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末世武尊

第一百一十九章 谋划出逃

末世武尊 墨宗颖 4741 2021-03-06 18:06

  马拉诺斯看上去是在自言自语,其实,她是在与自己体内,那个老狐人的残魂交流。

  他们双方现在都是,黛丝原来这具身体的“房客”,要做很长时间的“邻居”,当然需要互相多了解了解,磨合一下,免得关键时刻发生矛盾,影响了大计。

  对于老狐人残魂所关心的“这个世界会不会有危险?”马拉诺斯回答道:“你去爬树摘果子,或者翻地挖掘植物根茎时,会在意那些随处出没的蚂蚁吗?有觉得自己行为,会带给它们危险吗??”

  “对啊,你在做这些事时,根本不会在意那些蚂蚁。我的族人以及我们的敌人,对待这个世界,和你对那些蚂蚁的态度是一样的。”

  “我们不会去刻意破坏一个蚂蚁洞,除非是闲得无聊。我们也不会可以去保护一个蚂蚁洞,除非脑子有病。所以,你与其关心,这个世界会不会有危险,还不如尽快适应这个身体,争取早日发挥出它的全部实力。”

  “无论对你,还是对我,我们最终要的任务是活着,并且一直活下去。所有的努力,都应该朝着这个方向。所有阻挡我们前进方向的,都应该一脚踢开。任何人,任何组织都不例外。”

  “是不是很兴奋?没错,一想到这些,我都兴奋到战栗。可惜,这些我只能与你分享。以前,我向这具身体原来的主人说过,她竟然无法理解我的观点,认为我疯了。”

  “唉,可怜。夏虫不可语冰。他们根本不能理解,我这种来自高维文明的存在。所以,我只能蛰伏,等待机会。希望这次我们都能得偿所愿。”

  王小天飞一般从房间里跑出去,刚到走廊尽头,就不得不停下了。因为门是锁着的。他伸手拧了下门把手,结果纹丝不动。然后,他看着门旁边的凹陷处,那九个数字无语。

  刚刚只顾着往外跑,忘记了最重要的事。没有密码,这一路上的门怎么开?

  这时,老苗笑嘻嘻地走过来,道:“跑的倒是挺快,可是有什么用?门打不开,不还得等我过来?”

  王小天脸憋的通红,想了想,反唇相讥道:“你们这些设计,都是给自己带枷锁、找麻烦,若是真那么可靠的话,捍卫者怎么被偷了?”

  老苗老脸微红,赶紧输入密码。然后旁边的墙壁上打开一个洞口,老苗把手深进洞口,取下门闩,道:“我们这是有备无患,不是自找麻烦。再说主脑觉醒自主意识,这种事一千多年都没出过一次,绝对是小概率事件。我们考虑不到也是正常的。”

  王小天拧了拧把手,感觉能拧动了,立刻拧开门,快步冲了过去。他一边快冲一边喊道:“二总管,你可得快点,再磨磨蹭蹭的,捍卫者丢了,我让你们赔。”

  老苗赶紧追着王小天道:“你这叫什么道理?所有过程你都看到了,捍卫者机甲,被觉醒了自主意识的主脑给偷了。我们也是受害者,怎么能让我们赔呢?”

  王小天脚步不停,道:“我不管你们是不是受害者。反正捍卫者机甲,你们并没有交到我手里。它是在你们那里丢的,找不到的话你们必须得赔我。”

  老苗顿时语塞。正巧,他们到了下一扇门口。他

  一边开门,一边对王小天道:“捍卫者只有这么一台,如果丢了我们也没办法再弄出一台来,怎么赔给你?再说了,当时指挥官都让你选别的奖励了,你偏不肯。如果选了别的,岂不是没损失了吗?”

  王小天冷哼一声,打开门闪身传过去,边走边道:“你们这么大一个组织,一点诚信不讲。违背我的意愿,非要动粗把我留下来,结果害的我,差点变成植物人。”

  “我好不容易克服危险,醒过来了吧,你们又把我的捍卫者机甲给弄丢了。我问你,是谁让变异的主脑,传送到捍卫者里去的?是我吗?这样做征得我同意了吗?”

  老苗亦步亦趋跟着他,不好意思地道:“当时为了尽快救醒你,也是迫不得已。指挥官答应她的要求,是为你好。”

  王小天顿时勃然大怒。他突然停下来,望着老苗咆哮道:“为我好?什么叫为我好?她征求我的意见了吗?她怎么知道,哪样才是为我好?难道以后她把我的手脚都砍断,只需要解释一句‘为我好’就够了吗?”

