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神狐降世之逆天劫难

第一百零四章:啥玩意儿畜生

  而且皇宫离寒王府也有好长一段路程,这该不会是自己睡了一路,然后都没有发觉吧…

  不行不行,这样的警惕性也太低了,别到时候被人卖了都不知道。

  阿狸想的入神,殊不知那高位上的人却已经到了她面前,一双好奇的眼睛开始打量着她。

  “朕倒是不知道,这小白狐有什么本事,竟然能得到到堂堂杀神王爷君逸寒的青睐。”

  正说着的时候,君逸凡的手已经朝着阿狸伸了过来,其实原本阿狸是想躲开的,但是如果她这样做了的话,恐怕就要被赶出这个大殿了。

  “啧,跟朕还挺熟,它是不是任谁都可以摸呢?”

  “回禀君主,只有它喜欢的人,它才会亲近。”

  穆雅斓连忙站起身来,将阿狸递到了君逸凡面前道:“看它如此亲近君主,怕是喜欢上君主了呢。”

  “哦?是吗?”

  君逸凡轻笑一声,将目光转向了君逸寒。

  “难道它不是因为看着朕跟寒王样貌相同,所以才误把朕当成了寒王吗?”

  此话一出,整个大殿瞬间陷入了安静之中,似乎在这无形之中有一股讽刺的意味。

  这里面最觉得迷糊的就是阿狸了,她实在是没想明白,君逸凡的这句话不是说的很正常吗?

  如果是第一次见到他们两个人的话,阿狸还真的分不出哪个是君逸寒,哪个是君逸凡。

  不过现在就不一样了,她对于君逸寒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了解的,这俩人站在一起,她就能很轻易地分辨出谁是君逸寒,谁是君逸凡。

  只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反正她是不会跟君逸凡有任何交集的,至于今天这件事情就是个意外而已。

  沉默的气氛僵持了很久,最终还是君逸寒旁边的一位戴着面具的男人,打破了这个压抑的气氛。

  “君主,畜生终究是畜生,又怎么会分辨这些。”

  啥玩意畜生?

  我堂堂一届灵狐,这家伙也太没眼力劲了吧,居然说她是畜生!

  不行,这口气她不能忍!

  阿狸咬了咬牙,露出一副凶狠的模样,浑身的毛发竖了起来,目光恶狠狠地盯着那个戴着面具的男子。

  看着阿狸的这副模样,可把君逸凡给逗乐了。

  “看来穆姑娘说的没错,这小狐狸并不是对所有人都这么温顺的,就比如说咱们的国师大人,这小狐狸好像不太喜欢你啊。”

  “无妨,畜生终究是畜生,没有什么是调教一番不能解决的。”

  “国师大人此话何意?你这是在说本王调教无方咯?”

  “那自然是不敢,只不过寒王今日将这小狐狸带上宴会,恐怕有所不合礼数吧。”

  “哼。”

  君逸寒冷笑一声,他可不就是故意带着小狐狸来的嘛,不然他的计划又怎么能实施呢。

  “国师当真好大的口气,也不知前一阵子本王带领御林军,前往魔人的首发地‘兴安村’之时,那些御林军全部消失不见,不知国师可知道这些人为何消失?”

  君逸寒话中的意思很明显,就是在指责那些御林军是秦景明搞的鬼。

  “此事臣并不知情,若是寒王不嫌弃的话,此事可交由臣来查探。”

  君逸寒挑了挑眉,嘴角微微上扬。

  交给你查探?这罪魁祸首不就是你吗?难不成你还能把自己给卖了不成?

  “朕觉得国师说的有理,这整个凌夜国内,国师的查案能力可谓是绝无仅有,此事就交由国师查吧。”

  “君主,此事臣可以自行解决,只不过这小白狐救了臣一命,所以还请君主不要怪罪,臣私自将它带上宴会。”

  “罢了罢了,这小狐狸朕甚是喜欢,自然是不会怪罪它的,反倒朕还想着赏赐一番呢。”

  说完这句话后,君逸凡便笑着回到了自己的王位上。

  “赏赐就不必了,只要君主日后多加照顾它便好。”

  “哈哈哈,没想到堂堂冷酷无情的王爷,居然也会同情一只小狐狸,此乃百年难得一遇啊。”

  “来来来,先吃饭,有什么事情等明日上朝再说。”

  得到了君逸凡的同意后,在座的各位朝廷官员才敢动筷子吃东西。

  原本阿狸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可是谁知道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她有些无语了。

  只见君逸寒拿着酒杯走到了秦景明面前,脸上带着一丝笑容。

  “国师大人,刚才本王说话有些重了,还请国师大人不要放在心上。”

  秦景明见状连忙站了起来,拿起桌子上的酒杯回礼。

  “寒王多虑了,换做是任何人在那种情况下,多多少少都会有些迷离,毕竟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还请寒王看清楚到底是谁想害你。”

  说罢秦景明便将,手里酒杯中的酒水一饮而尽,随后恭了恭手后便坐了下来。

  “国师的话里可是别有深意啊,不如晚些去本王府内喝杯茶可好?”

  “寒王相邀,微臣怎能不去?”

  “那本王就恭候国师大人降临了。”

  留下这句话后君逸寒便回到了自己的座位,开始安安静静地吃东西了。

  而这最让阿狸想不明白的是,君逸寒为什么要整这出呢?

  明明先前已经把别人整的下不来台了,现在又专门前去道歉,这不是多此一举嘛?

  唉,当真是人族这边就是屁事儿多,这种虚伪的表现阿狸已经见过很多次了,可是她就是不明白他们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什么?

  宴会结束后,他们便回到了寒王府,还没等多久秦景明便紧随其后跟了过来。

  寒王府——凉亭。

  两男一女围着石桌而坐,阿狸则是安静乖巧地趴在了一旁的围栏上,她闭着眼睛开始装睡。

  原本她来凌夜国京城就是为了找秦景明的,如今找到他人了,阿狸却不想找他帮忙了。

  因为她现在并不清楚这人是敌是友,万一他也是跟君逸寒他们一伙的,那自己岂不是就直接送上门了。

  如今最有效最安全的办法就是找到魔神之骨,然后将谛青的最后一丝残魂,从自己的体内赶出去。

  也许她的这条路会很漫长,但是为了自由,为了自己能活下去,她不得不这样做。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