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来碗孟婆汤

第二卷 第六十九章 希望

来碗孟婆汤 好脾气的王胖胖 3599 2021-04-28 11:05

  只要什么?半张脸上涌现出认真倾听的神色,狈却突然间不说话了。

  “喂!喂!喂!!!说话啊!”刘兴国吼道。

  随便刘兴国再怎么喊,狈始终没有再回应。

  房门外突然传来了钥匙插入锁孔的声音,有人在开门。

  这么大晚上了,谁会来这里?来干嘛?

  很快刘兴国就有了答案——刑警队新人——路正阳。

  要说这个新人,刘兴国可以拍着胸脯说印象很深刻,为什么呢?

  因为真的很优秀,不管在哪一个方面都是出类拔萃的存在,这其中包括颜值,再加上会做人,在公安局里男女老少都很吃得开。

  但能留给刘兴国这么深的印象并非仅靠优秀。

  路正阳还有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非要形容的话,大概是86版《西游记》电视剧里面那个唐僧的感觉。

  悲天悯人,谁都能拖到洞里,想吃一口。

  然而刘兴国的想法不太一样,他总觉得路正阳把真正的自己藏起来了,平常露出来的一面都是刻意扮出来的,只不过夏正阳扮得太好,他没有证据。

  就算有证据,在这种事情上,也不好说什么,只要路正阳不干伤天害理的事,刘兴国也懒得去管他。

  可有的人,就是命里犯冲,天生的看不顺眼,就是在茫茫人海里无意间交换了一个眼神

  瞧见刘兴国独自坐在椅子上,夏正阳率先开口,道:“哟!原来队长你在啊!我透过门缝看灯还亮着,还以为谁出去的时候没关灯呢。”

  刘兴国点点头,疑惑道:“嗯,我在想案子,你怎么会有107专案室(档案室)的钥匙?”

  路正阳讪讪一笑,道:“队长,这钥匙是我管夏哥要的,我听夏哥说这个案子要定成自杀,可是死者的死法怎么可能是自杀呢,我想再查查线索。”

  刘兴国板着脸道:“胡闹!你刚来,一腔热血不懂事就算了,夏永航也跟着你胡闹!你们当条例是玩笑话吗!还有没有一点组织纪律!”

  “队长,你别怪夏哥,他也是被我缠得没办法了,是我硬拽过来的。”路正阳急忙替夏永航辩解。

  而他这些话语,刘兴国怎么听怎么别扭,总觉得有一股若有若无的婊气。刘兴国依旧板着脸,道:“行了,下不为例,你回去吧,以后记得,没有通知你参加的案子不要瞎打听。”

  路正阳连忙点头称是,叮嘱刘刘兴国早点休息,就把门带上了。

  过了好一会,狈才开口继续道:“只要你帮我重新复活。”

  刘兴国惊声道:“复活?你还能复活?”

  “当然,我可是狈!”分明都是一张嘴里说出来的话,狈的话听起来就要自信的得多。

  “需要我做什么?”

  “嘿嘿,不着急。”

  像是突然想到了有趣的事情,狈冷笑道:“小娃娃,没看出来,你们公安局里还真是五花八门,啥都有啊!”

  嗯?五花八门?什么意思?

  路正阳不是人?还有谁不是人吗?

  顺向思维顺习惯了,就是这个样子,只要不明说是人,刘兴国就怀疑他不是人,而是什么魑魅魍魉。

  正所谓不懂就问,刘兴国很好的发扬了这一精神,将自己的疑问一股脑抛了出来。

  然后,狈罢工了。

  表达的意思很明显:没得好处的事,爷不干!

  刘兴国问狈想要什么好处。

  结果狈说了一大堆他听都没听过的草药名字,随后就一个字都不说了。

  刘兴国气得想打人,可现在狈在自己身体里,打不到。

  也罢,不说就不说了,自己查也行啊,最多,叫方明来瞅一瞅,他刘兴国不缺狈这一手。

  ……

  万佳豪万大少驾着座驾回到家的时候已经12点了。

  不是因为万大少在路上偶遇了一个需要慰藉的漂亮女孩,故而请人家吃了顿饭,聊聊人生,深入探讨,花去了这些时间。

  更多的是因为他害怕回家。

  他不知道回来以后,该怎么面对母亲。

  会找到弟弟的,很快就会有消息,类似的的话,说了太多次。

  每一次,万妈妈都满怀希望,然后,再眼巴巴看着希望破灭,没有比这更残酷的事情了。

  万妈妈虽然从来不曾向万佳豪抱怨,可眼底那浓郁到化不开的悲伤,自责,深深刺到万佳豪的心里,疼得他眼泪都要掉出来。

  曾几何时,万佳豪也是心心念念的想看看刚出生的弟弟会是什么样子。

  孩子气的对着母亲涨大的肚子说:小弟快快出生,哥哥罩着你。

  直到那天他放学后飞奔向医院,兴冲冲的推开病房的门,发现没有弟弟,只有父母抱在一起埋头痛哭,才知道,弟弟没了。

  一开始,万佳豪以为是弟弟没能活下来,死了,可后来他发现不是那么回事。

  屋子里的奶瓶,小被子,小衣服,全都不见了,早熟懂事的他隐约猜到了一些什么,却说不出来,过了几天,得知父母破产,他才肯定了自己的想法,弟弟是被抛弃了。

  他一路哭着跑出去找弟弟,一路磕磕碰碰,数不清摔了多少跤,雪混着泥水沾湿了全身的衣裳。

  他没找到,25年过去了,他还是没找到。

  万佳豪甚至怀疑,被抛弃了幼弟是不是已经死了,要不然,怎么会二十多年,一点音讯都没有呢?

  再到后来,万佳豪就有些恨这个不知生死的幼弟,从出生开始就没好事,家里破产,母亲严重自责,伤心过度,落下病根,身体每况愈下。

  这一桩桩,一件件,都和幼弟又关。

  可万佳豪心里清楚,这些不是幼弟的错,甚至自己所谓的有关,都是在强加因果。

  他连眼睛都没有睁开,怎么会犯错呢。

  轻轻关上门,万佳豪一进到客厅,就看到母亲披着羊绒毯在等他。眼神一如既往的充满希望。

  “妈,不是让你早点睡嘛,你放心,公安那边已经打过招呼了,一有消息就会立即通知我们,快去睡吧,会找到弟弟的。”

  万佳豪扶起万妈妈就向卧室走去,他终究还是不忍打破万妈妈的希望,因为他知道,万妈妈剩下的就只有希望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