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来碗孟婆汤

第三十章 敲竹杠

来碗孟婆汤 好脾气的王胖胖 3437 2021-03-06 14:39

  另一边,方明正沿着滨海大道散步。

  巨大的日轮从海的那头升起,海面上雾气弥漫,霞光格外的温柔,赤金色的倒影将海面分割成两半。

  微风撩动衬衫,吹乱了半干的头发,方明的背影看起来有几分单薄,几分萧瑟。

  他又在想顾莫离,日子一天天近了,反而心绪不宁,好似查高考成绩,时间越是临近,心情反而越发紧张。

  同时也为了这次熬汤的场地发愁。

  回家肯定是不行的,方爸爸方妈妈都跟好奇宝宝似的,一直拿他屋子当藏宝地一般搜寻。

  不管方明多大了,总是隔段时间就悄悄摸进去搜一下,要不就是方明在屋子里的时候玩突然袭击,看看方明有没有背着他们放什么东西做什么事情,尽管他们从来没有收获。

  方明一直不懂他们到底想要或者说希望找到什么,但从小学开始,方爸爸和方妈妈就对这个“游戏”乐此不疲。

  所以坚决不能在家里熬汤。

  一旦熬汤过程中方爸爸方妈妈突然来敲门就糟了,不开门,天知道他们会想些什么。

  啊,儿子在干什么?为什么这么久了还不开门?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不想让我们知道?得病了?还是受伤了在处理伤口……接下去的剧情就会演变成影视大全!各种剧情在他们脑海里轮回播放。

  开门就更不行了。

  以上次熬汤留下的现场来看,和制造某种违法物品的现场十分相似,要是被他们看到该怎么解释?熬汤?只有鬼才会信。

  再加上刘兴国这两找自己找得那么勤,难保二老会以为方明年纪轻轻就踏上了犯罪的道路!

  脑补出这样的画面,方明无奈的叹了口气,自己的父母啥都好,就是永远都把他当小孩子,他也没有需要藏着掖着的小秘密,全当亲子间的互动,也就随他们去了。

  其实,方明也不是全然没有去处,有一个地方肯定是可以的,那就是于晴家,不但她的父母不在家,于晴自己也要开始处理她那些拖了几天的案子了,整栋房子里,连只动物都没有。

  只是这个想法刚闪现就被方明抹杀掉了,他是打算和于晴坦白的,虽然暂时还没有想好怎么和她说,但在说明白以前,不能再做些会令她误会的事情。

  一筹莫展之际,三个熟悉的身影迎面走来,是黑白无常以及秦立,七爷一拱手,阴阳怪气道“朝游海滨,方公子真是好雅兴呢。”言语中颇有些责问的感觉。

  秦立眼睛微眯,刚要说话,躺在方明口袋里的乾勺嗖地窜出来冷哼一声道:“妖精抓不到,跑姑奶奶面前装什么蒜呢?瞪什么瞪!想动手?有种去奈何桥动手啊!坤哥,帮他们认清认清现实!”

  听到乾勺召唤,坤锅适时飞出来道:“两位鬼使大人切莫动怒,乾儿脾气暴躁,多有得罪。不过既然选择了合作,那我劝两位鬼使大人那还是和气一点的好,别忘了,我们,

  孟姐罩的!懂?”

  白无常:……

  这世道,靠山都能说得这么理直气壮!

  可坤锅说的话效果好得出奇,白无常从刘兴国那里出来后确实飘了,不提奈何桥都忘了方明跟奈何桥的关系。

  直到乾勺出来后,才隐隐后悔自己说话的语气了,但又不想愿落了面子。

  尔后,坤锅又跳出来将话挑明,更是让他陷入了被动的境地,难以下台。

  一直不怎么说话的黑无常终于开口了:“此番多有得罪,是我们孟浪了,还望方少爷见谅。”

  方明扬起唇畔,悠然一笑道:“既然如此,那七爷八爷是不是应该有所表示呢?”

  要是搁平时方明也不会计较,可这个时候他的心情本来就不好,白无常一番绵里藏针的话无异于在火上浇油,这也是方明放任乾勺和坤锅回击的原因。

  认错就要有个认错的样子,该赔偿的就要赔偿,又不是小孩子了,哪有道个歉就了事这么简单。

  what?敲竹杠都敲到自己身上来了,能被孟姐看中的人果然不一般,真是好胆色啊。

  黑无常的脸变得更黑了,是给憋的,因为他发现他拿这位还真没办法,要是寻常人,黑无常一巴掌就抽过去了,敢敲你黑爷爷的竹杠,但方明不行,打又打不得,惹又惹不起,躲还躲不掉,你说气人不气人。

  可惜刘兴国不在这里,不然一定十分解气,因为黑无常现在的感受和他刚才是一毛一样的。

  “你想要什么?”白无常的语气里满是无奈,今天这个竹杠是个阳谋啊。

  方明眸光微深,道:“我只要一座能装冥火的炉子。”

  听到方明只要一座炉子,黑无常松了一口气,这好办,阴司里炉子多的是,矿也多的是,打一座就好了。

  “要冥矿打造的。”

  “冥矿!”黑无常的声音骤然拔高,和普通的矿不一样,冥矿的产量一直都是有限的。

  最近20几年的产出全被孟姐要去造了眼前这一锅一勺。

  他们兄弟二人注定要大出血了。

  “七爷八爷可是无常鬼使,十大阴帅,区区一座冥矿炉子,应该不难吧?”

  虾仁猪心!虾仁猪心!

  白无常掏出新买的速效救心丸,狠狠往嘴里塞了两把,顺手再递给了黑无常。

  黑无常牙齿都要咬碎了才回了一句成交。

  得到肯定的答复,方明朝着秦立一招手道:“走了,我想到去哪熬汤了,两位鬼使大人先行离开吧,我会把汤交给刘兴国的,到时就仰仗七爷八爷出手了。”

  说完就朝方圆的方向走去,秦立歉意的看了看黑白无常,赶紧跟上,黑无常也塞了一把速效救心丸,恨恨道:“走吧,老谢,回去了,妈的冥矿炉子,说得轻巧。”

  白无常拍着黑无常的肩膀安慰到,“谁叫人家后台够硬呢,好啦好啦,想开点,回头跟秦立通通气,要是往孟姐那里吹吹风,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黑无常听得一愣,照这么一想确实算件好事,嘴里嚼的药丸顿时不香了,“老谢,你说我们这么吃这玩意儿,不会有事吧?”

  “能有什么事啊?你又没有心。”

  “那吃它干嘛?”

  “心塞呗,这里啊,堵得慌”

  黑无常:……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