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来碗孟婆汤

第二十八章 请喝茶?什么时候动身?

来碗孟婆汤 好脾气的王胖胖 3611 2021-03-06 14:39

  又是一个霞光初曦的清晨,方明出门的时候,厨房里文火慢熬的粥才开始散发香味,小肥睡眼惺忪的从楼梯上“滑”下来,嘴角淌着口水。

  得,不用说,这货又是被食物的香味吸引下来的。

  就这胃口,墓里的1000年他是怎么挨下来的?方明甚至产生了小肥能把自己家吃穷的错觉。

  一路小跑,方明照着昨天小肥交的法子,把法力都集中小腿,一路小跑着前往奈何,想趁工人还没开工将汤熬好。

  等到了那里方明才发现,黄德才竟让工人在日夜赶工,正无奈,电话却想了起来,来电显示:狗皮膏药。

  方明皱着眉头不想接,但委实是怕了刘兴国的不要脸,最终还是按下了接通键。

  “哟,小子起床了啊,有够早的。”刘兴国因为兴奋过度而显得有些嚣张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有话说,有屁放,没事就挂了。”

  “别呀,小子,聊聊呗?我记得叫……于晴,跟在你身边的姑娘是叫于晴吧?你给了她什么东西,害得那小丫头被追杀,还有那个七爷八爷是谁?”语气里一股子小人得志的腔调,怎么听怎么欠。

  嗯?他怎么知道的?

  方明眉毛皱得更紧了,联想到刘兴国的职业,心里大概猜到了原因,试探着问道:“你给我手机下钉子了?”

  电话里刘兴国笑得更贼了,“哎哟,钉子这个行话你都知道啊,我就说你小子适合干警察嘛,可惜你猜错了,我只是叫人给绵绵换了个头花,带监听的。”

  果然如此,方明暗骂自己大意,语气也冷了下来,“你这样做算是违规了吧?我应该有保持沉默的权利。”

  哪知刘兴国一副吃定了方明的语气道:“不违规,只要查到了线索就不违规,当然,你可以选择沉默,不过我可以每天想办法请你、于晴还有那什么七爷八爷来喝喝茶,你说怎么样呢?”

  嗯?

  请黑白无常去警局喝茶?这个想法刘队你是怎么产生的呢?秀儿啊!简直是蒂花之秀!

  方明此时此刻特别告诉刘兴国真相,看看他知道真相后的反应,要是这两位爷真去警局喝茶,不知道他会不会哭出来。

  “你确定?”

  电话这头的声音陡然间变得十分诡异,怎么听都憋着一股笑意,刘兴国听得莫名其妙,还打了个寒颤,就在自己说完以后周围的空气都凉了不少,好像在自己两侧新开了两个冷气。

  “你什么意思?快说!”

  “没什么意思,刘队长莫不是忘了我昨天跟你说的了?为什么执意要趟这浑水呢?”

  方明头一回见到这么头铁的警察,昨天已经告诉过他,凶手不是人,可他还是不肯听,想尽办法要掺合进来,探个究竟。

  “那又怎么样呢?凶手是人也好是别的东西也罢,我还是那句话,我要对这座城市里的几百万人负责,不管他是什么东西!我都要将他绳之以法!亦余心之所……那啥兮,虽……虽……什么死其犹未悔!”

  说完这番话,七爷八爷看刘兴国的眼神和蔼了不少,刘兴国也感觉暖和了不少,如果说刚才室温只有10度,那现在应该有12度?

  方明没有笑,而是久久没有开口说话,上一世,捕快问他为珍爱的事物死也不后悔,用读书人的话该怎么说,他就是这么告诉捕快的。

  “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只可惜,余音犹在耳畔,这世上却再也没有那个人了。

  “喂,喂!小子,别装死啊,我你是知道的,说得出就做得到的,我现在就找人请你们去喝茶啊!”

  周围的温度再一次寒下去,刘兴国扯来被子把自己捂得死死的,仍然不能隔绝袭来的寒意。

  “你还不说?我数三声啊!三!二!一……一!”数到最后,刘兴国的声音已经微不可闻,他觉得房间里正变得越来越冷,仿佛自己呆的不是病房,而是冰窖。

  怪事,这病房里咋这么冷呢?

  刘兴国在电话里那头咆哮的声音越来越弱,方明还以为是因为他受伤导致体虚,殊不知七爷和八爷正一左一右的看着刘兴国,他哪是体虚,他是生生给冻的。

  良久后,方明终于下了决心,郑重问道:“老刘啊,你确定要知道吗?不后悔?”

  “不……不后悔,快说快说!磨磨唧唧的。”

  见方明肯松口了,刘兴国又来了精神,七爷八爷相视一笑,撇开请去喝茶,刘兴国的正直和责任感还是很讨他们喜欢的。

  “好,那你听着,我的确知道是谁,昨天就跟你说过,凶手不是人,再说清楚点,凶手是一只妖。”

  “你昨天说过了,证据呢?或者那妖精叫什么名字?性别是什么?多大了?干什么的?”刘兴国毫不客气的打断了方明的话,上来就是甩了一套问询的套路。

  方明没好气的说道,“还要不要听?你今天很反常啊,昨天你倒下的时候脑袋磕自己屁股上了是吧?别打岔,听我继续说。”

  听到方明有些不开心,电话那头的刘兴国做出一副乖宝宝的样子,认真倾听着方明说这些扯淡的真相。

  “你别问我妖精是谁,性别是什么,干什么的,多大了,这些我通通不知道,我也没证据,我只知道是妖做的,惹不起的大妖。”

  “那怎么办?我记得你昨天说有人会收拾他。”

  从方明的话里,刘兴国感受到了无比的郑重,他有些信了,或者说他尝试着相信。实在是由于这样的想法太过荒谬,完全挑翻了他用了近40年构筑起来的世界观。

  “我们会收拾他的,不过我们不是人噢。”

  刘兴国整个人猛地僵住了,因为声音不是从电话里传出来的,而是在他的房间里,在他的右手边约莫一臂的距离。

  随后他看到了他毕生难忘的一幕,一左一右,一黑一白,凭空浮现出来。

  七爷从刘兴国的手里抽出手机,对电话那头的方明说道:“方少爷,剩下的事我们来说吧,正好还缺个人帮忙。”

  电话挂断后,方明呆立当场。

  嗯?我们?七爷八爷都在刘兴国那?他们听了多久了?方明觉得老刘要完,妥妥的要完。

  而七爷将手机递还给刘兴国时说道:“既然你诚心诚意的发问了,那我们就正式的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谢必安,他呢叫范无救,承蒙世人抬爱,唤我们谢七爷和范八爷。当然我们的另一个称呼你应该会熟悉一点,初次见面,我们是黑白无常,你不是要请我们去喝茶吗?什么时候动身呢?刘警官。”

  刘兴国:!!!

  怎么办,心好慌,我无意间请了黑白无常回局里喝茶,他们问我什么时候动身!我该怎么办,有没有请过的传授点经验,在线等!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