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来碗孟婆汤

第四十一章 前尘旧梦(一)

来碗孟婆汤 好脾气的王胖胖 3354 2021-03-22 14:16

  包厢内只剩下了小肥的咀嚼声,人、妖、鬼分别陷入了不同程度的沉默。

  秦立做了这么多年鬼差,在阴司里所见情爱故事无数,悲喜皆有。

  不是你爱我我不爱你,就是我爱你你不爱我,再或者你爱我我也爱你,但中间始终有一个第三方想方设法的阻止。

  无来也就只有这三种情况而已,其中曲折,秦立一向没有兴趣深究。

  小肥则是完全不懂,相比起来眼前的食物比女人的吸引力海了去了。

  至于于晴,表面上看起来也没有什么变化,事实上,却是绞在一起的手指瞬间勾死,指节因为过度用力而泛起苍白。

  “未婚妻”三个字对她来说同炸雷无异,于晴努力维持住表面的平静,等待方明继续说下去。

  方明顿了顿,于晴的手藏在桌子下面,他看不到,但他能很清晰的感受到于晴情绪的变化,这种变化在秦立和小肥的对比下尤为明显。

  方明又犹豫了,他不是情窦初开的少年郎,相反他是跨越了千年时光的宋朝孤魂,于晴的心思他如何能不清楚,只是他一直想要减小带给于晴的伤害。

  而眼前于晴情绪的变化,让方明怀疑自己这么做到底是对是错。

  然箭已在弦上,由不得方明再选择发不发。

  再说,早晚都是有这么一天的。

  方明只犹豫了一个呼吸的功夫,就继续说下去,就像是说累了换口气:

  ……

  我出生的时候正好是太祖皇帝即位两年,太祖皇帝终结了五代十国以来的动荡不安,民不聊生,建立北宋,民生得以修养。

  我父亲借着太祖皇帝发展国内经济的政策——田制不立,不抑兼并(国家土地所有制建立不起来,在承认土地私有制的前提下对土地兼并不加干预),迅速累积起足够的资本,从普通小农直接翻身成了地主。

  虽然太祖皇帝的这一政策一直被人诟病,但也确实让人人都有资格争取改变命运的机会,我父亲正是借此机会改变了方家的命运。

  当然,能成功翻身既是我父亲有有能力有本事,也是运气使然,最终成为了享受到“机会均等”的一小辍人。

  又受益于太祖皇帝鼓励扶持民间商业发展,抬高商人地位,方家乘着这股清风一跃成为富甲一方的存在,我便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

  莫离,是方家还是农户时的邻居,顾家的女儿,两家时常互相帮助,互通有无。

  方家发家之后,我父亲并未忘记这个旧时的邻里,还带着顾家一起做生意。

  莫离也是在那个时候就住进了方家,和我一起读书,写字,学习琴棋书画。

  呵,记得那时那个瘦丫头进门的时候,眼神怯怯的,浑身上下找不出二两肉。

  可唯有那双眸子,干净清澈,如同一江春水,温暖且生机勃勃,让我眼前一亮。

  之后我便不断的找好吃的给她吃,希望她不要再是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

  她一开始还有些拘谨,吃的时候还在看着我的反应,我估计我那时要是不小心咳嗽一声都能把她手里的吃食给下掉,然后转身逃跑。

  后来她就慢慢习惯了,但是每次吃的时候还是看着我,眼里多了一些羞涩和一些当时的我看不懂,说不清的东西。

  别多想,我不是心机,不是那时就对她有不轨的想法。

  我只是觉得能有那样一双眸子的人,要是不再那么瘦骨嶙峋,该是何等的风姿。

  事实上,我也证明了我的眼光的确很准很毒,莫离在我的刻意照料下出落得亭亭玉立,姿容绝世,而我们也从两小无猜的好奇心、懵懂,慢慢对对方暗生情愫直到情根深种。

  几年的时间一晃就过去了,有父亲的提携,顾家的家境很快好了起来,也能算得上是远近闻名的富庶之家。

  莫离和我渐渐长大,虽然两家人从未言明,但凭两家的交情,早已默认了这门亲事,把对方当成亲家看待了。

  可终究是未过门,为了避人口舌,在14岁那年,莫离离开方家,回到了顾家。

  我和莫离从一院之隔离变成了一墙之隔,一墙之隔,哼哼,听起来像是近了,实则不然,我们不能再像之前那么容易相见,有时候几天都不能见上一次。

  巨大的落差,让我第一次体会到了相思之苦,只有一墙之隔的相思之苦。

  市井的传闻历来都是一传十十传百,不知从谁开始,从哪开始,顾家的姑娘生得水灵,音容笑貌世间罕有的传闻很快在市井传开了。

  说媒的人络绎不绝,甚至一个有媒婆在同一天数次光临为不同的人说媒,硬生生把顾家的门槛踩塌了一半。

  从地主商人到县尉通判,官媒私媒,各式各样,更有传闻承宣使也有意派人前来说媒。

  隔壁的顾家整天都是人生鼎沸,我从没见过这样的阵仗,一下子慌了,害怕顾家顶不住官府的压力,将莫离嫁给别人。

  我赶紧找到父亲,说我喜欢莫离,求父亲派人前去为我说媒,亦说了自己的担心。

  父亲没有嬉笑我,对我的担忧深以为然,当天就找了媒婆带足礼数去了顾家。

  事实果然如我所料,顾家确实难以抵御官府的压力,数次婉拒,让众位官媒恼羞成怒,聚在一起,让顾家必须给个说法!大有非要从其中挑一家的架势。

  而顾家终于等到了方家的媒人,当众答应了与方家的亲事,并定下了婚期。

  只是没想到这一举动,为之后埋下了无穷祸患……

  那天,数家官媒在顾家碰了一鼻子的灰,却没有什么办法,来不及想什么应对之策,只能眼睁睁看着方顾两家结亲,恨恨归去。

  而得知消息的我兴奋得一整晚没睡着,闭上眼睛就是莫离穿着喜服时的音容笑貌,甚至能感受到挑开莫离的盖头时她脸上的羞怯。

  可惜世事无常,大喜的背后总是伴随着大悲,就在婚期将近的时候,太祖皇帝驾崩,举国哀悼,国丧期间禁止婚嫁。

  不得已,只能我和莫离的亲事延期,父亲安慰我说,这是好事多磨,我也这么安慰自己。

  没人想到这一次延期,竟成了整个噩梦的开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