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末世武尊

第十二章 一意孤行

末世武尊 墨宗颖 5185 2021-03-06 18:06

  高手要与高手过招,才能提升水平。哪怕是象棋国手,整天跟臭棋篓子下棋,水平也只会越来越退步。

  同样道理,拿比自己原力低级底的修行者,甚至普通人来磨练技能,根本达不到提高的目的。

  嫣眉这样做,到底是为什么?如果仅仅是为了,与俗世中的达官显贵处好关系,三场节目就已经达到目的了。如果她不露面,反而更增添了几分神秘感。可她为什么,非得最后露一小脸,再强化一下众人对她的认知?

  享受这种被崇拜的感觉?嫣眉没那么肤浅吧?更何况,天天这样,她烦不烦?

  王小天正在胡思乱想,忽然听到嫣眉传音,“臭小子,想什么呢?魂不守舍的?”

  “没什么,没什么。”王小天赶紧收回思绪,端起酒杯,然后一饮而尽。

  嫣眉饮尽杯中美酒,身影消失在窗口。整个观云阁静了三分钟,才慢慢出现声音。各个包厢里的客人,先开始小声交流,夸赞刚才的表演,多么的出神入化,多么动人心魄。不久交流的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热烈,越来越激动。

  很快,整个观云阁如同菜市场一样,人声鼎沸。客人们开始纵情谈笑,纵情饮酒,大呼小叫着让服务员上酒上菜。

  王小天知道,现在的观云阁,已经进入了另一种状态。如果说,刚才的观云阁,充满了神圣的文艺气息,现在的观云阁则进入了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纵情享乐的奢靡状态。

  一个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美女,从观云阁外鱼贯而入,驾轻就熟地走到每个包厢门口,嗲声嗲气地问:“贵客,需要助兴吗?”

  这些女子并非观云阁的人,而是外面来的特种行业服务人员。每天她们会在观云阁表演结束后,来里面寻找潜在客户,作为回报,她们定期给观云阁缴纳一笔费用,以换取观云阁的睁只眼闭只眼。这也算是共生经济吧。

  不过,奇怪的是,一直没有任何女子,来王小天他们所在地包厢外询问。也不知道是工作人员事先打好了招呼,还是门外挂上了禁止打扰到标志。

  三人听着其他包厢传来的,放浪激肆的莺声燕语,感觉非常尴尬。

  王小天轻轻咳嗽了一声,道:“时候不早了,杨兄,道清哥,咱们是不是该走了?”

  林道清其实还想留下来。不过,考虑到观云阁的女老板刚才对他们的关注,他立刻就怂了,点头道:“是该走了。杨兄,你说呢?”

  杨益蒲迟疑了片刻,有些不甘心地点了点头。

  王小天起身走到门口,拉开门,听到“咣当”一声,仔细一看,门上果然挂着一个红色木牌,上面写着“禁”字。

  古杏蓉就站在门口。看到王小天,她轻轻点了下头,道:“再不离开,夫人就要让人来赶你了。”

  王小天身形一震,立刻道:“这就走,这就走。”

  古杏蓉又道:“夫人让问你,这阵子叶仗剑死哪里去了?怎么一直没见他人影?”

  王小天一拍脑门,“哎呀!我以为叶大哥告诉嫣眉姐了呢,他现在大同府那边,受某个大人物的委托,负责一项大工程,应该也快回来了。”

  古杏蓉轻轻点头,带领三人来到一楼,道:“三位的消费,夫人已免单。另外,”古杏蓉望着杨益蒲道:“观云

  阁有自己的规矩,与您的律师理念不相符,请您以后不要来了。”

  “什么?”杨益蒲顿时满脸通红,如同被激怒的大公鸡,“你们真是太霸道了,凭什么不让我来?你们这是在冒犯我的消费权益!我要控告你们!”

  王小天和林道清,立刻将杨益蒲架起来,一边劝说他一边赶紧往外走。

  负责迎宾的小伙子,开来了林道清的轿车,两人将杨益蒲塞进车里,开车离开。

  从离开观云阁,一直到把杨益蒲送回住处,这一路上,他嘴都没闲着,气呼呼地说个不停。不过,翻来覆去都是那几句话“我花钱消费凭什么不让我去?”“这是侵犯我的消费权益!”“我要法院控告你们。”

  起初,两人还劝说几句,后来见杨益蒲一直这样唧唧歪歪个不停,两人觉得无趣,就保持了沉默,任由他去。

  送回杨益蒲,林道清开车送王小天回家。林道清边开车边道歉:“真不好意思。我也没想到杨兄的脾气这么倔。早知这样就不带你来见他了。”

  王小天道:“不。今天的事怪我。是我没提前告诉你,我与嫣眉姐的事。”

  “你说的嫣眉姐,就是观云阁的女老板云影夫人?”

