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末世武尊

第一卷 身世跌宕风吹絮 第五十二章 揭露真相

末世武尊 墨宗颖 5274 2021-03-06 18:06

  王小天忍不住看了总经理一眼。没想到立刻被他察觉了,转头望向王小天。

  王小天并没有躲避。好奇乃是正常反映,如果视线躲开了才说明他心虚。

  总经理打量了王小天一眼,见他只有四级原力,不存在故意向他挑衅的可能,便将他忽略过去。

  总经理目光如刀,扫视了那些赏金猎人一眼,冷声道:“悬赏告示上说的清清楚楚,目标是张一火,只有抓到或者杀死他,才能兑现一百万的奖金。告示上说烧掉老鹰崖张一火的山寨,给赏金了吗?”

  众人沉默了一阵子,然后又开始嚷嚷,“可是我们也都出力了,还死伤了不少,这怎么算?”

  “就是,虽然没有功劳,但也有苦劳吧?”

  “就是,就是。再说我们也没全要啊,也就是让商会拿出来十万八万意思意思。这点钱对他们来说不过九牛一毛而已。”

  “对对,谁说不是呢。”

  …………

  “哼。”总经理再次冷哼一声,众人感觉好似大冷天,咽了口冰渣子,一股能将人冻僵的寒意直冲脑门。

  总经理神色漠然,再次扫了众人一遍,道:“这行本来就是刀头舔血的营生。完成任务一夜暴富人人艳羡不已。完不成任务赔了小命也没个人可怜。哪里分什么功劳苦劳!”

  “既然你们接了任务,就要有这样的觉悟。再说,你们学艺不精,本事不行,别说赚不到赏金,就是丢了小命,又与别人何干?你们回头看看那上面写着什么。”

  众人回头,只见大门的正上方的墙上,写着殷红如血的十六个大字:“风险自担,与人无干。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这十六个字其实一直都在那里,但都被忽略了。有时这些赏金猎人就算看到、聊起来这两句话,也不过当成玩笑话,或者揶揄他人的佐料。没成想,今天却打了自己的脸。众人面色赫然纷纷低下头。

  看到众人低头,总经理不屑地道:“还愣在这里干什么?难道想让我管你们饭不成?”

  众人羞惭不已,臊眉耷眼地三三两两,转身慢慢离开。

  王小天已办完了接任务的手续。本来他不打算理会这些的。因为他从丁坚和张一火那里,得了笔大浮财,只要丁坚和张一火没被人抓住,就没人知道这些浮财的事。

  所以丁坚与张一火勾结的事,越少人知道越好。但看到这些人失落的样子,他心有不忍,喊道:“等一下。”

  众人纷纷驻足回首,不解地望着王小天。

  王小天道:“大家知道张一火怎么跑的吗?”

  听到王小天这样说,众人都有些惊讶。

  这时有人认出来了王小天,诧异地道:“咦,你不是跟着丁坚,一起去阻截张一火的……那个……少侠吗?”

  其他人立刻恍然大悟,纷纷道:“快说,张一火到底是怎么跑的?”

  其中有个尖着嗓子的声音喊道:“是不是你们故意把他放跑了?”

  此言一出立刻引起一阵混乱,众人纷纷交头接耳,望向王小天的眼色渐渐不善。

  王小天连忙大声道:“大家静一静,听我说。”

  趁着众人一愣神的功夫,王小天赶紧道:“没错,我当时是跟着丁坚去阻截张一火的。而且,我们也见到了张一火。”

  众人立刻完全安静下来,目不转睛地望着王小天,想听他继续往下说。

  王小天顿了顿,道:“张一火之所以逃掉,是因为……”

  “是因为你拖了后腿。”人群中传来一个尖细的嗓音。王小天定睛一瞧,正是先前那个带头说话的家伙。

  他约莫三十出头,又唉又瘦,尖嘴猴腮,一头乱糟糟的黄发,活脱脱一副猴子成精样。

  “猴子别乱打岔。”旁边一位中年人喝道,“让他说完。”

  被称为猴子的家伙似乎很忌惮此人,立刻乖乖闭嘴,摆了摆手,示意自己不插话了。

  王小天继续道:“张一火能逃跑是因为丁坚与他勾结!”

  众人顿时哗然,立刻纷纷七嘴八舌地追问王小天。

  王小天看到众人乱造一团,也听不清他们问的什么。正想大喝一声制止他们。

  这时刚才打断猴子的中年人大声道:“大家静静。我知道大家心里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不过先不要都说话。让我有先问这位小兄弟几个问题,兴许能为大家解惑。”

  众人纷纷停下询问,中年人问道:“小兄弟,你这样说可有证据?”

  王小天道:“物证没有。人证嘛倒有一个。”

  凌燕子走到王小天身边道:“我当时和他在一块,亲眼看到丁坚与张一火勾结。”

  中年人问凌燕子道:“当时是怎么回事?”

  凌燕子道:“我们按照事先的计划,摸到老鹰崖下面埋伏起来,准备等上面乱起来时悄悄上去,从背后攻打老鹰崖。谁知道,还没等我们上去张一火就下来了。丁坚很吃惊,然后张一火给了丁坚一包东西,丁坚就把张一火放走了。”

  中年人听了转向王小天道:“她说的太笼统,你能说说具体细节吗?”

