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神狐降世之逆天劫难

第八十章:烟花之地

  可是刚一进门阿狸就傻眼了,一股胭脂水粉的香味扑鼻而来,一群群妖艳的女子正围在各种各样的男人身旁,那摆出来的姿势简直没眼看。

  “咳咳…咳咳…”

  阿狸咳嗽几声,连忙用袖子将鼻子嘴巴捂住。这股胭脂水粉的味道实在是让她受不了。

  可能放在普通人身上会觉得这味道挺好闻,可是在阿狸这里,这股味道简直就是难闻又刺鼻。

  “这是什么鬼地方啊…”

  这味道熏的她实在是受不了了,只好赶紧从里面跑了出去。

  当她呼吸到正常的空气之时,整个人别提有多舒畅了。

  “姑奶奶,你这样直接跳下来是很危险的!”

  天知道当魅火邪凤看到阿狸,从自己身上跳下去的时候,整个人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生怕这家伙一个不小心直接摔伤了!

  “我这不是没事嘛,只不过让那小偷跑了就有点可惜了。”

  “都这时候了你还关心那小偷?你赶紧看看,刚才从那么高的地方跳下来,身上有没有受伤什么的。”

  “哎呀,我没事。”

  阿狸嫌弃地看了魅火邪凤一眼,随后目光转向了那酒楼上,高高挂起的牌匾。

  “怡春楼…”

  这酒楼的名字怎么起的这么俗不可耐,这老板的才能也太低了吧。

  一旁的魅火邪凤听到阿狸说的这几个字后,连忙抬头看去,随后他的视线又转向了门口的方向。

  当他看清楚那里面,有几个穿着妖艳的女子走过之时,霎时间小脸变得绯红,他赶紧抓住阿狸的手臂,拖着她就往外走。

  “诶诶诶,你干嘛!”

  别看魅火邪凤体型不大,但是他这力气还真不是盖的,阿狸想挣扎都没法挣扎。

  “赶紧离开这儿,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怎么了嘛,不就是一个酒楼嘛…”

  “什么酒楼啊,此般烟花之地你以后看见了就离远点,切记不可直接进入!”

  “为什么啊?”

  阿狸被魅火邪凤说的这一番话,整得整个人都蒙圈了,他这口中所说的烟花之地又是何物?

  “你别问那么多,总而言之你看到了避开便是。”

  魅火邪凤此时也不知道该如何跟阿狸解释,毕竟这种事情对于一个单纯的小狐狸来说,想要解释清楚简直就是难于上青天。

  “可是我刚刚还闯进去了来着,除了那胭脂水粉的味道太过于刺鼻之外,也没啥奇怪的地方了。”

  “你干什么都行,唯独不能进去!”

  “可是那小偷跑进去了怎么办,总不能就这样放任不管吧。”

  实际上阿狸担心的,是那个溜进了酒楼的小偷,她今天不抓到这小偷,她还就不走了,就在这守着!

  “那小偷偷的又不是你的东西,咱们别多管闲事了,这银子我给你就是。”

  魅火邪凤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阿狸哪能听不出来他这话里有话呢。这个怡春楼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方,能让魅火邪凤如此紧张。

  “你不让我进去总得给个原因吧,不然我可不干。”

  阿狸双手叉腰,一副宁死不屈的样子像是在说,你今天不给我个解释,我是不会就此善罢甘休的。

  “这...”

  魅火邪凤何尝不想解释,他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解释。这小狐狸太过于单纯了,若是就这么直白地说出来,恐怕她也未必能听懂。

  就在魅火邪凤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之时,身后却传来了一个女子的声音。

  “敢问姑娘刚才可有看见一男子跑进去?”

  那女子的语气十分豪爽,一个高高的马尾随意地扎在脑后,穿着一件黑褐色紧身的衣裙。

  见她这阵势,阿狸猜测这人八成就是被偷了东西的倒霉蛋了,她偷偷瞄了一眼魅火邪凤,眼神中闪过一丝狡黠。

  “这位姐姐,我刚才看到一个男人急匆匆地跑进去了,我猜测应该是你要找的人。不如这样吧,我恰好也要找那人,不如我带你进去找找可好?”

  那女子用诧异的眼神看了阿狸一眼,随后还是点了点头。两人就这么光明正大地进入了怡春楼,魅火邪凤想拦都拦不住。

  刚一进门,那女子便深吸了口气,把两只手放在嘴巴旁边喊道:

  “王!令!候!给老娘出来!”

  她这一喊,整个酒楼里的人都被吓了一跳,所有的目光全部都聚集到了她们两个身上。

  还有不少人在嘀嘀咕咕说着些什么:

  “那女子估计是来找她家男人的吧。”

  “如此彪悍的女子,也难怪他家男人会来这种地方。”

  “是我的话我都不敢娶…

  “哈哈哈…””

  阿狸哪里见过这阵势啊,吓得赶紧躲到了那女子身后,并且还拉了拉她的衣袖,轻声道:

  “姐姐,我们还是走吧…”

  谁知那女子丝毫不慌,反倒是拍了拍阿狸肩膀,开始安慰起她来了。

  “姑娘莫怕,我苏月霖今天非得把那死猴子扒层皮不可,竟然敢偷老娘的银子!”

  正说着苏月霖还将自己的袖子卷了卷,大摇大摆地朝着酒楼里面走去。

  路过那些刚才对她指指点点的人面前时,还不忘给他们一个杀人般的眼神。

  “王令候!你赶紧给老娘出来!我知道你在这里!”

  说完这句话后苏月霖开始在酒楼内四处张望,可是过了许久周围都没有任何动静。

  突然,房梁上露出的一块小小的布料,引起了她的注意,她嘴角微微上扬笑道:

  “你最好乖乖自己出来,别让老娘逮住你,不然你以后都别想,再从老娘手里拿到银子!”

  说到这里苏月霖本以为王令候会识相地下来,可是她还是高估这家伙了,那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好啊王令候,你倒是学会不听老娘的话了,你死定了!”

  说完苏月霖便开始运转周身的灵力,一圈圈蓝色的气流从她脚底下缓缓上升。

  一个可供她站稳的水柱,慢慢地托起她的身体,朝着房梁而去。

  当苏月霖的视线中,完完全全看到了王令候的背影之时,心中的怒火不由得更加强烈!

  “死猴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