  王小天点点头,“没错。就是她。”

  林道清道:“我想起来了。昨天你说过,当初,是你嫣眉姐和叶大哥护送你去的第四研究院。”

  “是啊。当时我要多说两句,把嫣眉姐就是云影夫人的事说出来,就不会有几天的不愉快了。”

  林道清笑笑,道:“没事。这算不上不愉快。观云阁的美酒美食还有歌舞都非常棒。对我来说是一次难得的享受。杨兄那边我明天再给他说说。你不用放在心上。”

  王小天听了轻轻点了下头。

  本来,王小天以为这事应该就结束了。但他没想到,星期一的一大早,林道清就匆匆跑到图书馆,低声告诉了他一个惊雷般的消息--“杨益蒲把观云阁起诉了。”

  当时王小天就从书台后面跳了起来。他不顾图书馆里那些学生惊诧的眼神,难以置信地望着林道清,好半天才回过神来,问道:“他要搞什么?”

  林道清转头看了看,那些正望着他们的学生。王小天醒悟过来,低声道:“出去说。”

  两人匆匆走出图书馆。那些学生们开始窃窃私语,讨论到底发生了什么大事,让一贯面无表情的王小天这么失态。

  两人走到一处僻静的角落,王小天问道:“那天晚上,你不是说再给杨兄说说的吗?”

  林道清无奈地道:“我说了。可是,他油盐不进,死活不肯同意就这么算了。后来,你猜他还怎么说?”

  “他怎么说?”

  “他说,观云阁知名度很高,他现在刚刚进入律师行业,没什么知名度。他起诉观云阁,肯定会引起轰动。这样的话,不论官司输赢,他都会知名度大涨。”

  王小天忿然道:“这不是在蹭观云阁的知名度吗?他这么干实在太卑鄙了!”

  林道清叹了口气,道:“谁说不是呢。但他认准了这事,不肯退让。我通过别的关系,找到了君信事务所的负责人,希望他出面和杨益蒲谈谈,让他撤回起诉状。”

  王小天赶紧问,“他同意了吗?”

  林道清摇头,道:“没有。他说哪怕离开君信事务所,他也要把这场官司打到底。小天,抱歉。我尽力了。”

  王小天道:“这事不能怪你。是他太固执了。我得赶紧去一趟观云阁,把消息告诉嫣眉姐。”

  “我送你过去。”

  “不用了。还有,杨兄是普通人,官司无论输赢,嫣眉姐作为修行者不会理会他。我们是整件事情的当事人,如果法院受了这个案子,开庭审理的话,极有可能会让我们出庭作证。我觉得,咱们还是想想怎么置身事外的好。”

  修行者有自己的规矩,世俗的法律约束不到他们。

  虽然严格来说,杨益蒲的案子,是消费者与服务机构的纠纷,与观云阁的老板是否是修行者无关。但,这次杨益蒲起诉观云阁,却开了一个很不好的先例。

  修行者的产业,大多都有自己的规矩。比如,悬赏阁不会悬赏原力宗师有关的信息,修行门派招收门徒,与普通行业收徒条件完全不同等等。当然,也包括嫣眉为观云阁制定的规矩。

  以往不论是修行者还是普通人,大家都很默契的遵守这个规矩。现在这个案子一出来,肯定会引起大家的关注。

  若是杨益蒲输掉了官司还没什么。若他赢了这次官司,那影响可就大了。

  他赢了官司,就说明观云阁的规矩无效。那么,其他修行者的产业,所定下的规矩还有效吗?比如,如果有人到悬赏阁去,出钱要求悬赏原力宗师的下落,悬赏阁还能拒绝吗?

  想到这,王小天就非常不安。本来很简单的一件事,现在搞成这样,实在让人头疼。

  他匆匆与林道清分别,赶往观云阁。

  上午的观云阁,依然如沉睡的怪兽。王小天叫开后门,没有直接去找嫣眉,而是选择了让人去叫古杏荣过来。

  这主要是因为,现在这个时间,嫣眉肯定在睡觉,他贸然过去,恐怕会看到一些不该看的。再加上嫣眉魅惑天赋惊人,忽然被叫醒,迷迷糊糊的不知道控制天赋,那他可就倒霉了。所以,还是通过古杏荣去叫嫣眉保险。

  古杏荣一路小跑过来,看到王小天,脸上露出掩饰不住的惊喜,问道:“你怎么有空来找我?”

  王小天心事重重,没有注意到古杏荣脸上的惊喜,急冲冲说道:“我有急事要对嫣眉姐说。可是,这个时候她应该在休息,我去不方便。所以,请你帮我叫醒她。”

  古杏荣脸上明显有些失望,但还是“哦”了一声,道:“你先等我会。”然后快步上楼去了。

  过了十分钟,古杏荣回来,对王小天说:“夫人不方便见你。她说有什么事告诉我就行。”

  王小天便将杨益蒲起诉观云阁的事,原原本本地告诉了古杏荣。古杏荣听了,有些慌张,说了声“你等下”,便再次匆匆跑上楼去。

  又过了二十分钟,古杏荣一脸轻松的回来,对王小天道:“夫人说,这件事她会处理的,你不用管了。另外,夫人还说,以后再发现,你在营业时间到观云阁来,就打你屁股。”

  说完,古杏荣忍不住笑了。

  王小天面色有些尴尬,说了声“不会再来了。我先走了。”

  他出了观云阁,越想越觉得这件事很棘手。但是,他又没有更好的办法,只静观其变。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