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来碗孟婆汤

第二十九章 见鬼的阳谋

来碗孟婆汤 好脾气的王胖胖 3117 2021-03-06 14:39

  刘兴国都想向局长求助了,但局长一脚把自己踹出办公室的画面已经浮现在眼前。

  药丸!怪不得周围都变冷了,原来是有两位鬼大爷就在旁边盯着自己看,最要命的是自己还一个劲儿的在他们的注视下说要请他们喝茶,夭寿嘞!

  “那啥……七爷……八爷……我这是刚收了……不不……是淘,我刚淘到一罐上好的茶叶,想要孝敬你们,绝对没有别的意思!”编了半天,刘兴国总算是编出个合适的借口。

  七爷也不介意,笑眯眯的说道:“好,此间事了,定要去你们局里尝尝这上好的茶叶。”

  刘兴国:……

  不能翻篇吗?过不去了是吧!要不是自己打不过你,信不信分分钟给你上茶让你喝到吐。

  现在好了自己还得搭上起码一个月的工资去买茶叶,也不知道这个费用能不能在算作公费支出给报销了。

  都几千岁的鬼了吧?这两位咋这么实诚呢?客气一下又不会死!

  要不是真心惹不起这两位,刘兴国马上飞起来就是两脚,敢喝你刘大爷的茶!我还请你听首铁窗泪怎么样?

  只是这些话是断然不敢说出口的,不然就真变成了想死不好意思说了。

  “好了,喝茶的事以后再说,既然你削尖了脑袋要往这浑水里趟,我们便随了你的愿,现在,我们先谈谈你要做些什么怎么样?”

  白无常的不怀好意几乎是摆在明面上的,可对刘兴国来说却如同仙音,自己终于离真相近了一步。

  在相信凶手是妖的时候刘兴国就认清了一个事实:自己无法亲手将凶手绳之以法。

  所以,在刘兴国看来,只要能看着这个危害人民安全的妖孽覆灭,就心满意足了。

  而现在,听白无常的意思,他还能够参与进去,刘兴国就更兴奋了。

  不只是因为能换百姓平安,更是因为自己接触到了一个崭新的世界,试问哪个少年不曾有过仙侠梦呢?

  这个梦随着时间的流逝也许会沉寂到心底,但绝不会消失,是要给它一点点营养、水分它就可以生根发芽。

  刘兴国还想到了卷宗室里那些没能解开的悬案,黑白无常的出现让他看想到了另一种破案的可能性,声音里充斥着亢奋。

  “谢……七爷……我能做什么?”

  “小子,你是叫我谢七爷呢?还是在谢谢七爷啊?先别急着高兴,要你做的事是有很危险的,稍有疏忽就会魂飞魄散哦。”

  七爷十分满意刘兴国的态度和神情,兴奋是件好事,但还是得让他知道事情的危险性,毕竟他是诱饵啊,一个不慎,身死都算是好结果了。

  “谢谢七爷!谢谢七爷!危不危险的无所谓,刑警本就是高危职业,再说有七爷八爷在我又怎么会有事呢。”

  这一记马屁,七爷八爷竟意外的受用,八爷都罕见的露出了一丝笑容,道:“要你做的事情很简单,诱饵,把那只妖怪勾引出来。”

  七爷接着说道:“那只妖精性格非常谨慎,短时间内找不到他的真身,我们还有其他公务在身,所以时间上并不宽裕。”

  “我们会给你一个令牌和药瓶,然后假意离开,你就在我们离开后带着交给你的药去引他出来,打开药瓶,敲三下令牌,剩下的就交给我们,怎么样?有什么不清楚的地方吗?”

  可太清楚了,在详细下去就要掐时间点了,不过大佬们,你不是说妖精性格谨慎吗?这种此地无银300两的计谋是不是太儿戏了?那妖精会上当?刑警队抓人都比这复杂得多啊!

  看来,这两位爷在谋略上似乎差得不是一星半点?他们就差在自己身上写“我是陷阱”四个大字了,可实际上,写与不写都没什么差别。

  刘兴国费了好大的力气才赶在开口吐槽前改口道:“两位爷,这个……完美的计划……是不是……太显眼了一点呢?”

  七爷转身,负手看向窗外,傲然道:“放心吧,他会上钩的,那孽障对自己的本事非常自信,况且他那种邪道妖修,想要扛过天地雷劫就不会放过任何有可能精进的机会,所以他一定会出手的,小家伙,这是阳谋。”

  见鬼的阳谋!

  刘兴国总算搞清楚了白无常的意思,压根儿就不存在什么狗屁计划!完全就是这两位爷和那个妖精的一场直接博弈,双方都在争中间的时间差!

  黑白无常自信能在妖精杀掉自己抢走药之前,救下自己,堵住妖精,而妖精则自信在黑白无常赶回来之前杀掉自己抢走药瓶。

  就像一场赌博,黑白无常和妖精是坐在两头的赌客,一家拿着同花顺,一家拿着三条Ace,而自己和药是showhand的赌注,时间差就是决定双方胜负的那张黑杰克,谁先抢到就可以把对方踢出局,让对方GG。

  自己刚好他娘的处在争夺的正中心!是真真正正的一步人间一步地狱。

  “七爷,您看……这事是不是再谋划得……稳妥一些?”刘兴国不断斟酌着用词。

  “不用,这种妖精在我们手里翻不起什么浪花,怎么?怕死?还是你不相信我们的实力?”七爷的语气微冷,自己堂堂十大阴帅,岂容随意质疑!

  “没有,绝对没有,我怎么可能怀疑七爷八爷的实力呢。”

  嘴上这么说着,但刘兴国确实犹豫了,他相信黑白无常的实力,他也不怕死,入警第一天他就写好了遗书,他就是膈应黑白无常的态度,觉得他们不靠谱。

  他办每一个案子,都是慎之又慎,从来都不会盲目自信去和罪犯对赌,如果案子要他做100分的准备,他至少要做到300分,而事实证明,这个好习惯无数次救了他的命,救了他队员的命。

  就算黑白无常实力超群,可白无常说话时语气里眼神里带着的那份傲然自得,让他很不舒服,但他又不得不上,是啊,他不做诱饵谁做诱饵呢?无辜人民?他做不到。

  冥冥之中一股不安的感觉萦绕在他心头,只能祈祷是自己多虑了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