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神狐降世之逆天劫难

第一百四十一章:师父,是我

  夜幕渐渐降临,看着窗户外面那一轮皎洁的满月,阿狸终究还是忍不住大骂出口。

  “这人到底还来不来了,我都躺了一下午了!”

  “嘘,别急,有人靠近!”

  一听小苓说有人靠近后,阿狸又赶紧躺了回去,装作一副熟睡的样子。

  等了一小会儿后,阿狸便感知到了有人靠近,并且离自己越来越近。

  阿狸将藏在被子里的翎羽弓紧了紧,静静地躺着等待时机。

  那人靠得越来越近,如今离阿狸只不过就一步之遥罢了。不过阿狸倒是不着急,她在等,等那人再往前一步,她就立马出手,一举将那人拿下!

  心里已经做好准备后,阿狸的精神力全部集中在那人身上,等那人往前走了一步之时,她便直接一个翻身从床上站了起来!

  阿狸将手中的翎羽弓拉至最满,剑尖直直地对准眼前之人。

  “谛青!今天我们就做个了断吧!”

  话音刚落,阿狸直接一松手,指尖那火红的箭矢就这么直接飞了出去!

  原本以为这样就结束了后,阿狸却发现这一箭居然被那人躲过去了。

  “你以为你能躲的过去吗?”

  话音刚落,阿狸的手中瞬间多了三只箭矢,她将弓箭拉至最满,正准备松手之时,却听一个熟悉的声音!

  “师父!”

  阿狸皱了皱眉,这不是云辞的声音吗?他怎么在这儿?

  “云辞?”

  虽然听出来是云辞的声音,但是阿狸还是没有放松警惕,手中的箭矢不曾松过半分。

  “师父,是我。”

  不对,云辞根本就没见过她这个样子,又怎么会一眼就认出来呢,难不成这云辞是假冒的?

  想到这里阿狸又把箭矢往后拉了拉,做出一副随时准备松手的样子。

  “哼!我哪知道你到底是不是云辞,说!谁派你过来的,居然还敢假冒我徒弟!”

  “我真的是云辞。”

  “你有什么东西能证明你是云辞?他可是从来没见过我现在的样子,又怎么可能这么快就认出来!”

  “我见过,我其实一直在暗中观察着你,只不过没机会跟你碰面罢了。这不你这次出来了,我才找机会悄悄潜入了将军府,前来见你一面。”

  阿狸挑了挑眉,如果真的如同他所说的话,倒也不是没有可能。

  想到这里,阿狸便将手中的箭矢收了回来。不过她随后又立即将弓拉满,嘴上依旧是不屈不挠。

  “说,你到底是谁,我徒弟可没有这么大能耐,能混进将军府来,你肯定是假冒的!”

  “我…”

  云辞深深地叹了口气,犹豫了好一会儿后才开口道:“我就是云辞,只不过我隐藏了自己的实力而已。”

  “哦?说来听听?兴许你说的好了,我再考虑考虑信不信。”

  其实现在阿狸倒是已经相信此人就是云辞了,只因为他身上的药味实在是太太浓烈了,这想不让人相信都不行啊。

  只不过她倒是想听听,云辞这后面所说的隐藏了实力,到底是怎么回事,说不定还能挖到什么大秘密呢。

  “我的修为其实一直都是高级一段,只不过为了不招摇过市,所以才将自己的修为压到了中级二段。”

  “哦?真的假的?那不如我试试你的实力如何?”

  正说着还没等云辞反应过来之时,只见阿狸就已经一掌打了过来,吓得云辞连忙后退躲避。

  “师父,你这是…”

  “别说话,赶紧动手,不然我怎么知道你到底是不是我徒弟!”

  “唉…”

  云辞无奈的摇了摇头,他也没想到这句话居然会给自己惹来这么大的祸。

  这下好了,他可是知道阿狸的攻击手段的,估摸着这下得该被她打成残废了。

  “那还请师傅手下留情!”

  “想让我手下留情,没门儿。我都说了让你不要跟过来,你还非得跟过来,那你这就是违抗师命!看招!”

  “魅火之舞!”

  火红的身影在云辞周围快速移动着,一拳接着一拳打在了云辞的防御上。

  还是这一套攻击,只不过唯一不同的却是,现在的这套攻击似乎要比以前快速的许多,并且威力也大了许多。

  看来这段时间不见,阿狸的修为倒是长进了许多。唯一可惜的却是,她的眼睛似乎已经瞎了,也不知道这段时间她到底经历了什么…

  “喂,别走神!”

  见云辞心不在焉的样子,阿狸有些恼怒了。跟她打架居然还这么走神,就不怕她一个下手重了,将他给打成残废了嘛。

  “抱歉…”

  “男子汉大丈夫,要打就认真打,别磨磨唧唧的!我可不会再手下留情了。”

  “翎羽弓!”

  只见阿狸的手中赫然出现了一把火红的弓箭,她的手迅速搭在箭弦上面,几支火红的箭矢蓄势待发!

  眼看着阿狸就要动真格的了,云辞也不敢再走神了,连忙将自己的灵力全部爆发出来。

  只可惜他所修炼的法术,基本上都是以治愈防御为主,而攻击性的却是少之又少。

  “灵叶飞刃!”

  窗外的树叶开始蠢蠢欲动,不一会儿的时间便涌入到了房间内,开始朝着阿狸攻了过去!

  原本云辞以为阿狸看不见,他的这个法术攻击会完全将阿狸压制住。

  可是让他没想到的是,阿狸却像是能看得见一样,所有的飞叶攻击竟然都被她挡下了!

  “你…你是不是能看见…”

  “能看见我还带纱布搞什么,而且你这攻击力度实在是太弱了。”

  说着阿狸便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了一个翠绿色的法杖,随后朝着云辞的方向丢了过去。

  “拿着,这是给你的。”

  不明所以的云辞接过法杖后整个人都愣住了,他看着手中的法杖有些不知所措。

  “这是?”

  阿狸将手中的法器收好,随后便走到了桌边给自己倒了杯茶水。

  一口茶水下肚后阿狸才解释道:“万物生。”

  “万物生!”

  如同阿狸所想的那样,云辞现在惊讶的程度,完全不少于先前小苓的惊讶程度。

  “嗯,没错。就是你们说的那个什么陆云霄的法器。”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