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神狐降世之逆天劫难

第一百章:这深更半夜的,她怎么在这儿?

  一听这话,云辞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还没等阿狸说完,他便一口回绝。

  “不行,我说过不会伤害你的。”

  “不是,你这人怎么就说不通呢,我要是不弄这个伤,就没有真实性了。”

  “那你就别去京城了,魔神之骨等有机会再拿回来也不迟。”

  “不是我不想等,而是我没多少时间等了…比起受死亡来说,受这么点小伤真的不算什么。”

  阿狸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忧伤,她又何尝想陷入这场危机中,她实在是没办法了。

  “云辞,你若是不想帮我的话,那我就自己来吧。”

  话音刚落,阿狸作势便要动手,然而下一秒她便感觉自己的身体整个腾空了起来。

  回头一看却发现云辞的脸被放大在眼前,这特么,这群人就这么喜欢拎脖颈?

  “喂,你这样对你师父也太不敬了吧!快放我下来!”

  “唉,真拿你没办法。”

  云辞轻轻地将阿狸放了下来,随后从医药箱中拿出一把短小的匕首。

  “可能会有点疼,你忍忍,我尽量下手轻点。”

  “区区小伤何足挂齿,你动作快点就好了。”

  阿狸满不在乎地说着,然而实际上当云辞将匕首拿出来的时候,她心里就有点慌了。

  “那我动手了?”

  “动手吧!”

  阿狸深吸了一口气,将头别过去双目紧闭,静静地等待着疼痛感袭来。

  可是过了好一会儿,阿狸都没感觉到尾巴传来疼痛感。她有些好奇的睁开眼睛,然而入目的却是一副血腥的画面。

  阿狸呆愣愣地看着那被鲜血染尽的尾巴,还有那道深深的伤口…

  “大哥,你…你下手这么重!”

  “额…不好意思,手抖了…”

  云辞有些尴尬地看着阿狸,他这其实还是第一次为动物形态的妖治疗,所以难免有些紧张。

  这不就出意外了,由于不了解妖的身体构造,所以在动阿狸的尾巴之时,没留意深度…

  “不是吧,手抖手抖你抖成这个样子?我的天呐,你这到底是划了多深的口子啊!而且为什么我一点感觉都没有呢?”

  “我…我在刀子上涂了麻药,你自然感觉不到疼痛。”

  “唉,酸了酸了,你赶紧给我包扎一下吧,把你的那个什么麻药给我点,我痛的时候我就直接擦在伤口上。”

  “行。”

  云辞点了点头,从医药箱中拿出了一个小瓷瓶,随后递给了阿狸。

  “这个就是麻药,但是你不能多用,而且你的伤口千万不能碰到水,不然的话伤口恶化就麻烦了,另外我再给你几瓶其它的药物,你记得按时擦药…”

  “停停停,我知道了,你太啰嗦了…”

  还没等云辞把话说完,阿狸便直接将那些药收进了空间戒指内,随后朝着来时的方向跑了过去。

  “诶…我还没说完呢…伤口一定不要碰到水…不然会感染的!”

  看着阿狸远去的身影,云辞的心里多多少少有点担心,他再清楚不过君逸寒是个什么样的人了,阿狸此去可能会有危险…

  不行,不能让他一个人去冒险,我得想个办法去帮她才行。

  想到这里,云辞把所有的东西都收拾好,随后朝着阿狸离开的方向走了过去。

  凌夜国——京城。

  城门外,一个白色的身影贴着城墙飞快地奔跑着,还时不时停下脚步四处张望。

  不知跑了多久,阿狸终于找到一个小小的洞口,虽然说钻狗洞这件事情有点丢脸,但是这也是她唯一能够进去,而不被发现的办法了。

  “唉,这辈子跟狗洞缘分太深了…”

  阿狸摇了摇头,直接从狗洞里钻了进去。进来后却发现这里环境有点眼熟。

  想了想后她才反应过来,这不就是寒王府后院吗?不会这么巧吧,就这么直接到了目的地了…

  君逸寒这王府盖的真别致,她之前怎么就没发现寒王府居然就在城墙隔壁呢,早知如此,她就直接变成白狐形态,逃之夭夭了。

  “唉,终归还是人算不如天算。”

  只停留了一会儿后,阿狸摇了摇头,现在还要干正事呢,她得赶紧找到君逸寒才行。

  想到这里阿狸顺着记忆,朝着君逸寒的住处跑了过去,一路上她还小心翼翼地躲避着,那些巡逻的侍卫。

  好在这一路上都比较顺利,没出现什么意外。等阿狸安全抵达君逸寒的房间后,才松了口气。

  以前怎么就没发现,他这王府怎么这么大呢?这一路跑过来跑的她的腿都有些酸了。

  房间内还亮着灯,这就代表着君逸寒还没睡。

  想到这里阿狸直接来到了君逸寒房门口,随后故意搞出一点动静。

  “门外好像有动静。”

  屋子里传来了女子的声音,听的阿狸直接愣住了,难道她走错房间了?

  就在阿狸准备赶紧开溜的时候,房门已经被人打开了,一个身穿淡粉色长裙的女子走了出来。

  是穆雅斓!

  这深更半夜的,她怎么会在君逸寒的房间里?

  “咦,哪里来的小狐狸,怎么受了这么严重的伤…”

  穆雅斓缓步走到了阿狸面前,轻轻俯下身子将阿狸抱在怀里。

  “我带你进去疗伤。”

  正说着穆雅斓已经进了房间,把房门关好。

  此时阿狸才发现,穆雅斓的房间里除了穆雅斓外,并没有其他人了。

  怎么回事,君逸寒现在还没回来?可是穆雅斓又怎么会在他的房间里。

  “小狐狸,你的伤口太严重了,我先替你清理一下伤口。”

  穆雅斓轻轻地将阿狸身上的绷带解开,随后拿自己的手帕轻轻擦拭着阿狸的伤口。

  虽然穆雅斓的动作很轻,但是阿狸还是感觉到了疼痛感,可能是因为药效已经过了的缘故,让她不自觉地开始挣扎起来。

  “诶,你别乱动,我动作很快的,你忍忍就好了…”

  嘶!疼死了,这哪能忍啊!

  情急之下阿狸直接一口咬住穆雅斓的衣袖,强忍着尾巴处传来的疼痛感。

  谁知看到这一幕的穆雅斓却轻笑出声,“你这小狐狸还真是可爱,我还以为你要直接咬在我身上了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