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末世武尊

第五十二章 重塑三观

末世武尊 墨宗颖 5136 2021-03-06 18:06

  胡屠夫看到王小天走过来,放弃了继续挣扎,忽然大声喊道:“快出来,快出来,有人来砸场子了。”

  沙陀老板也在后面,用沙陀语大喊着同样的内容。

  两人喊了几声,两边的房屋一个个亮起了灯光。紧跟着,一座座房屋的房门依次打开,无数男女老少走出来,成群结队缓缓地走到路上,然后齐刷刷的如波浪般迎向王小天。

  这些人走到胡屠夫和沙陀老板身边,搀扶着他们站起来,继续迎向王小天。

  胡屠夫回头看了看身后黑压压一片人,转头望向王小天,咬牙切齿地道:“你想不交买路钱,除非从我们身上踩过去!”

  花子瑜看到面前黑压压的一片人,而且其中有不少,是老人和妇女,还有一些是稚气未脱的小孩子,沙陀族的、人类的都有。他们也跟着自己的家人往前走。

  花子瑜想到,要把这些人全都打倒,心有不忍,便劝说王小天道:“小天,算了。百八十金币不值当的。给他们就是,全当是施舍乞丐了。”

  卡巴尔也道:“我来给。”

  王小天望着面前的男女老少,面沉如水。他轻轻摇头,道:“错了就是错了。并不能因为他们人多,或者他们中有老弱病残,就能把错的变成对的。”

  “如果我们今天心中不忍,给了他们钱,就等于认可了他们的做事方式,同时也纵容了他们的错误。更让他们中的那些小孩子,树立了错误的价值观。”

  “那么长时间以来,肯定有很多人,因为各种原因拒绝付钱,但为什么他们,依然态度坚定地向我们要钱?而且,在我出手,教训了他们两个领头的之后,能那么快把人集合起来?”

  “这说明,这种方法他们以前用过多次。一次的成功,让他们尝到了甜头。两次的成功,让他们欣喜若狂,三次的成功,让他们以为这就是天经地义。今天,我要纠正他们这种错误的观点。让他们知道,人多并不代表他们的行为就正确。”

  王小天说完,大步迎着黑压压的人群走过去。

  只见他出掌如飞,快如闪电。所有站在他面前的人,无论男女老幼,都被他一掌打飞,然后跌在地上,痛苦的打滚。

  王小天只是为了教训他们,力道控制的很好。中掌的人会原力混乱,浑身如蚂蚁咬一般难受,使不出力气来,并不会受伤,更不会因此丧命。只是滋味绝不好受。

  王小天一路打将过去,很快穿过了两百多米的长街,来到最后一人面前。

  最后一人是个年轻的少妇,怀里抱着一个婴儿,婴儿正在闭着眼睛努力吃奶。

  少妇胸前的衣襟半开着,大片春光全都露在王小天眼前。但她毫不在乎。她抬起头,一脸平静地望着王小天,气冲冲地道:“你来打我吧。”

  王小天抬了抬手,却没有立即打过去。

  少妇柳眉倒竖,“你刚才说的那些没错。我们的确该打。不过,我们难道是天生的下贱吗?我们难道不想挺直腰杆生活吗?我们当然想。”

  “可是,在这该死的荒漠里,我们首先得活着。哪怕抛弃尊严,放弃道德与良知,也要先活着。我们想活下去,有错吗?”

  有--错--吗?三个字如同三记重锤,狠狠锤子王小天的心灵上。让他的思想差点发生动摇。

  想要活下去有错吗?没有。

  自己纠正他们的错误的思想有错吗?也没有。

  两个没有错误的观点发生碰撞,谁对谁错?

  夏现龙也忍不住道:“小天,算了。路是他们自己选的,你已经尽力了。”

  王小天蹙眉思忖了片刻,摇头道:“不。我并不认为自己错了。那,就是他们错了。”

  说着,王小天伸手将少妇拨开,大步流星走出五步,然后回头,对那些仍然在地上挣扎的人,大声道:“以前有位老先生,告诉我一句话,‘德不配财,必惹灾祸。’我认为很有道理。”

  “你们在这里,辛辛苦苦为那些前往黑市的修行者,以及过往的商旅提供食宿,赚些辛苦钱,虽然日子过得紧巴巴的,但胜在安稳。”

  “你们坐地收取买路财,看上去比提供食宿赚辛苦钱,更容易敛财。可是,你们想过没有,对于那些觊觎你们这里发财门路的盗匪流寇,他们会不会认为这里是块肥肉?”

  “你们这里实力不弱,又有地势之利,他们未必敢贸然进犯。但在利益驱使下,他们早晚会铤而走险。如果你们本分做生意,挣些辛苦钱,就算受到那些流寇的攻击,经过这里前往黑市的修行者,肯定会有看不过去,出手相助你们。”

  “你们在此,坐地收取买路财,早已把过路修行者的好感败坏光了。即便你们受到流寇的攻击,他们多半会袖手旁观,任由你们打的死去活来。”

  “他们为什么不帮你们?因为对他们来说,你们是撒泼讹钱的无赖,并不是为他们提供方便的本分生意人。对于无赖,他们只会觉得讨厌,并不会觉得可怜。”

  “他们向你们交钱,不愿意与你们多纠缠,只是不想脏了自己的手。在他们心里,巴不得有人跳出来,好好教训你们这些无赖泼皮。”

  “所以,那些不屑与你们争执交涉的修行者,在你们遇到危难时,也必然懒得伸手帮你们一把。因为,在他们心里,你-们-不-配!”

