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神狐降世之逆天劫难

第十七章:大哥哥,他…他凶我

  这可怎么办啊?倘若自己救活了眼前这个人就走了,那剩下的三十多个人该怎么办呢?总不能真的就让这个云辞去救吧,估摸着救这么多人,他这一身的灵力都得废了不可。

  不行,看来她还得想个办法去救那三十多个人呢,免得这个人族灵力耗尽而亡啊。

  “可是你要怎么区分被感染的人呢?有的人身上有伤口就并不一定是被感染的。”想了想后阿狸才发现这个严重的问题。

  “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神医毕竟是神医,他有办法的。”

  “那个,我要是说我也是神医,你信吗?但是我没办的分辨。”阿狸眨巴眨巴着眼睛,用一脸期待的眼神看着南泽。

  由于她的元素属性还没觉醒,所以单靠光元素的力量是无法察觉出此人是否被感染。

  “你?”

  南泽用奇怪的眼神看了阿狸一眼,随后连连摇头。“不可能,你别开玩笑了,你一个火元素修炼者,怎么可能会医术?”

  “难道我说我天赋异禀不行吗?”

  见南泽还是不信后阿狸又道:“我师父可是位高人,他曾经传授过我一身医术,而且在这个世界上也没有谁规定火元素修炼者就不能学习医术了。”

  南泽挠了挠头,听阿狸这么一说,他便觉得也有些许道理,确实是没人规定其他元素就不能学习医术,只不过其它元素的修炼者来学习医术的话会比较困难。

  “那你…会治瘟疫?”南泽试探性地开口。

  阿狸点点头,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弧度。

  也不看看她是谁,区区瘟疫而已又不是绝症,又不是不能治。

  “不行,你这话说的我实在是不太能接受,我实在是难以想象,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居然会治疗瘟疫。那你这是要将云辞这个凌夜国第一神医置于何地呀。”

  “今天早上死的那个人你应该还没将他处置吧,我可以救他,只不过我的治疗方法特殊,你们谁都不能打扰。”

  “怎么可能那人已经完全被瘟疫感染了,已经是个魔人了,你这小屁孩就不要来捣乱了。”

  “你说谁是小屁孩呢?好歹我…”都已经活了500年了,算起来都能当你祖宗了。

  后面这一句话阿狸虽然明面上没有说出来,但是在心里却默默的给它接了下去。

  “吱呀…”

  房间的门再次被人推开,一席白衣的云辞刚走进来便看到南泽跟阿狸吵了起来。

  “你们两个干嘛呢,王爷需要休息,你们这样吵吵闹闹的,成何体统。”

  “小泽,这小丫头还小我不怪她,怎么就连你都跟着胡闹呢。”

  云辞刚一进门便直接训斥了他们两个一顿,冷冽的眼神直勾勾的看着南泽,把所有的责任都怪罪到他身上。

  “不是…这明明就是这个小姑娘…”

  “不不不,不关我的事。我好端端的在这里守着你们家王爷,是他突然闯进来的。”阿狸一脸无辜地看着云辞,那可怜的小眼神看的人心里直发软。

  “不是,我就是进来看看我们家王爷而已,怎么到了你的嘴里就成了闯进来了?”南泽双手叉腰看着阿狸,气不打一处来。

  看到这里阿狸直接顺势躲到了云辞身后,扯了扯他的衣袖,带着点哭腔道:“大哥哥,他…他凶我…”

  南泽直接傻眼,明明他才是最无辜的那个人,然而现在却啥也解释不清楚。

  “罢了罢了,你欺负一个小姑娘算什么本事?有本事今天晚上咱们两个人决斗一场,正好让我看看你近半年的时间有没有什么长进。”

  云辞的眼中闪过一丝玩味,这个眼神看的南泽心里直发毛。他可不敢惹这个家伙,他可还记得清清楚楚第一次跟他决斗之时那叫一个惨。

  身上中了起码不下十种毒,而且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被下的毒,苦了他躺在床上三个月没下来过,现在想想就觉得害怕呀。

  “哈哈哈,我…我开玩笑呢。都是我的错,是我多嘴了。”

  事到如今还是乖乖认个错吧,免得到时候又得在床上躺上个三个月。

  “行了,你一边去吧,我来给王爷拔针。”

  说完云辞不再理会南泽,直接来到了床边。可是当他替君逸寒把脉的时候脸上的神情有些复杂。

  “怎么可能…”

  “怎么了?”

  南泽有些担心连忙走上前去,生怕君逸寒发生什么意外。

  “他体内的毒素已经被清了大半。”

  “那这不是好事儿吗?”害得他还以为君逸寒的瘟疫又加重了呢。

  “可是我的针灸之术是绝对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清除这么多毒素的。”

  “那这不就正说明我们家王爷身体好嘛。”

  云辞直接毫不客气地扫了个冷眼过去。“你们家王爷的身体什么样,你自己难道不清楚吗?”

  “清楚清楚。”南泽尴尬地笑了两声,云辞眼神冷得有点吓人。

  突然他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把视线转移到了一旁正在看戏的阿狸身上。

  “小丫头,你不是说你会医术吗,难不成我们家王爷好的这么快…”

  “没错,是我的手笔。”

  阿狸毫不客气的承认,反正到时候他们问起来就说自己是学的不就好了。

  “你会医术?”

  如今惊讶的就不只是南泽了,就连云辞也开始不淡定了,他那灼热的目光打量着阿狸。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我的师父可是世外高人。所以天资聪颖的我学会了我师父的那一身医术。”

  “不知你师父是哪位高人?叫什么名字?”

  阿狸想了想后随口一说:“我师父从来没有告诉过我他的名字,但是他却把一身的本事全部都交给了我。”

  “原来如此。”云辞摸了摸下巴,随后问道:“你方才说王爷身上的瘟疫是你手笔,可否方便授之一二?”

  阿狸赶紧摇头拒绝,这要是教了可不就露馅了。

  “我师父说了,这一身医术非内门弟子是不能亲传的,若是有缘再见到我师父的话你看他是否愿意教你吧。”

  “敢问要去何处去寻得你师父下落?”

  看着云辞这副认真的样子阿狸都在想,已经这样骗他是不是不太好。不对不对,反正帮他们这次后自己就跑路了,还管他干嘛。

  想到这里阿狸的嘴角微微勾起一抹邪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