  王小天知道,这位中年人是故意分开问两人的。目的是通过两人的话互相印证,看看是否有破绽,从而判断两人说的是真是假,是不是串通好了给丁坚下套的。

  毕竟,丁坚在赏金猎人这一行,颇有些名声。在这里吵嚷的这帮人,不过都是三、四级原力(古洪三他们还在追踪张一火没回来)。

  虽然他们人数不少,但整体实力,并没比丁坚强多少,他们也不想,盲目地与丁坚为敌。

  所以,不能仅凭凌燕子和王小天,一面之词,就认定丁坚,是个吃里扒外的内奸。

  于是,王小天便将当时的情形,一五一十原原本本,讲了一遍。众人听了无不愤怒,群情顿时激愤起来。

  正当人声鼎沸,纷纷叫嚷着,要找丁坚算账时,忽听一个声音冷幽幽地问道:“有一点我没弄明白,以你的实力,如何逃的过丁坚的追杀?再怎么说,他也是货真价实的五级原力,绝非那种速成的假货,岂是你能抵挡的?”

  众人闻言顿时停住,纷纷诧异地望向王小天。其中有几道目光,分明已认定,王小天在欺骗他们了。

  这也不怪大家不相信。因为四级原力与五级原力,差别巨大,绝不是天赋、技法、装备能够弥补的。五级原力的修行者,对上四级原力的修行者,完全是碾压。

  如果是这样,就不得不让人起疑心了。

  在众人怀疑的目光注视下,王小天道:“我的确挡不住丁坚的杀招。事实上,他也没对我使用过,任何能杀死我的剑技。”

  这句话不算王小天说谎,因为当时丁坚没有用剑,而是用的鞭子。

  众人闻言,脸上纷纷露出“你分明是在撒谎”的神色。

  王小天没有理会,他们的反应,继续道:“他之所以没有对我出必杀剑技,是因为他不敢。”

  众人脸上的神色,由鄙夷变成了不屑。不敢杀你?开什么玩笑,你以为你是谁?

  接着,王小天在所有人的鄙夷中,抛出了个惊雷,“他不敢,是因为他晕血。”

  众人被这个惊雷都给震的愣住了,晕血是个什么东东?

  王小天很满意众人的反映,继续道:“晕血其实是一种病。得这种病的人看到血,或者流血的场面,就会头晕目眩,四肢无力。情况严重的还会当场晕倒。”

  众人更加惊讶,互相交换着眼神,似乎在询问“真有这种病吗?他不是在撒谎吧?”

  总经理想了想,问道:“你跟丁坚很熟?”

  王小天连忙摇头,“不熟。我是第一次见他。”

  总经理不解地道:“就算丁坚有晕血的毛病,对他来说,也应该是很机密的事,一般人他肯定不会告诉。你是第一次见他,和他不是熟,又怎么知道他有这毛病的?”

  王小天微微一笑,道:“很简单,因为他把我,逼到无路可逃的时候,并没有一剑杀死我,而是解开腰带,把腰带拆开,变成一根长皮索,想要勒死我。”

  “被人勒死多痛苦啊,我当然不愿意了。正好他另一只手上还拿着他的剑。诺,就是这个。”

  他从背后解开了包布,取出丁坚那柄古旧的长剑,给众人看。他原本把剑,放在原晶空间的,但考虑再三,还是决定背着。毕竟原晶空间,更加机密,越少人知道越好。

  “丁坚被吓了一跳。我立即斩了几剑,将他逼开。他退了几步,说虽然我手里有剑,却也不是他的对手。我索性将剑架到脖子上,说我宁可抹脖子自杀,也不愿被他勒死。”

  王小天扫视了一圈,已听的入迷的众人,继续道:“出乎我的意料,他竟然很慌张,连声让我把剑放下,慢慢向我走了两步。”

  “我怕他耍诈,自然不肯按他说的做,还大声让他走开。没想到他竟然真的退了两步。我当时很惊讶,再看他的紧张神色不是伪装。”

  “于是试探着,飞快地把剑从脖子上拿开,放在手腕上,想看看他是怕我割脖子,还是别的什么。他竟然没逼上来,而是很紧张地,望着我的短剑,好像生怕我割破了手腕。”

  “我当时脑子灵光一闪,立刻说问他,‘你怕血对不对?’他的神色更加慌张。我便故意拿着短剑在贴着手腕来回滑,他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眼角还一个劲的抽抽。”

  “我知道自己猜对了。于是我用割腕逼他走。但他始终不肯。我也不敢贸然割下去,万一他看到我割腕,喷出血来没晕倒,而是硬挺着冲过来,我岂不是小命不保?”

  “于是,就这么僵持了好长一会,直到古洪三他们,从老鹰崖下来。丁坚听到动静,忙不迭的逃走了。”

  悬赏阁的总经理思忖了片刻,吩咐工作人员,“去查一下丁坚的悬赏记录,越详细越好。”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