  王小天说完,招呼花子瑜道:“花教授,天快亮了,咱们走吧。这个腌臜的地方,我一刻也不想呆。”

  花子瑜点点头,对夏现龙道:“你去招呼一下陆禹笙他们,咱们即刻出发。”

  街上发生的动静,早已把住宿的商旅惊醒。他们来到窗边,旁观了整个过程。

  一个旅馆的房间里,某只驼队的领队和副手,看完刚才的一幕,两人抬手布下隔音结界,低声交谈。

  驼队领队的副手道:“看来天街墟的人,已经把过往的修行者,得罪的差不多了。只有这些修行者不插手,咱们稳赢。”

  驼队领队点头,道:“没错。时机已经成熟。我们一大早回去,跟老大汇合,下午再乔装改扮,分成三只驼队入驻。明晚,等所有修行者进入黑市后就动手。争取在天亮前,把这些人干掉。五个小时,应该足够了。”

  领队副手:“嘿嘿。没问题。咱们红蚂蚁看中的地方还能有跑?如果不是碍于修行者来往频繁,早就动手把这里抢过来了。这帮傻瓜都是鼠目寸光,为了点蝇头小利,把来往的修行者全得罪了。咱们弄过来,可不能象他们那样干。”

  领队摇头,“不。你说错了。咱们不光要向他们那样干,而且还要变本加厉,翻倍征收。”

  “嗯?为什么?”

  领队道:“因为咱们是红蚂蚁。所过之处,生机断绝只剩白骨的红蚂蚁。咱们并不怕那些打单蹦的修行者。首领曾经向老大透露过,咱们夺取这个地方,只是方便与黑市交往,进而垄断与黑市的交易。首领才看不上,那些来往的闲散修行者,给的那点买路钱,以及在这里消费的那点钱。”

  副手:“哦。原来老大要吃独食,从黑市里弄来东西,坐地起价卖给那些修行者,赚大钱。高,老大实在是高。”

  领队:“不过,老大交代,咱们的动作一定要快。干掉这里的沙陀人和盗匪后,要赶在黑市的人反应过来之前,控制通道与他们谈判。毕竟通道开在哪里,是黑市的人说了算。如果他们把通道挪走,咱们岂不是白忙活了?”

  “嗯。你说的有道理。事不宜迟,我这就去叫醒其他人,咱们赶紧上路。”

  领队点点头,“你去吧。”

  副手离开了。领队躲在房间后面,偷偷望着远处天街墟大门口,正在等候与其他人汇合的王小天,眼角忍不住剧烈抽搐。他心里恨死了王小天,但也怕死了王小天。

  因为,这个该死的王小天,曾经用“鸩羽流光”逼迫他,把他大半辈子攒下的浮财,敲诈走了大半。

  这个领队就是张一火。他从老鹰崖逃走后,被古洪三追着屁股打,中途他还被人偷袭,打伤了左腿,落到了古洪三手里。

  其实,张一火并不知道,打伤他的腿也是王小天的杰作,如果他知道了,现在看到王小天,不知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当时,古洪三对他严刑逼供,想问出那些浮财的下落。幸亏他的搭档及时赶到,暗中偷袭杀死古洪三,他才得救。

  回到红蚂蚁后,首领虽然将他臭骂一通,却没有舍弃他。依然安排人给他治伤。张一火恢复后,东楚国已经没法呆了,便被首领派去走迦南商路。

  一晃就是两年多过去了,张一火已经成了驼队的老领队。他们的老大,让他多次来天街墟打探情况。他万万没想到,在这里竟然会遇上王小天。

  当年,王小天只是四级巅峰原力,就把他唬的一愣一愣的。此事他深以为耻,一直想报仇。

  可是,几年不见,王小天的实力突飞猛进,一跃成为六级原力成师,且刚才从下面一路打过去,力道把握之精妙,已隐有宗师风范。他现在还只是五级中阶,根本不是王小天的对手,这仇还怎么报?

  张一火只能安慰自己“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把对王小天的仇恨慢慢压下去。

  王小天此时正心绪不宁,并未察觉有人在暗处窥视自己。他等陆禹笙等人睡眼朦胧地赶过来,然后一起出了天街墟。

  他们的目的是,天街墟往西三百里的杜尚特。三百里路程,对于他们来说,也就两天的路程。从天街墟出发的第二天下午,他们便来到杜尚特。

  杜尚特是一个,迦南联邦风格十分浓厚的沙漠城堡。四角建着圆顶拱门的高塔,城墙全都是夯土建成,上面有全副武装的士兵来往巡查。

  杜尚特的大门口,一队兵丁正在对来往的商旅,进行盘查收税。王小天他们按照惯例,跟在另一只驼队后面排队。

  眼看马上就要排到他们时,忽然队伍停止前进,士兵们大声哟呵,驱赶着商队往右边靠,左边闪出一大片空地。

  众人无不纳闷,这是要干什么?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