就真的是看走眼了!亏得自己还那么相信他的话,还在玄魅面前替他说话来着!

  “我…我也是为了自保…”

  诛祈此时根本就不敢看他们,明明他亲眼看见他们去了地狱之魇,怎么还能好端端的活着出来呢?

  他实在是想不明白幽灵之王怎么会将他们放出来,还有这个素未谋面的年轻人,难道是他带他们出来的?

  而且这人的实力他也看不出来,像这种是看不出实力的要么就是个没有修炼的人,要么就是实力已经达到了巅峰的强者。

  前者他是无法走出地狱之魇的,那么也就只有后者这一个可能性了,那这下他不就死定了吗?

  想到这里,诛祈的内心更加慌乱了…

  “你看你这么不老实,要不我还是继续将你封印吧。等什么时候你的灵魂已经被完全净化了,我再放你出来。”

  说罢阿狸的手中便出现了一把白玉琴,经历了这一系列的生死逃亡,她把性命看的非常重要。既然这家伙不老实,为了保险起见还是先封印了再说。

  “别别别,姐,我错了还不行嘛…我保证我绝对不会再这样了…”

  诛祈强忍着身体传来的疼痛感,勉强朝着阿狸磕了几个头。一边磕头,嘴里一边喊着求饶的话。

  “晚了,先前你在城内的时候我们就给过你一次机会了,还有刚才的那群魔人,又怎么会突然间变成了怪物,想必这也是你的手笔吧!”

  阿狸的目光中没有任何想要手下留情的意思,经过了这一系列的事情她也明白了,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一个一心想要杀了你的人,又怎么会放宽心让你活下去呢?

  “求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我保证我绝对不会这么做了…求求你了…”

  这次诛祈直接爬了过来,一把抱住了阿狸的大腿。

  诛祈的这个举动可把旁边的玄魅给吓到了,玄魅还以为这家伙又要耍什么花招呢,吓得他直接拿剑抵在了诛祈的脖子上。

  “你又想耍什么花招!”

  “不敢不敢…”

  诛祈连忙松开抱住阿狸大腿的手,将双手举过头顶。他生怕玄魅这一个剑没拿稳,他这脖子上就得挂彩。

  不知为何,看到这副模样的诛祈,阿狸只觉得他越看越讨厌了。若不是先前因为自己心软,也不会差点丢了性命,她的这条命可不能死在这样一个奸佞狡诈之人身上。

  阿狸冷笑一声,将目光转向了正在一旁看好戏的老者身上。

  “前辈,这位是十二魔君之一的诛祈,还请前辈用这白玉琴将他封印。”

  说完阿狸便将白玉琴递给了老者,她相信以这位老者的实力,封印这家伙完全就是简简单单的事情,说不定还能因为他是巅峰强者的原因,这封印还能更强。

  “十二魔君…诛祈…”

  老者摸了摸下巴,似乎在思索着什么。由于他的灵魂飘荡了上千年,有许许多多的记忆早就已经被淡忘了。

  这不,想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这诛祈是谁,同时他也记起来了白玉琴的主人是谁!

  “你认识白玉琴的主人吗?她在哪儿?”老者的情绪突然间激动起来。

  “白玉琴的主人我倒是见过,至于她在哪儿我就不知道了。你该不会是还怀疑这白玉琴是我偷来的吧,那这我可得跟你解释清楚…”

  “停,这白玉琴是怎么到你手上的我不管,我现在在意的是它的主人在哪儿。”

  原来不是在意这白玉琴的来历啊,阿狸还以为这老者又要从这白玉琴上挑毛病了呢,只不过他为什么这么关心白玉琴的主人呢?

  先前自己将白玉琴拿出来的时候,也没见他这么激动啊,怎么现在拿出来后这么关心它的主人呢?

  “它的主人叫穆雅斓,与我有一面之缘。”

  “穆雅斓…”

  老者的口中一直重复着这个名字,他的眉头紧皱。这个名字跟他记忆中的那个女人的名字是一样的,如果没猜错的话,青儿的心就在那女人身上!

  “前辈…前辈?”

  见老者不知想着什么想的这么入神,阿狸连忙轻唤了几声。

  “如果我的记忆没有出错的话,你所说的这个穆雅斓就是我要找的人。”

  “啊?不会吧?可是那个女人看起来并不像坏人啊…”

  “我不管她是好人还是坏人,我只知道我的目的非常明确,你告诉我你最后是在哪里见到她的。”

  看着老者这焦急的眼神,阿狸也不好推托了。

  “在凌夜国境内的一个小城里,也不知道您还能不能找到她…”

  穆姑娘,抱歉了,这老家伙也不是我能对付的主。你到时候可别怪我多嘴暴露了你的行踪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