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来碗孟婆汤

第二十二章 金蝉脱壳

来碗孟婆汤 好脾气的王胖胖 3282 2021-03-06 14:39

  孟婆汤的效果,在奔逃过程中褪去,绵绵把下巴抵在于晴肩膀上,眼里的空洞早已消融,只留下迷茫和害怕,不仅仅是背后有个可怕的人在追他们,更让绵绵害怕的是,她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记得了,这是哪?后面那个把玩着刀子,发出怪笑的坏蛋是谁?抱着自己的谁?还有……自己是谁?

  数不清的疑问填满了幼小的心灵,但她没有哭也没有闹,只是安安静静趴在于晴的怀里,看着坏蛋一步步迫进。

  坏蛋说的所有话里绵绵只听明白了半句:“交出那个小女孩”,然后被于晴死死护在怀里。

  是妈妈吗?好温暖,感受着于晴的颤抖,绵绵轻轻抱住于晴,开口道:妈妈,别怕!

  于晴惊愕的抬起头,男人的刀尖赫然停滞在了她的眼前,只差一丝就能刺入于晴的眼睛内,匕首带起的劲风和刀尖散发的寒气,令她的鼻眶微微发寒,周围的肌肤都能感受到于晴阵阵刺痛。

  那一瞬间于晴都以为自己已经死了,脑子里浮现的最后一个念头是:永别了,方明。

  然而一秒,两秒,十来秒过去了,那把匕首就是停在那个位置,没有一毫一厘的变动,而后一个轻蔑的声音传入于晴的耳朵:“孽障!就凭你,也敢在你范爷爷面前行凶。”于晴抱着绵绵瘫坐而下,终于看清了眼前的情况。

  原来,那把匕首之所以停在那里,是因为一个身着黑色运动服,头戴黑色鸭舌帽的矮胖男人伸手捏住了握刀的手,男人惊恐的大叫,拼命挣扎想将手抽回,可任他怎么用力,都是进退不能,匕首连一丝的颤动都没有。

  “女娃子,你们别怕,今天有八爷在此,你们一根毫毛都不会…………掉。”

  自称八爷的男人,话还留在嘴边,扭头就看到绵绵呆萌的扯了一根自己头发,捏在手里冲着他挥舞,头发在空中扭啊扭的,嘲讽极了,虽然没了记忆,可拆台的本能还在。

  孩子你也没喝孟婆汤是吗?这么小就会拆台,你家大人知道吗?八爷觉得自己心塞塞的,伸手摸向腰间却摸了一个空,这次出来,他没带速效救心丸……

  “哈哈哈哈……老八呀老八,你何苦要装这个b呢?脸疼吗?哈哈哈……小女娃,你们别怕,你们安全了。”

  又一个身材高瘦,穿着一身白色休闲服,戴着白色棒球帽的男人进入到于晴的视线里。

  男人满脸笑容,儒雅随和,对着在她们眨了眨眼睛。

  “老八,该走了,我已经逮到那个家伙了。哦,对了,记得转告方明,他七爷八爷一个大人情哦。”

  八爷一听,一记手刀将捏着的男人砍翻在地,跟着白衣男人追上去。

  方明认识他们么?于晴一愣神的功夫,自称七爷八爷的男人已经消失了。

  绵绵转过身搂着于晴道脖子脆生生的问道:“你是妈妈吗?我是谁啊?爸爸呢?”

  没想到方明给的药竟然真的让绵绵忘了过去,甚至自己是谁都忘了,可却保留了思维,保留了说话能力,甚至是拆台这样的习惯。

  于晴有些惊奇,科技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了吗?

  “你叫绵绵,爸爸有事出去了,我不是你的妈妈哦,我是你晴姨,绵绵怎么会觉得我是你的妈妈呢?”

  绵绵茫然的摇摇头,道:“晴……姨?我叫绵绵吗?我什么都不记得了,那妈妈在哪?他们是不是不要绵绵了?”说到后面小家伙声音里已带上了哭腔,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于晴连忙安慰,同时又有些担心,不知道方明的药是不是改变了她的性格,之前这个小家伙可是很坚强的,不知道,还有没有其他的后遗症。

  而这时,不远处的刘兴国,虚弱的挥挥手,由于大量失血,即使他用尽全力嘶喊,话语里依然中气不足。

  “我说,你们娘俩晚点叙旧行不行,能不能先帮我打个120,我觉得我还可以抢救一下。”

  ……

  那两个自称七爷八爷的男人,正是阴司的十大阴帅之二——黑白无常,谢七爷和范八爷。

  秦立去禀明秦广王时,这二位正好奉令要前往阳世,索性就由他们接了案子,一并调查处理。

  说来不知是于晴和绵绵运气好,还是那个妖傀运气差,秦立带着七爷八爷刚到阳世,就撞上了妖傀把刀从刘兴国肚子里抽出来。

  要真是普通人杀人,两位爷自然是不会管的,可那妖傀浑身都散发着秦立在女尸身上见到过的妖气,正是此行要调查的目标。

  于是,八爷在刻不容缓之际救下于晴,七爷则在八爷制住妖傀儡时,趁着连接在妖傀身上的妖气断开的瞬间,逆向追踪,找到操纵者的位置并死死锁定。

  无常鬼使,勾魂夺命,但凡被黑白无常锁定住的目标,没有一个逃得掉。

  只是一瞬的功夫,七爷八爷就就来到了之前感应到的位置,若刘兴国看得到,就会发现,罪魁祸首缩在的位置正是江口小区。

  祸首就在咫尺,七爷却罕见收起笑脸,面色严肃,“无救,你有没有觉得这事儿,顺利过头了?”

  八爷不解道:“我们出手,顺利不是正常的事情吗?”

  七爷摇摇头道:“追踪到的目标就在这里面,可他太平静了,从妖傀和他的联系断开后一直安安静静呆在这里,不藏也不逃。”

  的确古怪,按照秦立所描述的情况,这应该是一个非常谨慎的妖怪,每次动手都要等到秦立离开,按照这个性子,刚才连接在他和傀儡的妖气断开之时,就应该藏匿起来。

  可到现在居然纹丝未动,事出反常必有妖,七爷不认为对方有胆子和自己硬杠,更不可能坐着等死,蝼蚁尚且偷生,何况一只修炼有成的大妖。

  那就只剩下一个可能,金蝉脱壳。想到这里,七爷也不耽搁,直接瞬移到妖气的源头。

  果然,又是一个妖傀,和之前那些保留了部分意识的半成品妖傀不同,留在这里的是一个完完全全的,连灵魂都彻底炼化的妖傀。

  妖傀背对着门,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等到七爷八爷出现时,脑袋扭转了180度,诡异笑道:“原来是两位无常大人法驾亲临,有失远迎,还望……海涵!”说罢,所有的妖气凝聚成两柄长剑,袭杀向七爷八爷。

  七爷一巴掌将其拍散,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道:“有意思……你可要多撑一会,我们无聊了很久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