  老苗再次语塞。整件事情他都经历了,虽然当时没觉得,玄英做的有什么不妥。但现在想想,玄英的确把王小天的个人意见彻底忽略了。

  他低下头,避开王小天满是怒火的眼神,道:“这件事,指挥官处理的欠妥。不过,请相信,她对你并无恶意。捍卫者若是真丢了,或者即便找回来,你不想再要了,我们可以提供其他补偿。”

  王小天哼了一声,一言不发转身继续往前走。老苗赶紧快步跟上。

  两人来到捍卫者原来停放的地方。洪庆辰看到王小天,立刻几步走过来,说道:“你可来了。一台那么大的机甲,说不见就不见,真是见鬼了。”

  王小天问道:“当时是什么情况,前辈你好好说说。”

  洪庆辰道:“机甲已经完成清理,我们正准备卸掉动力装置。不过,因为指挥官安排,要确保动力装置卸掉后,还能完好无损地装回去。所以,我们没有立即动手,而是正在研究最佳拆卸方案。”

  “我们正在研究时,捍卫者机甲忽然自己启动了!我们当时吓了一跳,立刻向上级反应。得到的回复是,这是指挥官批准的。”

  “既然有指挥官的授权,我们也就没有阻止,都放下手头的工作,想看看捍卫者到底要做什么。它启动后,动力系统一直处在低负载待机状态,似乎在进行自检,或者更新什么软件。”

  听他这么说,王小天立刻猜到,那时正是核心的主脑,往捍卫者机甲传输它自身的代码。他立刻问道:“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事?”

  洪庆辰道:“机甲的动力系统,一直保持低负载状态很长时间。大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过,在没接到上级新的指令前,也没办法做什么,所以就都各自回去了。”

  “忽然,捍卫者机甲的动力系统,快速提高输出功率,而且它从稳定架上自己走了出来。我发现动静,赶紧第一时间向上级汇报。其他人立刻冲出去,向它喊话让它停下来。但它根本不予回应。”

  “它快速移动,几乎是一眨眼的功夫,就冲到了机库门口。眼看着就要撞上机库门,我们都吓坏了。这时,机库

  门突然打开了,它毫不停顿地穿过了机库门,进入通道。”

  “我们赶紧去追。可是,我们的速度实在太慢了,等我们追出去,它早就没影了。过了没多久,燕首席赶来了,他先查看了附近的监控录像,结果一无所获。然后又过了一会,你们就来了。”

  王小天问道:“捍卫者有没有安装隐形模块?”

  洪庆辰想了想摇头,道:“给捍卫者做清理时,我看了一遍,没有发现常规型号的隐形模块。”

  王小天道:“如果是这样的话,捍卫者的目标应该很明确,它是想用最短的时间,逃出基地。二总管,麻烦问一下出口,有没有发现捍卫者。”

  基地出口二十四小时有人值守。大门打开,捍卫者逃出去,这么大的动静,不可能没人察觉。

  老苗联系了大门的安保人员,确认他们已经接到命令,就在大门口守着,大门一直没有打开过,附近也没有发现捍卫者的踪影。

  王小天仔细思忖了片刻,道:“那个觉醒了自主意识的主脑,姑且叫它叛徒,它应该拥有基地的高级权限,可以让捍卫者所在的区域监控失灵。”

  “但它没办法躲开人的视线,打开大门逃出去。所以,可以推断,它现在应该藏在一个安保人员没有到达,但距离大门很近的位置潜伏着。二总管,麻烦你将人员信息和基地的布局调出来,我想,我能找到它藏身的位置。”

  老苗想了想,抬起手腕,将基地布局的全息影像,投放在王小天的面前,然后再把人员信息加载上去。全息影像上马上多了一个个绿色的小点。

  王小天一边仔细查看全息影像,一边强行将这些信息记在脑子里。这些资料对他来说非常重要。因为,他打算借这个机会逃出去!

  眼下,他想逃出去,必须解决两个问题。

  一是如何摆脱二总管老苗。老苗既然向玄英做出了保证,肯定会象个狗皮膏药一样,不离不弃的粘着他。而且老苗是七级原力大师初阶水准,动粗自己不是他的对手。所以,只能智取。

  二是出了基地如何离开。基地建在岛上。就算他能从基地出去,到达地面,但怎样从孤岛上离开?他又没生出翅膀,想飞也飞不过去呀。

  不过,捍卫者能飞!所以,他要想办法找到捍卫者,并且把它控制在手里,然后驾驶着捍卫者逃出去!

  经过这两次的事,他现在已经看明白了。无论如何,玄英也不会让他离开基地。而且,为了留住他,玄英已经到了出尔反尔的地步,距离不择手段,也就一步之遥。

  他可不希望一辈子留在这里。这里虽然安稳,没什么危险,但也乏味的很。就好像在体制内上班一样,稳定是稳定,却没有激情,平稳如水,毫无波澜。

  如果王小天已到中年,或者娶妻生子了,他不介意留在这里,给老婆孩子一个稳定的生活环境。

  但眼下他还年轻,身体里有一颗躁动的心,以及爆表的荷尔蒙,不到外面的广阔天地闯荡一下,这样人生,怎么能算完整呢?

  王小天思忖了一会,指着基地门口下方一大片区域,问道:“这里明明有很大空间,为何没有人去检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