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这个皇子真无敌

第六百四十六章 逼他交待

这个皇子真无敌 狗狍子 5275 2021-05-14 16:47

  “这个有用吗?”看着那块木片,卫青夏有些搞不懂老祖宗的想法。

  “哈哈哈,你看不懂,但是,张正通却是看得懂,一品跟三品是有差距的。

  淮河城一品仙侯也有十来个,排名前十的家族都有。

  不过,三品嘛,那就凤毛麟角了。

  就是玉家、张家也不多。”卫方块一摸胡子,得意的笑了。

  “老祖跨入三品啦?”卫青夏顿时大惊,问道。

  “哈哈哈……”卫方块的笑声更加敞亮了,旋即脸一板道,“宁家要不是有个太阳侯在,老子早灭了他们了。”

  “老祖,不如先把赵星辰给宰了。那个畜牲太讨厌了!”卫云一听,顿时高兴得要发狂了。

  “要收拾他还不容易,咱们现在不宜得罪玉家。只要跟张家绑定关系之后再出手,到时,就是玉家又如何?”卫方块摇了摇头道。

  “会长,咱们一批药被城主府退了回来。”蓝优子一脸不高兴的走了进来,向关河轻说道。

  “赵星辰动手了。”师爷龚方子叹了口气,拿眼看着关河轻。

  “绝对是,我打听过,城主府药堂倒没什么。

  是城卫堂那批药给退了回来的,他们鸡蛋里挑骨头。

  咱们的药明明没事,硬说有事,太欺负人了。”蓝优子愤然说道。

  “会长,前几天姜阳过来,你不是说要给他‘交待’。

  估计是赵星辰看到咱们一直没动静,所以,先出手警告一番。

  如果咱们再没有表示,估计就会全面停药了。

  城主府每年的丹药生意可是占了路们会同园一半的用量,绝不能失去这个大客户。

  而且,别的生意来说,都会受到城主府的影响。

  毕竟,他们门面广,影响远。”龚方子说道。

  “听说赵星辰跟药堂的乌宏扛上了,这点咱们倒不必担心。既然赵星辰鸡蛋里挑骨头,咱们就把礼送到乌宏处。到时,乌宏自然会处理。”关河轻冷笑道。

  “莫非会长不打算向赵星辰‘交待’了?”龚方子一愕,问道。

  “卫青夏今天早上去了张家,你说,咱们怎么交待?”关河轻哼道。

  “卫家投奔张家啦?”龚方子一愣,脸色有些僵硬。

  “咱们不是不给交待,是没办法交待。

  估摸着卫家已经加入张家了,得罪卫家就相当于得罪张家,咱们会同园这些年经营下来不容易。

  张家要毁了咱们,那是很容易的事。”关河轻说道。

  “吗得,怎么这么难啊。”蓝优子忍不住爆粗话了。

  “把园子里那株三千年的老藤青送到乌家就是了,乌宏以前向我提过几次,我都没答应。这次,唉,没办法了,先把城主府的生意稳下来吧。”关河轻叹口气,眼睛有些失神。

  “关老还没出关?”龚方子问道。

  “他若出关了,我还怕一个外来的狗屁小儿赵星辰不成?”关河轻突然大怒,一巴掌拍在了桌上。

  百花谷应该叫万花谷才对,这里,整个谷都是花。

  大的像一座山,小的仅有沙粒大小,此谷四季如春,花香飘飘,是淮河城有名的游玩之地。

  赵星辰进入谷中,发现来赏花的多以女子为主。

  而一道身影总是在远远的跟着自己,赵星辰探出天目一查,好像是乌家师爷‘侯礼’,此人绝对称得上是乌宏的狗腿子。

  既然你跟上了,下一步必有动作。

  那正好了,老子逮狗打狗就是。到时,抓了你乌家人到玉青山处告状。

  如果能把乌家这个药堂堂主给搞没了,那正好了。

  赵星辰故意的转悠了一圈下来,其实,暗中早布下‘含笑半步癲’。

  当然,此物只针对自己的目标,在赵星辰摧术下才会发作,并不会伤及无辜。

  不久,给赵星辰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

  侯礼居然露出了一些破绽,莫非是故意引自己上钩?

  估计什么地方挖了个坑儿让自己跳吧?

  那正好了,赵星辰也希望早就结束这场游戏。

  于是,故意的装得上当了似的盯上了侯礼,发现侯礼一直往百花谷深处而去。

  刚到拜祭花神的祭坛之后侯礼突然的往左而去,赵星辰自然紧紧跟上了。

  拐了几道弯儿,赵星辰发现,原本这里并没有过道的,此刻居然出现了一片花之通道。

  这应该是入坑之路……

  赵星辰也是艺高人胆大,装傻样跟着就进去了。

  果然有问题,因为,这条通道中的花看似无毒,实则,全是毒花。

  只不过,这种毒花你极难感觉到它们的毒性。

  天胶球给赵星辰扩张,悄悄的带着含笑半步癲侵入了这片毒花之中。

  转眼间,侯礼不见了。

  眼前出现了一只红得赛过的大花,那花长着像人手掌似的花瓣,片片都有蒲扇大小,随风摇晃,一片粉红色的花粉飞出,涌向了赵星辰。

  “公子,愿意到奴家的花屋一坐吗?”见赵星辰久久贮立在大花前面,那花居然一摇,化为一个火艳艳的美貌女子,妖滴滴的朝着赵星辰发出了邀请。

  “你是杨仙子?”赵星辰问道。

  “你如何知道奴家的?”杨仙子问道。

  “听说百花谷的花仙子就姓杨,我猜的。”赵星辰说道。

  “公子好眼力,奴家佩服。请到花屋品尝奴家花了一千年才酿成的花粉酒。”杨仙子轻移莲步,袅袅往花之深处而去。

  见赵星辰并没有跟来,她突然回眸一笑,顿时,赵星辰全身一颤,魂儿都被勾了,脚一抬,跟着就去了。

  “牡丹花下死,作鬼也风流。小子,只怪你自己太色,怪不得咱。”侯礼在阴笑。

  眼前一座小屋,居然是用花编成的,美不胜收。

  各色花粉形成了一片灿烂的花霞,映照着小屋,更是蓬壁生辉,令人陶醉。

  “公子请!”杨仙子从花篮子里拿出瓜果,倒上美酒,款款深情的请赵星辰入座。

  赵星辰也没矫情,一撩袍服,大马金刀的就坐下了。好像,自己就是此处的男主人

  杨仙子抿嘴一笑,端上了美酒。

  赵星辰接过,不过,并没有立即喝下,却是看着杨仙子,道,“你现在连我名字都不知晓,为何如此客气?莫非,你对所有入谷者都如此吗?”

  “当然不会,这就讲究一个对眼。

  我在这谷中修炼几千年了,但是,真正能合我眼的并不多。

  能进我花屋,品尝百花酿的更少。公子算是有缘……”杨仙子摇了摇头。

  头上花朵晃动,一股股红色花粉弥漫于花屋之中,包裹了赵星辰。

  “好香!”赵星辰叫了一声,拿出一面镜子,道,“杨仙子,你好美,你看看,镜中的你更美。”

  “是吗?奴家很少照镜子,今天倒要一观自己的样子。”杨仙子脸儿一红,接过镜子看去。

  啊……

  杨仙子突然尖叫一声,身子突然栽倒在地,啰嗦成一团,下一刻,变成了一朵红艳艳的花趴伏于地。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