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来碗孟婆汤

第三十九章 你要先听哪一个

来碗孟婆汤 好脾气的王胖胖 3553 2021-03-22 14:16

  夜风沉静,星月归海,

  几经波澜后,海面终于恢复了温柔,潮声舒缓,小虾小蟹在湿润的泥沙上翻腾。

  救护车来得很快,一同到达的还有市局的警车,两种笛声交应,小肥和秦立悄悄隐去身形,他俩都没有身份证,查到了还是怪麻烦的。

  年近花甲的老局长跳下车,急吼吼的指挥着刑警队控制现场,然后三步并做两步走到刚放上担架的刘兴国面前,询问医护人员道:“怎么样啊?医生,他没事吧?”

  医生宽慰道:“您放心,除了腿上的枪伤,暂时没什么大碍,具体的情况,要等回医院后详细检查才知道”

  得知刘兴国暂时无碍,老局长放心了,指着刘兴国的鼻子怒道:

  “行啊!翅膀硬了是吧!不好好在医院养伤,也不打一声报告就跑出来做孤胆英雄,同犯罪分子殊死搏斗,还牵连无辜群众!你还是刑警队长呢你!你组织性纪律性原则性都让狗给吃了?你要气死我是不是,!”

  义愤之际,老局长抬脚就想踹,可看到刘兴国脸色苍白的样子,终究有些心疼,没踹出去。

  刘兴国心说,方明那小子算什么无辜群众啊?身边的妖精一只手都数不过来了,你是没看到他拎着一把大勺和妖精硬刚一副老子屌爆了的姿态啊!

  可嗫嚅了半天,就是没法说出口,真要说出来,自己一会进的医院,名称前面还得加上精神病三个字。

  老子委屈,偏偏老子还不能说,世上最大的委屈莫过于此。

  看着刘兴国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老局长更气了。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扭扭捏捏的你像个什么刑警队长啊你,让人瞧去了还以为我独裁呢。”

  刘兴国挠了挠头道:“廖……叔……”

  “嗯?”老局长一声鼻音拉得老长。

  “廖局!局长!晚一点我跟你做单独的详细汇报好吧,我……现在有点……困。”

  说完就睡了过去,廖局吓了一跳赶紧问旁边的医护人员,“医生,医生你快看看,这……这怎么还昏迷了。”

  医生也是一头雾水,他刚才已经检查过一遍,应该没有什么问题才对,咋还昏迷了呢。

  难道,有什么内伤是刚才没发现的?医生不敢大意,赶紧招呼护士重新开始检查,一通忙碌以后,医生顿时觉得心里塞塞的,检查的结果表示,担架上的刘兴国没有昏迷,他只是睡着了!

  干了这么多年急救,医生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说睡就睡的。

  廖局看到医生的表情,还以为真检查出了什么问题,焦急的问道:“医生,他这是怎么啦?他是个好同志,你们可一定要救他啊。”

  医生哭笑不得回答道:“老同志,您别慌,他什么事都没有,就是单纯的……睡着了。”

  医生:“……”

  廖局:“……”

  相顾无言,但心肝都在颤的感觉却是一模一样。

  廖局脸都气绿了,在心里直骂娘,并在小本本上狠狠记了一笔。

  方明在一旁看得直想笑,只当是失血过多引起的困顿,而没想到刘兴国即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简单做了个笔录,廖国忠就派车将方明三人送回去,这附近也没有摄像头,随便撒个谎就糊弄过去了,其他的事等刘兴国醒了自己说吧。

  方明并没有选择回家,而是去了方圆,在奈何打造好之前,方圆是最适合谈一些私事的地方。

  目送警车离开,小肥和秦立方才显现出身形,步入方圆。

  经理将一行人领至三楼包厢,出门时下意识看了小肥一眼,就下去吩咐后厨准备饭菜去了。

  果然,上菜的时候,经理又端了四份小份菜进来。

  “!!!”

  这个人是怎么肥四!有被冒犯到!简直欺蛇太甚!

  小肥对经理投以哀怨的目光,却又对食物散发出的香味没有抵抗力。

  艾玛,真香!

  经理对小肥的目光视若无睹,自家公子爷都默许了,说明什么?自己做的没毛病。

  于晴对小肥的身份隐隐有了猜测,不由在心里为经理捏了一把汗,这是在狗带的边缘疯狂的试探啊。

  方明清清嗓子说道:“小肥,你的口水先收一收,咱们重新做个自我介绍吧。”

  小肥瞟了一眼门口的位置道:“你还是让那两位先做个自我介绍吧,我不急。”

  随着小肥的声音落下,七爷八爷的身影显现出来且没有做任何伪装,就是他们本来的扮相,只是不复平日里的整洁,看起来颇为狼狈,七爷十分不满的瞪了小肥一眼,开口道:

  “妮子,看我们现在的样子,想必你心里面已经有答案了,如你所见,我和你八爷就是黑白无常。”

  饶是已经有了相当的心理准备,于晴还是惊得瞪大了眼睛,半晌说不出话来。

  “妮子,别怕,我们没什么恶意,还是按之前老八跟你说的,叫我们七爷八爷就好了。”

  “是,之前多亏七爷八爷相救,于晴在此谢过了。”

  七爷轻笑着点点头,目光看向方明道:“这次的事情,是我们兄弟大意,我们会如实上奏阎君,另外,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个?”

  方明道:“坏消息。”

  “坏消息就是那只狼妖跑了,我们去追的路上,中了预先设置的埋伏,没追上。”

  就知道会这样!

  方明吐了一口气又问道:“那好消息呢?”

  “好消息是他被我们打伤了,相当一段时间内,没办法找你们麻烦。”

  这也算好消息吗?方明简直无力吐槽,整个阴司对吉时,好消息这类话语是有什么误解吧?

  知道方明心里不快,这次的事情也是自己二人的失误,七爷也不好意思继续留下来,将一块令牌放到餐桌上道:“凭这个令牌,我们兄弟无条件帮你一次。”

  秦立咳嗽一声道:“那啥,我这里还有几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一个?”

  方明看了秦立许久,都没等到几个好消息,试探着问道:“就没了?好消息呢?”

  秦立不好意思的挠挠头,道:“那啥,没有好消息,没有好消息。”

  卧槽!全是坏消息!这不合逻辑,年轻人你不讲武德!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